文書樓 > 不念,不忘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被蘇海梅砸傷的額角淤血未清,唐亦天當時怕韓念擔心,洗干凈血跡只隨手貼了個創口貼遮掩。結果到了第二天,傷口腫得把創口貼都頂開了。他倒不是怕疼,只怕周五那天還不能好,未免太影響他“高大光輝”的形象了。
  
      “腫得倒是又高又大……”韓念拿棉簽沾了酒精替他清洗傷口。皮肉都被劃開血肉模糊的,看得都叫人發憷。“這么深的傷口,你還和我說只是擦破了皮?”
  
      那天回來唐亦天騙她只是擦傷,現在腫起來,瞞也瞞不住了。額角本來就沒多少肉護著,韓念總覺得傷口深得隱約見骨,“太血腥了……”
  
      她的手因為緊張抖個不停,有一下沒一下的,反倒戳得傷口更疼。唐亦天嘶嘶地直抽氣,索性自己把棉簽奪了過來,對著鏡子找準位置,重重一壓擠出帶著膿的淤血。
  
      韓念不是暈血,也不是膽小,只是直面這樣血淋淋的傷口免不了有些瘆的慌。有時候自己的傷覺得還好,別人的吧,反倒下不去手。
  
      床邊的鏡墻上映著她挑眉擠眼的緊張模樣,唐亦天想,也許自己的決定真的是對的,她怎么可能承受得住那樣血腥的真相。
  
      “疼嗎?”她的五官皺在一起,想幫他卻又無能為力。唐亦天順勢把頭一歪湊過去,“你哄耀靈的時候,說疼疼飛飛……呼呼什么的,我也要……”
  
      韓念嗔怪地拍了他一下,“哎!你也是小孩子啊!”
  
      唐亦天下了決心要撒嬌,不依不饒地拽著她,“快點,不然我要疼死了……”
  
      “疼死拉倒。”韓念臉頰緋紅,像染了春花的顏色一般動人,使勁推開他。
  
      “那死了。”他說著重重一倒,壓著她摔到床上。被褥又軟又蓬,她整個人被他壓得陷了進去,即使動彈不得,依舊伸手他腰上狠掐了一把“呸呸呸——沒事說什么死了的!”
  
      唐亦天逮住她的手,目光沉若深海,“死了你心疼嗎?”
  
      韓念想啐他一句,可望著那樣的眉眼,那樣的堅毅的面龐,她像被施了魔法一樣,怔怔地看著他說,“是……我心疼。”
  
      唐亦天的眼眸里閃過星光一樣的明亮,俯身輕輕地吻上去,“死了有人心疼,就夠了……”
  
      這一世,有一個人,愛我、恨我、思念我、心疼我,我便愿意為她做盡一切。
  
      唇舌相纏的動情時刻,咚咚咚的腳步聲由遠及近,然后嘭地一聲撞開原本就虛掩著的房門。真是屋內一聲巨響,耀靈閃耀登場——“爸爸媽媽!我放學啦!”
  
      唐亦天依依不舍地撐起身子,看著這個專門搞破壞的小電燈泡,無奈地皺起了眉頭。“我現在有點后悔了……”
  
      “嗯?”韓念正挑眉疑惑,小耀靈就撅著屁股爬上了床,擠到了爸爸媽媽中間,咯咯地笑,“玩親親嗎!耀靈也要親親!”
  
      唐亦天被迫被擠到了一邊,感慨道,“應該還是把他丟在賀家的……搶回來干嘛!”
  
      周五時候,唐先生果不其然要帶傷上陣了。早上出發前他對著鏡子反復檢查創口貼貼得夠不夠平整。韓念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今天怎么比女人還扭捏?”
  
      “我不是第一次去幼兒園嘛……”糾結完創口貼,唐先生又開始糾結自己襯衣的袖口夠不夠服帖。
  
      “第一次?”韓念沒好氣地說,“你是第一次嗎?”光是后來為了證明自己是耀靈的父親,他就去了好幾次!
  
      “第一次去幼兒園參加親子活動啊!”唐先生理直氣壯地說,“還有那么多家長呢!得給我兒子爭臉!”說著問一旁的耀靈,“耀靈,你爸爸帥不帥?”
  
      耀靈很給面子地豎起大拇指點了個贊,“好帥!”
  
      唐先生還沒來得及得意,瞬間又掉進了谷底,耀靈繼續說道,“不過大家都說媽媽好看!小洛的爸爸,花花的爸爸,小胖的爸爸……都說我媽媽好看!”
  
      “沒人說爸爸帥嗎?”他有些不甘心地問,“老師呢?說沒說?”
  
      “說了!”耀靈點頭,“不過我告訴她們,我爸爸雖然帥,但是膽子特別小,最怕我媽媽了!”
  
      “……”整領帶的手狠狠一滑,領帶結一下卡在喉嚨上,勒得唐先生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幼兒園上午的活動是爸爸媽媽們坐在教室后排聽小朋友們上課。小孩們為了讓爸爸媽媽看到自己積極的表現,一只只求發言的小手恨不得舉到天花板上。
  
      韓念小時候總盼著長大,覺得長大后的生活一定豐富多彩,可等到成年后才明白,那樣什么都不懂的年紀是多么單純又美好。有人告訴你,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不用自己去想什么是對,什么是錯,言聽計從未嘗不是一種可以依賴的幸福。
  
      在那樣的年紀,只要好好吃飯,只要不哭不鬧,只要不尿褲子,就是父母長輩眼中的好孩子,那么簡單又容易就能讓人滿意。可等到長大,學業、工作、婚姻,即使你依舊是那個好好吃飯,不哭不鬧的孩子,卻永遠無法叫人百分百的滿意。
  
      韓念有些害怕,會不會等到耀靈長大,自己也漸漸對他不滿,明知道不應該,卻仍會把各種各樣的要求和壓力放在他肩上。唐亦天一直都知道韓念的這些心思,以前還沒有孩子的時候,她就這樣未雨綢繆。
  
      “你想太多了,孩子不一定是因為父母的要求才艱辛奮斗、壓力倍增……”他小聲開導她,“你看你,當初不就是因為我才好好學習的嘛,小香菇都能變成名媛,何況我家耀靈!”
  
      他兒子又聰明又可愛,以后一定超級棒!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韓念撇嘴反駁,“難道你不是?”
  
      “我是啊!”唐亦天大方地承認,“我是因為你才奮斗創業的啊!所以以后耀靈遇到了心上人,跑得比兔子還快,根本用不著你給他加油!”
  
      帶著小兔子頭飾的耀靈坐在教室前排,湊著小腦袋同一旁的女同學說悄悄話。韓念莫名地心痛,“這么想想真慘,自己養大的孩子,別人一鼓動,就跟人家跑了……”
  
      “所以陪你到最后的,一定不是你的孩子。”唐亦天說著坐直了幾分,他本來在一群家長中就佼佼不群,再這么一挺身,就更加挺拔突出了。他得意地笑著,一副“你快來倚靠我”的臭屁表情。
  
      韓念瞇眼,默默扭頭,要是耀靈以后遺傳了他爸爸,還能找到另一半嗎?好像又有新煩惱了呢……
  
      午飯后,是親子游戲的時間。一開始的游戲是符合復活節主題的找彩蛋游戲,小朋友們把各自畫好的彩蛋藏在操場和花園里,藏好了以后再讓爸爸們去找,哪位爸爸找到的彩蛋最多,就獲得勝利。
  
      游戲還沒開始,唐亦天就摩拳擦掌了。
  
      一旁沒事的媽媽們開始閑聊,小洛媽媽對韓念說,“我們家小洛還有她爸爸都說耀靈的媽媽長得好看,今天一看,確實漂亮。不過耀靈的爸爸也很帥啊!”
  
      聽到有人夸獎自己,唐先生表面淡定,故作不經意地回頭笑了笑,“我們家耀靈像我,也很帥,而且膽、子、大!”
  
      “不過耀靈長得好像更像媽媽?”小洛媽媽細細地打量了他們夫妻倆一番,“媽媽看著秀氣。”
  
      “不!長大以后就會像我了!”唐先生據理力爭,“其實仔細看,眉毛眼睛還是像我的!”
  
      “唔……”小洛媽媽還在遲疑,唐先生嚴肅又認真地比劃解釋,“而且你看他的腿是很長的,說明以后會長高!而且……”
  
      平日里素來話不多而且冷冰冰不喜歡搭理人的唐先生,莫名就和家長們打成了一片。瞬間就從盛世董事變成了一個極普通的爸爸,喜歡炫耀自己的孩子,希望別人都夸獎自己的孩子。
  
      他分神的時候,彩蛋游戲就開始了。小孩子們本就不擅長藏東西,一個個彩蛋都放在極顯眼的地方。所以他這么一耽擱,別的爸爸搶先一步,撿回整籃子的彩蛋滿載而歸,落后的唐先生兩手空空。
  
      看到爸爸空手而歸,耀靈生氣地撅起了小嘴巴,“爸爸!你是最后一名呀!”
  
      唐亦天說好了要來幼兒園給兒子爭臉,卻不想爭了個倒數第一,慚愧得無言以對。
  
      韓念揪了一下耀靈翹起的小嘴巴,“耀靈,不能這樣和爸爸說話。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事和不擅長的事,爸爸就算輸了,也不代表以后不會贏啊!”
  
      “哦……”耀靈乖乖點頭,“爸爸,對不起。”
  
      唐亦天的感動還沒一秒,韓念就斜了他一眼,“我只是教育孩子,誰拿最后一名都不能笑話別人的。”
  
      末了又補充了一句,“不過你確實是最后一名。”
  
      “……”
  
      接下來幾個和媽媽玩的小游戲里韓念表現得都挺好,耀靈開心地抱著媽媽又摟又親。被冷落的唐先生嫉妒萬分,恨不得立刻能有個能讓他重振旗鼓的機會。
  
      活動的尾聲,老師們宣布最后一場游戲是“猴子寶寶”。由家長背著孩子,孩子摟著家長的脖子,兩腿夾著家長的腰,就像猴子媽媽背著小猴子一樣,然后家長做俯臥撐,誰做得最多,誰就獲勝!
  
      終于有了翻身的機會,唐亦天立刻松了領帶,解開袖口,把衣袖挽到胳膊上,精壯的小臂線條緊實又漂亮。他本就高大英俊,此刻又暴露了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屬性,媽媽們忍不住對著韓念心生羨慕,“耀靈媽媽,你可真幸福!”
  
      要說沒點虛榮心也是不可能,韓念嘴上不說,心里也有種自豪的感覺。唔,這家伙臭屁是臭屁,還算有點資本吧……
  
      好在唐亦天不知道她的內心世界,若是可以知曉,他肯定要反駁,怎么能算有點資本呢!當初明明是小香菇先被他迷得七葷八素,他應該是很有資本啊!
  
      把耀靈利索地往背上一擱,唐亦天蹭蹭就一連做了四五下,毫不費力。數數的老師忍不住提醒他,“耀靈爸爸,比賽還沒開始,你現在做了不算數。”
  
      盛世的唐總在商界向來以豪氣大方、不拘小節出名,于是輕松地又做了幾個,“沒事,先做十個讓讓他們。”
  
      耀靈緊緊伏在爸爸背上,爸爸的后背好寬好結實,一上一下穩穩當當的,“爸爸真厲害!”
  
      兒子的鼓勵,比什么加油都給力,唐亦天保證,“爸爸肯定給你拿第一!”
  
      比賽開始,唐亦天立刻以絕對的優勢遙遙領先。二十個一過,已經倒了一大半的家長。四十個過后,只剩一些體格健壯的家長還能勉強跟上他,過了六十,全場只剩下唐先生一個人了。
  
      可他卻絲毫沒有要停的意思,左臂的傷還沒徹底痊愈,負重有些過大,于是臭屁的唐先生收了左臂,單單一個右臂繼續有節奏地一下下俯身。
  
      全場的小朋友和家長都替他數起了數,“八十一、八十二……九十三、九十四……九十九、一百!”
  
      “哇!”“真厲害!”“好棒!”
  
      在滿場的歡呼聲中,唐先生停在那個完美的數字上。陽光明媚的春日,這樣一場激烈的運動,他早已滿頭大汗,襯衣的前襟和后背都濕了一大片,像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一樣揮汗如雨,肆意青春。
  
      他抱著兒子笑瞇瞇地向韓念走來,耀眼的陽光下父子倆如出一轍爽朗的笑容,倏然間讓她鼻頭一酸。
  
      他驕傲地對她說,“要不是背著耀靈,我能做一百五十個呢!”真人小姐姐在線服務,幫你找書陪你聊天,請微/信/搜/索熱度網文或rdww444等你來撩~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