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嫣然有妖 > 第七十二章 血精石

第七十二章 血精石

    嫣然從廁所回到屋子的時候,用‘整個人都不好了’來形容都不為過,自己堂堂二十一世紀還上過生理健康教育課的知識分子,鼓起勇氣完成了3歲以后人生的第一個站立式小解明明最難突破的一關已經突破了,可是……可是……呃……
  
      嫣然去狠狠地洗了個手,腦袋好疼,真的,希望明天睡一覺起來,就自動換回來了。
  
      嫣然果真是心大型的,沒有了內急的束縛,頭一沾著枕頭就睡著了。
  
      次日早上,嫣然醒的比平時早了很多,睜開眼睛的時候,第一道朝陽剛剛順著窗戶縫射到了屋里,光線里夾雜著飛舞的灰塵,恬靜而舒適。
  
      嫣然慢慢坐起身,才想起來昨晚經歷了什么,下意識的立刻掀開被窩看了看
  
      “啊!”的一聲。
  
      砰!門就開了,披頭散發的白衣‘少女’閃了進來,嫣然懷疑他已經一大早在門口等半天了。
  
      嫣然只覺得尷尬而又羞愧,想說點啥,卻又忍住了,看了看柳元昊的狀態,問道:“你頭發為啥這么亂。”
  
      “一個時辰都沒梳好。”柳元昊竟然漏出一絲疲憊的表情。
  
      嫣然忽然覺得心情好了那么一點,是啊,辛苦的可不止我一個人。索性不管那么多,先穿好衣服,然后讓柳元昊坐在銅鏡跟前,拿起梳子輕輕的幫他整理自己的頭發。沒有梳很復雜的發式,就用梅花簪子挑起一半發絲一卷一盤插好,剩下的一半青絲自然垂落,簡約而秀美。
  
      “嘖嘖嘖,其實我長得也還可以嘛。”嫣然盯著銅鏡里自己身體的臉,有些滿意,伸手又摸了摸現在的臉,“當然了,比你的確實遜色那么一丟丟。”
  
      柳元昊不自覺的揚了揚嘴角。
  
      “你看,我笑起來更好看。”嫣然指著柳元昊的臉,開心道。
  
      柳元昊嘴角的弧度更甚了。
  
      “咳,咳。”流風靠在門邊,陽光灑在他的身上,留下一圈金邊,他無奈地朝屋里的二人挑挑眉。
  
      “今天再上一趟山,昨天那妖怪臨死前,好像說了什么寶貝……”柳元昊緩緩道,茶色的眼眸看著嫣然。
  
      “真的啊,太好了,哈哈哈!走,找寶貝去。”嫣然頓時心情大好,對著鏡子,又把自己的頭發整理了一下,依然是挑了一半上去用冠束好,另一半垂下,然后左右照了照,才滿意的放下梳子。
  
      “好,一會你先出發在山腳下等我們。”流風笑瞇瞇地說道。
  
      嫣然應了一聲,就火速出了屋子。
  
      沒吃早飯,嫣然直接來到了魚蓮山腳下。
  
      清晨的山林,有些淡淡的薄霧尚未散去,遠遠看去若有若無,像是美女舞動的輕紗。荷葉上的露珠在晨光的映照下,閃動著五彩的光。
  
      空氣微微波動,流風和柳元昊輕輕地落在了嫣然的身邊,只見一對白衣男‘女’,宛如一對璧人。
  
      柳元昊掏了一個熱氣騰騰的油紙包遞過來,嫣然趕緊接住打開,是小籠包。
  
      “謝謝!”嫣然拿了個包子吹了吹塞進嘴里,感覺這個早晨似乎更加美好了。
  
      三人并肩來到了昨日捉妖的附近,并沒發現什么異樣,但是昨日看到的那個小山洞卻一夜之間似乎消失不見了。
  
      嫣然覺得一陣疑惑,四處搜尋,看到一大窩綠油油的藤蔓與周圍的枯黃枝條格格不入,剛準備伸手去撥那藤蔓,卻感覺手臂被人拉住。
  
      “這枝蔓一夜之間出現,有些詭異。”柳元昊說完,拔出寶劍,一陣劍花,藤蔓紛紛落地,漏出了昨日那個山洞的洞口,在看那斬斷的滕條,只是一瞬便均慢慢變得枯黃干癟。
  
      柳元昊大步向前,先進了洞,嫣然也貓著身子,隨后跟上,流風墊后。
  
      山洞里,那綠色藤蔓四處伸展,郁郁蔥蔥,三人順著藤蔓在山洞內壁上觀察,發展所有藤蔓都匯聚到了一塊不起眼的西瓜大小的石頭上。
  
      記得昨天來似乎并沒有發現這個石頭,嫣然抬起頭來一看,山洞的頂部有一個圓形的坑,大小與這石頭相仿,可能是昨日走了以后,才掉下來的。
  
      “柳元昊,你把這石頭上的藤條都斬了。”嫣然指著石頭,朝著邊上的柳元昊說道。
  
      嗖,嗖!兩下,藤條落地,卻見那石頭上的藤條似乎有生命般,繼續鉆出,伸展,發葉,蔓延起來。
  
      柳元昊皺了下眉,運了些內力,一使勁。
  
      當!一聲巨響!
  
      “怎么樣?”嫣然焦急問道。
  
      “裂了?”柳元昊淡淡答道。
  
      “石頭裂了嗎,里面有啥?”嫣然和流風都往前湊了湊想看個真切。
  
      卻見石頭紋絲沒動,轉過頭一看柳元昊。
  
      只見他手中的寶劍竟然裂了一條縫。
  
      “這寶劍平日里削鐵如泥。”
  
      “哦,那說明這石頭比鐵硬。”嫣然蹲下,摸著下巴觀察這石頭,只覺得似乎有不易察覺的微弱光芒從石頭的滲出,伸出手指戳了戳那石頭,頓時感覺微弱的靈力從石頭上順著指尖游走過來。
  
      “你倆試試,這石頭里是不是有靈力。”
  
      流風用折扇點了下石頭,然后若有所思,抬眸望了眼柳元昊,“用斬妖劍。”
  
      柳元昊輕輕催動靈力,拇指上翠綠的扳指發出細碎的白光,接著斬妖劍便穩穩的握于手中。
  
      嫣然捧著臉,盯著自己的身體,“原來,我要是會用斬妖劍,也可以這么英姿颯爽。”
  
      柳元昊眼里閃過一抹笑意,一道劍光劃過,那石頭竟然不懂聲色的裂開為兩半。
  
      一個小碗那么大的銀白石頭,發著潔白的光,靈氣四溢。那石頭的石壁上有些暗淡的銀色脈絡,將石頭整個包裹。
  
      嫣然輕輕的拿起那石頭,翻轉過來,發現石頭上還有個圓孔,里面似乎是鏤空的。
  
      “看起來是個寶貝耶,也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嫣然眼里閃著金光,寶貝什么的,真的是世上最好的東西,呵呵~
  
      嫣然拿過閃光的寶石,就立刻往胸口一送。
  
      哎呀!預想的將寶物放入儲物石的操作沒有到來,倒是有一種傻乎乎拿著石頭砸胸口的畫面躍然眼前
  
      嫣然揉了揉自己的胸口,看了眼柳元昊“又忘了,儲物石也在你那里呢。”
  
      柳元昊,伸過手來,看了眼嫣然,又頓住,然后順勢接過那寶石,“等換回來了,都是你的。”
  
      “嫣然你沒事吧,疼不疼,來我給你揉揉。”流風笑瞇瞇地湊過來。
  
      嫣然舉起自己沙包一樣大的拳頭,毫不猶豫就是一個暴栗。
  
      “嘶,死丫頭,下手越來越狠了。”流風郁悶的揉了揉腦袋,伸出手“把石頭給我,我看看。”
  
      流風從柳元昊手里接過寶石,來回翻轉,把玩,最后抬頭看著二人,灰色的眼眸里滿是驚喜,“乖乖,不得了,這好像是上古五大神器之一的血精石啊!你倆有機會換回來了哦!”
  
      ()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