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穿越之偷心刺客 > 第122章 不要害怕

第122章 不要害怕

    第122章
  
      著急忐忑了兩天的溫三最后還是等到了人家退回來的銀子,確實是兩倍,并且人家很明確的說了,做他這一樁買賣虧了,至于怎么虧了人家當然不會告訴他,他也不敢問。
  
      看著桌子上的兩萬兩銀子,臉色白得嚇人,什么時候他溫三要做的事情都這么難辦到了?
  
      溫三將自己給關在書房里面,目光在那兩萬兩銀票上流連,心中多了很多猜測,比如說白卿月那邊肯定是肖世子差手了,不然這個事情不可能就辦成了這樣!
  
      他找的人可不簡單,嫌少有人聽說失手,這一次不過是這么小個事情,對于白卿月到底有沒有本事,他還是不相信的。
  
      那一定是肖世子,哼!
  
      好,好得很!溫三笑了起來,兩個人之間果真不是一般的關系,敢背著他做對不起他的事情,那就要準備好承受他的怒火。
  
      “三公子,太太讓燉了補湯來”門外一個小廝都沒有,蓮子端著她娘特意讓她準備的補湯過來,只好揚聲對著里面喊道。
  
      現在蓮子也算是認命了,既然已經都跟了三公子,雖說大家都是通房,不過她身份總是要好上那么一點,只要將三公子的心給籠絡住了,說不定會是第一個被抬姨娘的人。
  
      “滾!”本以為三公子至少會讓她進去,沒想到踢到了鐵板上,還想再試著再喊一次,門卻突然開了,對上溫三那張應冷得嗜血的臉,“啊。”的一聲,整個人被拉進了書房,她端的補湯也掉在了門口。
  
      砰的一聲,門被關上。
  
      站在屋子中央的蓮子,卻什么話都問不出來,眼眸低垂,害怕得不敢去看溫三。
  
      她一直以來其實都有點害怕溫三的,若非她娘非要她來,她肯定不來的。
  
      溫三也不說話,只一步一步朝著蓮子走去,蓮子步步后退,最后抵了書桌上,慌亂之下,桌子上的硯臺掉落,驚呼一聲,來不及去撿,脖頸變到了溫三的手里。
  
      “三公子”
  
      溫三眼睛發紅,上面布滿了應翳,力氣越來越大,蓮子抓著溫三的手,怎么也拉不開,瞪大眼睛一臉驚恐,她這是要死了嗎?
  
      突然想起來去年發生的一件事情,當時一個小丫鬟也是不小心打翻了溫三的硯臺,墨汁沾到溫三的衣服上,后來就被活活的打死了去,難道今天她命該如此?
  
      “三公子?”外面溫德的焦急的聲音響起。
  
      聽到聲音溫三才松了手,應了一聲,恢復理智。
  
      蓮子差點就昏死過去,全身酸軟喊了一聲哥哥,倒是地上,咳咳咳起來。
  
      “不懂規矩,公子的書房也是隨便哪個人能來的?還不趕緊滾出去,在這里非要惹得公子生氣。”
  
      溫德進屋看著眼前的情景,哪里還敢說其他的,驚得腦門都冒汗。
  
      剛才要不是看見自己老娘問了一句小妹,恐怕今天他這個妹妹就要交代在這里了吧?
  
      別人不知,他還不知道
  
      溫三這幾天惹不得,誰惹誰死,他老娘急功近利,這完全就是搗亂,人心情不好,你還送補湯,什么補湯當然不用說,這是找上門送死啊。
  
      蓮子聽了自己哥哥的話,哪里還敢留在這里,連滾帶爬的往外面去了。
  
      妹妹走了,溫德拖著病退,傷手收拾了一些屋子掉落的東西,不敢問不敢說。
  
      “公子,你早些休息。”溫德越發的恭敬。
  
      能成為公子的親隨是好事,也是壞事,壞事就是一不注意,在喜怒無常的公子面前可能就沒有了命。
  
      爬在房頂上的白卿月感覺自己都要凍僵了,終于等到了合適的時機,從上面下去。
  
      對,這一次又是單嗆匹馬,她在現代是殺手啊,沒少一個人完成任務,這對她來說都是小意思。
  
      “滾!”溫三以為是那個奴才。
  
      房間里面的腳步聲卻任然在想起。
  
      “我叫你滾,找死!”
  
      鼻子里面突然一股子怪味兒,然后溫三整個身體都不能動了,這才知道剛才的腳步聲根本就不是尚書府的奴才,這是進了賊人啊。
  
      想問,想說話,更想喊出來,可開不了口!
  
      還看不見人,人是從后面過來的,背脊瞬間發涼,像是被冰凍了一般,心也跟吊了起來,仿佛一不小心,就會立刻掉在地上崩碎。
  
      冷汗滲滲,豎著耳朵,聽著來人一點一點的靠近來,心里卻在想著,也許根本就不是人,不然剛才為什么他都沒有任何感覺,就不能動了。
  
      死在他溫三手上的人不在少數,那些冤魂野鬼難免從地獄里面跑出來兩個。
  
      “啊!”這一聲溫三只能在心里狂喊,果然不是人,是躍是怪?是魔鬼?
  
      “別怕,出來混遲早都要還的,你看。”
  
      白卿月今兒為了溫三也是煞費苦心,翻遍了空間,從里面拿了一張牛頭的面具,還有一把類似于手術刀的小刀子,鋒利無比。
  
      晃了晃手上的小刀子,“閻王要你三更死,絕對留不到五更。”
  
      嚇唬他,卻沒有注意到溫三在聽到閻王幾個字之時,眼中閃過的奇異絕望與了然。
  
      白卿月才沒有那么好心讓溫三就這樣死了了,還是那句話,看在他老子的面子上,讓他再多活幾年,也好讓尚書大人傷腦筋些。
  
      “一切的苦痛都要慢慢來,阿門。
  
      白卿月動手,耽擱不得,還得抓緊時間。
  
      雖然剛才她已經問了好幾遍她嫁的兔子這次是不是時間可以久一點,它再三保證,她還是沒能完全相信。
  
      就在溫三以為自己要被殺死的時候,那個牛頭卻將他的雙腳抬起來放在了書桌子上,一拉,將褲褪拉起來,露出來兩只腳踝的位置。
  
      “閻王這次說不要你的命,是不是覺得很幸運啊,你做下那么多壞事,還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哎,菩薩仁慈啊?”
  
      菩薩?溫三繼續腦補,果然是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可眼前這個牛頭怎么回事?
  
      像人像躍又像鬼,絕對的夠神秘。
  
      刀鋒碰到溫三腳踝的那一刻,白卿月鼻子里面鉆進來一股子熟悉的味道。
  
      “艸,都說了不要你命了,還這么膽小!男人不是都應該視死如歸,十八年又是一條好漢嗎?”
  
      居然在她面前放水了,好惡心。
  
      (//)
  
      :。: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