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囚仙問道 > 第九十九章,十大邪王

第九十九章,十大邪王

    “說!!這個家伙說了什么?”
  
      媚情見到瀟洛川眼中的殺氣,戰戰兢兢的說道:“它、它說,兩日前,星兒被...”媚情再也不敢說下去了。
  
      瀟洛川目光一冷,手中的力道逐漸加重,手中毀滅之力將媚情死死的掐住,“說!”
  
      媚情只能硬著頭皮說道:“萬煞王帶走了!!”
  
      瀟洛川的手控制不住的加大了力道,“你不是說沒什么問題嗎?如今這樣的情況你還有遺言嗎?”
  
      媚情見到瀟洛川決定殺了她,立刻吼道:“我、我帶你去找萬煞!!我認識他,我真的認識!吸收祖氣需要十分長的準備時間,星兒一時半會兒不會出事的!!”
  
      瀟洛川將媚情一把拋到遠處,冷冷道:“我不想再出什么問題,要是你騙我,我不會殺你,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說著,瀟洛川對著不遠處的低階邪魅張開嘴一吸,只見那個邪魅在媚情驚恐的神色中被瀟洛川吸入到了腹中,瀟洛川用吞噬將邪魅吸收到了識海。
  
      雖然邪魅與靈魂有些不一樣,但是兩個的本質相差不大,除了邪魅有著強烈的邪氣外與靈魂沒什么不同,邪氣與靈氣一樣,瀟洛川不知道吸收了邪氣會發生什么,所以瀟洛川不愿意吸收邪氣。
  
      只是將邪魅控制在了識海中,他只是想用這樣的方式警告媚情,果然!媚情見到瀟洛川竟能吸收邪魅十分的害怕。
  
      瀟洛川不再說話,媚情連忙爬起跑到瀟洛川的身邊,急切的說道:“我先將你偽裝一番,不然前往萬煞王的地界我們將寸步難行。”
  
      瀟洛川點了點頭,媚情急匆匆的打出幾道法決,只見媚情身上的邪氣如同活了一般朝著瀟洛川而去,瀟洛川冷冷的看著媚情。
  
      媚情解釋道:“這是用邪氣將你的生氣掩飾起來。”
  
      瀟洛川聽聞也不再抵觸,隨著邪氣的包裹,瀟洛川周身緩緩形成一道黑紅色邪氣,如今的瀟洛川如同真的邪魅一般。
  
      媚情見到瀟洛川的身上不再泄露出生氣,立刻松了一口氣,“走吧!這樣一來你只要不動用靈力便可以完美的隱藏起來了。”
  
      瀟洛川站在原地卻沒有動身,媚情不解的轉身看著瀟洛川,“怎么了?你不去救星兒了?”
  
      瀟洛川滅劍一閃直接朝著媚情飛去,媚情急忙朝著一旁躲去,但是瀟洛川的修為豈是媚情可比,只見滅劍沒入媚情的體內,媚情感知著腦海中的滅劍。
  
      “原來如此!既然我的命在你的手中,我不會臨時反叛的。”說完媚情便帶著瀟洛川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瀟洛川在媚情的體內下了一道禁制,這個禁制便是滅劍,只要媚情輕舉妄動,那么瀟洛川便可以控制滅劍將媚情直接打到神魂具散。
  
      兩人走了很久,一路上出現的邪魅越來越多,沒有形體的低階邪魅也越來越多,時不時還能見到媚情一樣擁有身形的邪魅,能化為人形的邪魅修為都達到了死靈境界。
  
      這些邪魅見到二人也不理會,彼此之間像是沒見到一樣各自走著,瀟洛川疑惑的問道:“你沒有熟人嗎?”
  
      媚情轉頭望著瀟洛川,“熟人?邪魅之間沒多少的情份,即使相互見到也會當做沒見到,邪魅之間的競爭比之人類更加的激烈。”
  
      瀟洛川不解的問道:“競爭?邪魅也需要競爭?”
  
      “當然!邪魅想要進階就必須要不斷的獲得生氣,只有生氣才能抵消邪力帶來的副作用,我們邪魅都是從沒有形體的低階邪魅進階來的。”
  
      “只要吸收了足夠的生氣,我們便能擁有自己的意識,擁有了自己的意識便能修煉變強,但是在修煉中想要保持著意識就必須不斷吸收生氣。”
  
      “能讓邪魅一直擁有自我意識的方式便是足夠的祖氣,只要吸收足夠的祖氣,那么邪魅便能正真的脫離邪氣的束縛,據說三大邪皇便是能脫離惡鬼嶺的存在。”
  
      瀟洛川頓時明白,邪魅都是為了能讓自己保持意識爭奪著為數不多的活人靈魂,本就讓人望而生畏的惡鬼嶺,一般能進來的人類本就稀少。
  
      要在這里的邪魅如此的多,競爭當然激烈,可是有一點瀟洛川還是有些不明白,“這里的邪魅這么多,生靈的數量恐怕不足以支撐吧?”
  
      媚情點了點頭,“沒錯!出現意識的邪魅只有兩條路,那么競爭數量稀少的生靈靈魂,要么便依附到十大鬼王的麾下,十大鬼王每隔一段時間便會為依附自己的邪魅消除邪力的影響,但代價便是終身侍奉鬼王。”
  
      瀟洛川看了看媚情問道:“你呢?選的第幾條路?”
  
      媚情轉頭一笑,“你說呢?要是我依附在鬼王的麾下,那我會將你們帶到鬼王跟前,就不會出這樣的事了!”
  
      走著走著,媚情突然說道:“到了!”
  
      “到了??”瀟洛川望著空蕩蕩只有霧氣存在的一座山崖。
  
      “我忘了你看不見。”
  
      媚情說著對著瀟洛川的眼睛一抹,瀟洛川立刻發現眼前的山崖化為了一座城池,原本遮擋視線的霧氣這時像是消失了一般清晰起來。
  
      城門口兩個侍衛一般的邪魅見到媚情,其中一個嘿嘿笑道:“原來是媚情姑娘,你來萬邪鬼城是來投靠我王的嗎?”
  
      媚情毫不客氣的說道:“哼!!我要投靠早就投靠了還輪得到今天?”
  
      侍衛訕訕笑道:“那是,那是!媚情姑娘這樣傾國傾城的容貌在我們邪魅中那是十分罕見的,就連三大邪皇之一的‘天邪皇’都放話說不許任何人逼迫媚情姑娘的意愿。”
  
      “廢話少說,我們要進城!放行!”
  
      侍衛連忙讓開了媚情,媚情帶著瀟洛川暢通無阻的進到了城中,城池很大,但是因為只有化形的邪魅能進入,所以城中很是清冷,偶爾能見到一個人形的邪魅。
  
      瀟洛川嘴角一揚,“看來媚情姑娘在惡鬼嶺名氣很大啊!!”
  
      媚情聞言卻是滿臉愁容,“大,當然大了!‘天邪皇’都放話了能不大嗎?”
  
      “那你應該很高心才對啊!為何愁容滿面的?”
  
      “哎~~當初我擁有意識的時候便遇到了‘天邪皇’,他讓我選則是跟著他還是獨立修行,我開始還以為他是看中了我的天賦,誰知道他是看中了我的長相。”
  
      瀟洛川揉了揉自己鼻子,“有什么區別嗎?”
  
      媚情聞言激動道:“有!當然有!長相不過是一副皮囊,我生前的長相便是如此,我不知道我生前是誰,但是我內心的深處充滿著對男人的痛恨!說明我生前是因為男人才死的,這樣的大的怨念讓我擁有意識的時候便十分的痛恨男人。”
  
      “哦!原來是這個原因,所以你不想成為‘天邪皇’的女人,但是‘天邪皇’還是十分的喜歡你,于是昭告了所有的邪魅,這樣能讓你自由不受鬼王的約束。”
  
      “沒錯!就因為這樣十大邪鬼王才不會強迫我!我的長相在邪魅之中還算可以,一旦被邪王看中,沒有‘天邪皇’的壓制,我根本不可能有如今的自由。”
  
      瀟洛川不禁感嘆,“生前本是可憐人,死了本以為解脫了,沒想到死后的命運還是被別人掌控著。”
  
      媚情走到一間小店之中,對著店家說道:“你知道萬邪王在哪里嗎?”
  
      店家一見到媚情,連忙點頭哈腰道:“原來是媚情姑娘!這邪王大人的消息本城是禁止透露的,這...”
  
      媚情直接拿出一團乳白的氣團放到臺上,“別廢話!你不是邪鬼王的屬下,你會遵守他的命令?”
  
      店家見到媚情放下的氣團,連忙看了看外面,收起氣團小聲的說道:“媚情姑娘,這事你可不能連累我,邪鬼王一天前抓回來一個小姑娘,據說含有祖氣,現在估計在城中的丹窟之中著手準備煉化呢!”
  
      瀟洛川一聽,差點沒控制住周身的靈力,他聽到星兒如今十分的危險,心中無比焦急。
  
      媚情轉身看了瀟洛川一眼,拉著瀟洛川走到街上,“你干嘛?知不知道你如果被發現了就慘了,你還想不想活著救人了?”
  
      瀟洛川穩定了一下情緒,冷冷的說道:“帶我去丹窟,要是星兒出事,你想死都難。”
  
      媚情有些委屈的低著頭喃喃道:“你們進到這惡鬼嶺就應該知道這里很危險,就算沒遇到我,也會遇到其他的邪魅,現在你倒是將氣全撒在我一個弱女子身上。”
  
      瀟洛川冷哼一聲,“你要是不將我引開,星兒豈會與我失散!!我要是在星兒身邊,這個邪鬼王豈能輕易的將星兒帶走,你說不怪你怪誰?”
  
      媚秦氣得小腳恨恨躲著地下,像是將地板當做了瀟洛川一般,“你比鬼都惡!要不是我生氣快消耗完了,我也不至于冒險找你這樣的生靈境修士,剛剛為了打探消息,我身上僅剩兩團生氣了。”
  
      媚情說著無比懊惱的話,委屈的訴說著自己的難處,瀟洛川眉頭一皺,“你的問題我不管,但是我的問題是你引起的,你就需要負責,帶我去丹窟。”
  
      “不去就不去!反正就算你救出星兒,我也會因為缺乏生氣而變得失去意識,但時候我就成了一個孤魂野鬼,同樣也會被那些餓鬼分吃掉!橫豎都是死!你想怎樣隨你!”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