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鑒寶直播間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村民找上門

第一百二十七章 村民找上門

躺床上的羅良峰雖然不能動,但能聽見,不自覺眼角流淚。
  
  這些日子,家里有多難,他是有眼看的,但有心無力,他特別難受,特別愧疚,也曾想過自我了斷。
  
  要不是她老母親威脅,如果他走了,她也會跟著去,羅良峰是真的想離開這個人世。
  
  如今,喜從天降,曾經老婆給女兒的辟邪銅錢竟然價值幾十萬,甚至上百萬。這筆錢,對他,對他家都是至關重要的。
  
  最起碼,不用看著自己老娘日夜操勞,才三年的時間,一頭黑發的老媽,就變成了五六十歲的老人一樣,說不心疼是假的,畢竟血還是熱的。
  
  “這……這,小哥,我們應該怎么辦?”羅母不知所措。
  
  胡楊給她一個安定的眼神:“您別著急,信得過我的話,我幫你們找個買家。”
  
  “信得過,信得過!”羅母連忙點頭,捉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
  
  說完,還看向那位高中生少女:“小娟,麻煩你回去一趟,喊你爸媽過來幫忙做飯,你阿媽做的釀豆腐,是我們村最好的。”
  
  這是打算留胡楊等人吃飯的意思,也對!幫了這么大的忙,連頓飯都不給,說不過去。
  
  “不用這么麻煩的,我們大家一起去飯店吃。”村里有農家樂,胡楊等人是知道的,剛剛還經過。
  
  客家釀豆腐,確實是一道好菜,胡楊也沒少吃。
  
  客家菜,怎么說呢!口味稍微有點重,有一點點咸,吃慣甜的人,可能不會很喜歡。
  
  中國菜,每個地方有每個地方的特色,比如江南一帶喜歡吃甜的,客家菜偏咸,川菜偏辣等等,很有特色,是其他國家不能比的。
  
  我國飲食文化源遠流長,多種多樣,世界公認。
  
  少女杜娟也開心,感覺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而且,她有點小驕傲:“別去飯店,讓你們嘗嘗我阿媽的手藝。”
  
  盛情難卻,胡楊等人只好留下用餐。
  
  羅母還讓茵茵小丫頭去捉雞,準備弄什么鹽焗雞。
  
  費奇跟過去:“殺雞是嗎?我在行,我來。”
  
  華仔也想跟著去的,但他要幫忙直播,離不開胡哥,胡哥坐著不動,他不能走開。小莉卻也跟著過去,屋子內有點悶。
  
  胡楊沒有給孫志東電話,畢竟孫志東是個中間人,要收費的。
  
  他還是聯系收藏家趙信,讓華仔幫忙點燈,他拍了一組清晰的照片發過去,說明情況,問他要不要。
  
  “順治通寶的雕母錢?好東西,謝啦!這寶貝,胡兄弟你幫我拿下,我出八十萬,還是老規矩,錢我馬上轉過去。”
  
  胡楊并不知道,趙信其實已經收藏了一枚順治通寶的雕母錢,還是象牙的。
  
  這次出八十萬,純屬就是給面子胡楊。畢竟胡楊是一番好意,不能冷了人家的心意。
  
  胡楊轉頭,問羅母:“對方出八十萬,可以嗎?”
  
  羅母沒指望真的上百萬,八十萬是心滿意足的,連忙點頭:“可以,可以!太感謝你們了。”
  
  “那行,趙哥,過幾天我給你帶回去。接下來,我還要走兩三個地方,沒那么快回去。”胡楊說道。
  
  “巧了,我也一時半會沒時間,大概要呆四五天。不急,等你回來,我們一起喝茶。”
  
  “好,多謝趙哥的信任。”胡楊感謝道。
  
  “呵呵!你小子。客氣什么?”
  
  ……
  
  杜娟的爸媽聽了自己女兒的話,感覺很荒唐,甚至懷疑胡楊一群人是不是騙子。
  
  “什么騙子?人家那位胡大哥,根本沒有收什么錢,騙什么了”
  
  杜娟的老爸想了想,點頭,好像是這個理。羅家還有什么值得人家惦記?不過,還是不放心,決定過去看看。
  
  等他兩三口子,來到羅家的時候,就看到羅嬸子準備出門。
  
  羅母拜托:“這頓飯,就麻煩你們兩個。”
  
  “去哪里?”杜娟的老爸忍不住問。
  
  “我帶她去銀行確認一下轉賬。”胡楊回答。
  
  羅母給的是存折,看不到轉賬信息,只能到銀行柜臺去問一問。
  
  “啊!真的賣出去了?”杜娟的老爸吃驚。
  
  羅母一臉笑容,點頭:“嗯!八十萬賣了,還要感謝小胡的牽線,不然我都不知道賣給誰。”
  
  得!錢都轉到存折,那沒什么好質疑的了。
  
  男子只是吃驚,一枚銅錢,居然賣到八十萬。相信很快,消息會傳遍整個村子,沸騰起來吧?
  
  雖然他們村也有富裕的人,百萬身家的不是沒有,但八十萬也不是小數目,何況這幾乎是橫財一筆,都沒怎么付出勞動的。
  
  他忍不住感嘆,茵茵他娘還真幫了這個家不少。
  
  “放心!等你們回來就差不多可以吃飯了。”杜娟的老爸拍胸口道。
  
  說起來,羅家嬸子也算是自己的親戚。實際上,在中國的不少農村,很多村民都是相互之間黏親帶故的。
  
  銀行,要到鎮上才有,所以羅母坐著胡楊的車,一同前往鎮中心。
  
  路上,胡楊和羅母閑聊,表示自己雖然不是客家人,但會說那么點客家話:“不過,可能和你們這里的有點差別。我外婆就是客家兒女,所以會說那么一點。”
  
  羅母能看出,這個小伙子家境極好,估計是很有錢的。但人家對她這種窮人沒有絲毫看不起,還很有禮貌,不得不感嘆,家教真好。
  
  聊著聊著,胡楊將話題轉到羅母躺在床上的兒子上。
  
  “羅大哥什么情況?醫生說有康復的可能性嗎?”胡楊關心問道。
  
  “醫院是有治療方案的,但過程會比較長,而且只有一點治愈的可能性,不敢打擔保,所以就把他接回家照顧,醫院太貴了。”
  
  不過,這回手頭有錢,可以去問問,嘗試一下治療,萬一可能性發生了呢?
  
  羅母知道兒子心里很難受,很想幫家里,所以只要有機會,還是會盡一切努力給兒子治療,這是作為一個母親擔當。
  
  ……
  
  到了銀行,確認了八十萬一分不少到了存折,羅母松了口氣。
  
  她還要在鎮上買點東西回去,比如肉菜,總不能就一盤雞肉,一鍋豆腐,一個青菜招呼胡楊他們吧?
  
  “不用買酒,不用買!我不怎么喝酒,而且晚一點我們還要開車去其他地方的。帶瓶可樂、雪碧之類的回去就好。”胡楊阻止,看到羅母詢問那些好酒。
  
  得!既然胡楊這么說,羅母也就不勉強。
  
  路過一個精品店,她忍不住進去買了個公仔。羅母知道小丫頭饞了很久的,但懂事的丫頭不敢開口要。
  
  胡楊則是買了幾斤水果。
  
  當他們再次回到村子,村里人幾乎都知道這么一個消息,羅家一枚銅錢賣了八十萬,都圍過來詢問羅母。
  
  確認羅母真的拿到八十萬之后,他們羨慕不已,而有些人則是高興安慰:“你看,好日子要來了吧?”
  
  他們也不打擾羅母做飯招呼胡楊一行人,對這樣的游客,大家都心懷好感。
  
  茵茵小丫頭可開心了,抱著一直抱著那個兔子布偶,要不是羅母板著臉說她,恐怕吃飯都要抱著。
  
  小孩子的小小心愿其實很容易滿足,對吃住等方面的要求不高。
  
  飯后,羅母等人一直陪胡楊說話。這時,有村民不請自來,還帶著一些老物件,有點不好意思,算是硬著頭皮進來的,一臉尷尬的笑容。
  
  得知有個年輕人會鑒定寶物,不少人都坐不住,誰不想像羅家一樣?一下子幾十萬進賬?
  
  “這些盆盆罐罐,我看差不多都是三四十年前的東西,雖然也算有點年頭,但不值錢。主要是工藝不行,成不了藝術品。”胡楊對他們說道。
  
  被點到的人有點失望,雖然來的時候,已經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忍不住失落。
  
  一連勸退了好幾個人,大家才意識到,古董確實沒那么容易獲得。后面的人有點打退堂鼓,免得丟臉。
  
  “小兄弟,我這塊東西,是真的上百年了的。”一個老人很自信地展示他拿過來的物件。
  
  那是他小的時候,家里就有的,聽自己阿公說,還是阿公的老太公傳下來的。那么,少說也有上百年了吧?
  
  這么久的東西,肯定是古董啦!
  
  那是一件骨白色的雕琢品,無論誰看了,都會覺得是寶貝,難怪老人家那么自信。
  
  胡楊卻搖頭道:“有上百年歷史不假,但這東西是石膏捏成的,雖然也算是工藝品,但不值錢。”
  
  他告訴大家,這屬于泥塑工藝,也就是一些老人口中的捏泥人,一種古老常見的民間藝術。
  
  制作方法是在粘土里摻入少許棉花纖維,搗勻后,捏制成各種人物的泥坯,經陰干,涂上底粉,再施彩繪。它以泥土為原料,以手工捏制成形,或素或彩,以人物、動物為主。
  
  眼前的這件,連彩妝都沒有,還是素顏的,就更加不值錢了。
  
  老大爺傻了眼,幾十年當成傳家寶一樣看的東西,最后有人告訴他,這是很普通的東西,不值錢。
  
  “當然,也不是說泥塑都不值錢,只是大多數而言。”胡楊說道。
  
  民間,這種東西太多了,一些所謂的泥菩薩,就是這種東西做的,本質一樣,沒有區別。
  
  頂點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