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八荒之唐門千金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戰場氣氛倒是很融洽,彼此之間一如古代武人比試前一樣,還作了揖行了禮,彼此束手,退立兩邊,還別說這些動作互動一下,整個比賽的儀式感一下子強烈了許多。
  現實中武士比武前都是要行禮的,騰熙集團的策劃部設計師看到這一幕,暗暗下定決心要將這個規則也加入到以后的比賽當中去。武道切磋自然也要有武道切磋的莊嚴,真是莊嚴,越是有儀式感,才越是會將玩家設身處地得代入其中。
  隨著雙方選手各自確認了準備就緒狀態,投影中再次開始五秒的倒計時,比賽的節奏還是很快的,個人賽亦是不需要過多的休息時間。
  地圖刷新,雙方猜幣時是千秋月猜勝,所以使用的是千秋月這邊選擇的一片竹海林淵的戰斗地圖。
  地形倒是十分的簡單,幾條鋪石小徑,由密密麻麻,圓潤水亮的鵝卵石鋪成的路面,加之兩旁種植密度還算可以的竹林。
  天時景象是夜景,所以天空中掛著一輪金黃的圓月,月亮圓的出奇,給人一種月半剛過的感覺,古語有云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嘛。
  還別說,這地下的竹,天上月,稀疏的星子,云淡而風清,如果這不是一場戰場,還真是一處詩情畫意,賞月飲酒的好所在。
  只是隨著五秒倒計時開始,原本明朗的夜空就開始悄悄發生了變化,四面八方的烏云朝著那輪圓月涌了過去,一下子將月亮給遮擋了起來。
  好在竹林間都系有燈籠,倒是也不會影響這里的視線,只是烏云遮月,黑風煞起,一下子又憑空生出了無限的殺機。
  月黑風高殺人夜,血濺幽林在此時。
  鏘鏘一聲,蘿莉塔手中凰劍率先出鞘,足下粉蝶已經裹上雙足,蝶弄足開啟,她隨時都可以癡速開始走位,只不過眼下去是沒有急著動,所謂敵不動我不動,蘿莉塔雖不是追求后發先至的人,但卻喜歡根據別人的動作來判斷決定自己的動作。
  另一邊莞七已經從后腰間緩緩得抽出了兩柄短刃,短刃刀口發白,深夜之中由顯森冷,只是此刻刀鋒之上尚未淬毒,并沒有艷目的毒色泛起。
  終于還是莞七先動了,只不過她并不是向前沖殺,而是緩緩得向后退了一步,一步之后她整個人直接隱入了黑夜之中。
  說來也是老天幫忙,千秋月選的這張竹海林淵其實是分黑夜和白晝兩種天時景象,而五毒職業最鐘愛的就是夜戰,他們的暗影類技能配合上夜晚的弱光環境,簡直可以說有了天然的雙重隱身屏障,尋常高手根本就沒辦法在黑暗低光環境下發現潛行狀態的五毒毒刺。
  蘿莉塔仍然不動,而她的身子卻是在沿著逆時針的方向緩緩轉動著,轉動的速度慢極了,手中的凰劍幽幽指前身前的方向,好似是能夠看到莞七一般。
  錚,一聲金鳴響起,一道冷芒不知道從哪里刺了下來,竟然直切蘿莉塔的天靈,刺客殺人四方八隅,上天入地,無不可施為之處,這招從天而降的襲刺,倒是出乎了許多人的意料。
  場中當時就傳來不少人驚呼之聲,就像是在電影院看恐怖電影,毫無征兆得突然放出恐怖的鏡頭一般,許多人都被莞七突如其來的動作給驚到了,她隱藏的真的是太好了,根本就沒有人發現她是如何隱上蘿莉塔的上方的。
  就在大家以為蘿莉塔要被先手爆了頭顱之際,就聽嘩啦一聲,金色的傘面竟是直接在她的手中被撐了來開,現時以其為盾,向上重重得一頂,仿佛是一手刺擊沖撞的技巧一般。
  明晃晃的短刃直接被凰傘傘面給擋住了,而莞七也是被蘿莉塔一個傘盾盾擊給頂飛了出去。
  莞七被擊飛,蘿莉塔腳下的蝶弄足剛好也已經快要結束了,而她還是猛然前沖了上去,手中凰傘收回的一瞬間,再次劍光亮起,凰劍出傘骨,朝著莞七退飛的方向追刺了過去。
  蝶弄足的粉色蝶團在此刻爆散,但同時去是給蘿莉塔又提供了一次加速。
  “這個技巧竟然是有些類似于氣爆,”徐浪淡淡說道,隨后轉頭看向花綺羅,他們這里只有花綺羅一個天香,關于這個職業的操作技法,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去問她:“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名堂?”
  花綺羅少有的露出了一絲迷茫,稍稍有些木訥得搖了搖頭說道:“蝶弄足可以氣爆,這個我是真的不知道,這個技能一直以來都是被當作持續使用的,沒有見過人用引爆氣團的方式來加速。”
  幾人來不及交流更多,轉播室里解說員薛晨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太不可意議了,折劍山莊的劍影步竟然出現在了天香的身上!”
  “什么!”所有人連忙抬頭望向了全息投影池,池中的一幕直接令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蘿莉塔在加速飛出的同時,身體居然凌空直接一化為二,然后兩道身軀同時發動進攻,這分明就是折劍山莊秘技劍影分身嘛,這種秘技又叫劍影步,可以用來進攻,也可以用來防守,只是從來沒有聽說過天香冰心劍意流也可以施展出這樣的武學。
  現場的戰斗可容不得大家停下來慢慢的分析,身影交錯,兩個蘿莉塔一個封住了莞七的中路,一個封住了莞七的下路,副得她只能夠強行去搏一把。
  她得要選擇是去攻擊格擋中路的蘿莉塔,還是下路的,換句話來說,她得選擇承受其中一個蘿莉塔的攻擊,如果運氣好,她格擋下了真身,那么化身的一擊,將沒辦法直接傷害到她的本體,換言之則需要承受這全力一劍。
  若是換作常人稍稍糾結一下,怕是兩劍都已經臨身了,這莞七卻是果斷,想也不想,雙刀揮出就對著中路蘿莉塔刺來的一劍格擋了過去,速度很快,叮的一聲傳來,攻擊格擋成功。
  不知為什么,場中許多玩家都是緩緩松了一口氣。
  可就在大家,包括千秋月的所有參賽者松的這口氣放到一半之時,一聲劍鳴響起,莞七的身上直接被下路那個所謂的幻身攔腰一劍給切中了,一瞬間,血濺十步,場面驚悚!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