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剛好遇見夢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娘親靈前立誓

第一百四十六章 娘親靈前立誓

其實這個世界上并沒有為死去之人建墓立碑傳統,更沒有為其在家中設立牌位之說。在這個世界上,認死了便直接火化,后將其骨灰拋向山谷或者湖泊之中。就算為了祭奠已故之人,也只是朝著拋灑其骨灰
  
  得方向叩拜而已。
  
  不過,歐陽小川還是按照前世得禮儀,為曲圓圓建墓立碑,設立了牌位。
  
  歐陽小川推開好些天沒有打開得房門,緩緩走到曲圓圓
  
  的牌位之前。
  
  “娘親,兒子來看你了。”
  
  歐陽小川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望著桌上的那塊牌位輕聲道。
  
  一行清淚慢慢滑落下來,掉落在雙膝之上。
  
  在歐陽小川的腦海之中那段不堪回首的記憶里,為數不多的歡樂和開心都有曲圓圓的身影,還有自己那名經常替他擋在身前的貼身護衛虎子。
  
  但現在這兩個在這個世界最近親的人都已與他陰陽相隔了。歐陽小川心中一陣刺痛。
  
  雖然曲圓圓并非是他的親生母親,但這段時日來相處,讓歐陽小川還是感覺到了曲圓圓對他的愛護和疼愛。這豈能讓他不為之所動。的
  
  “娘親,我是真心的愿意稱呼您一聲娘親的。都是我不好,是我害死了你。”
  
  “咚!”
  
  歐陽小川說完,便一頭磕在地上。眼淚便止不住地往下流。
  
  ……
  
  過了許久,歐陽小川這才直起腰來。只見地面之上留下一攤淚水。
  
  “娘親,雖然你不讓我為你報仇,我也答應了你。但殺母之仇不共戴天。我若聽你的話,那是大不孝。不配為人之子。替你報仇,雖然違背了你的意愿,但我想你也能體諒兒子的。”
  
  “娘親,兒子不孝。這個仇我一定要報。我要讓華家上下全部去為你陪葬。”
  
  “咚!咚!咚!”
  
  說完,歐陽小川連磕三個響頭,這才站起身來,抬起衣袖擦掉眼淚。
  
  等眼淚擦汗,歐陽小川將供桌之上的牌位和三只盤子以及香爐全部先擺放到了一旁的一張小矮桌之上。然后將自己賣來的那張畫紙鋪開在清空的大石桌之上。
  
  一切準備停當,歐陽小川徑直去了二樓。因為他記得曲圓圓生前也喜作畫,房中時常備有一些顏料的。
  
  ……
  
  不一會,歐陽小川便再次下樓走回到石桌前。將各種顏色的顏料倒入
  
  一個分割成數個格子的方碟之中。
  
  提起畫筆,輕輕沾上顏料,便細心地畫起曲圓圓的肖像來。
  
  ……
  
  歐陽家后院禁地,紫軒林。
  
  “華家竟趁在下閉關之時,偷襲我歐陽家。若等在下突破出關,定要讓華家百倍償還。”
  
  歐陽遜依然盤坐在石臺之上,氣憤不已地發誓道。
  
  “老頭,那日是不是貪杯了呀!家里亂成那樣,你都沒出去。”
  
  敖煌坐在地上自己帶來的毯子之上,依然一副吊兒郎當地道。
  
  “小友的酒確實厲害。老夫體內的元氣一直在變強,無論我吸收多少的元氣,就是無法將其打破,真不知道這股元氣要固化到何時才能破碎。”
  
  歐陽遜平復了下怒氣,換上一副無可奈何之色道。
  
  “嘿嘿!武師之上便是武王。所需要的元氣是之前的所有境界的元氣加起來還要多的多。想突破你還得好好修煉哦!你還差的遠呢!”
  
  敖煌伸出一根手指在眼前晃了晃道。
  
  “請問小友是何等的境界?”
  
  歐陽遜試探地問道。
  
  “哈哈哈……”
  
  “我?我的境界你需要知道。”
  
  敖煌哈哈一笑道。
  
  “那小友可否指點在下一二?”
  
  “你已經是這個世界上的最強著了,還需我指點什么?”
  
  敖煌的話讓歐陽遜有些不解。
  
  “小友說笑了。這個世界上最強者乃是武帝,而我……怎么可能算是最強者啊!”
  
  歐陽遜抬起頭嘆氣一聲。
  
  “你可以去花都試試,找個最強者打一架。你便明白了。”
  
  敖煌再次說了句歐陽遜聽不懂的話。
  
  “算了,小友不肯指點,老夫便以最笨的辦法苦修吧!”
  
  歐陽遜說完,緩緩閉上雙眼。
  
  “老頭,你還是出去走走吧!你留下的日子不多了。何必將時間浪費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之上?外面花花世界,你若再不看,可就沒機會了。”
  
  說完,敖煌站起身來便回身往洞外走去。
  
  臨到洞口時,敖煌又突然站住腳。背對著歐陽遜再次開口。
  
  “老頭,天外還有一層天。但你是看不到的。永遠也看不到。”
  
  說完,敖煌抬腿便走。
  
  等敖煌走后,歐陽遜再次睜開雙眼。
  
  “天外天?天外天?……到底是何意呢?”
  
  歐陽遜輕聲重復著敖煌的話。
  
  ……
  
  不知何時,歐陽小川已將曲圓圓的畫像畫好,并掛在了墻壁之上,之前挪開的香爐和果盤也已重新擺放好。唯獨曲圓圓的牌位還被歐陽小川緊緊地抱在懷里。
  
  曲圓圓生前最喜各種花卉植物。所以,歐陽小川將這幅畫像的背景作成了一處花得海洋,曲圓圓端莊地站立在花海之中,一身淡粉色長裙,臉上帶著愛愛的笑意。
  
  歐陽小川為何沒用自己的畫神筆,而是選擇了普通畫筆。那是因為,歐陽小川曾經試過在普通紙張上為第二夢畫過肖像畫。但,只眼他注入才氣,筆尖剛接觸畫紙,便會讓畫紙瞬間自燃,化為灰燼。就算是在一塊鋼板之上也能輕松劃出一道深深的劃痕來。
  
  但若不注入才氣,那便什么也畫不出,就算沾上墨汁,也會眨眼被畫神筆吞噬的一干二凈。
  
  也是因此,讓歐陽小川再次發現一秘密,畫神筆也是一件無堅不摧的利器。
  
  歐陽小川站在曲圓圓靈前,緊緊抱著懷里的牌位,將臉頰貼在其上,不知心中又想起了何等傷心事,眼中已有淚水在打轉。
  
  ……
  
  “歐陽,你來夫人這里了啊!我找了半天都找不到你。”
  
  第二夢氣喘吁吁走進屋內道。
  
  聽到第二夢的聲音,歐陽小川急忙抬起頭,用衣袖將眼中的淚水擦拭掉,再輕輕將曲圓圓的牌位放回到原處。
  
  “你找我有事嘛!”
  
  歐陽小川仰頭看著墻上曲圓圓的畫像,頭也沒回道。
  
  “哦!沒事。就是過來看看你。
  
  第二夢說著話并走上前與歐陽小川并排而立。
  
  “這是你畫的嘛!就給真人似的。夫人還是那么漂亮。”
  
  第二夢抬頭看著畫像贊嘆道。
  
  “歐陽,你不要再傷心難過了,夫人肯定不希望你這樣的。”
  
  第二夢回頭看向歐陽小川再次寬慰道。
  
  “我不會難過,因為我是不會讓仇人高興的。”
  
  “不殺光華家的人,我歐陽小川誓不為人。”
  
  一股冷意從歐陽小川體內溢出,讓一旁的第二夢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