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剛好遇見夢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為母畫像

第一百四十五章 為母畫像

曲圓圓去世七日之后,歐陽小川第一次踏出了自己的房門。
  
  冷意未散之時,歐陽小川便早早睜開發紅得眼睛,站起身來。雖然眼中皆是困意,但卻炯炯有神。
  
  他這幾日從未離開過自己的修煉室,吃飯睡覺皆在修煉室之內。困了便盤坐在地上,靠著墻睡會。醒了,便打開畫冊繼續作畫。只有在下人給他送食物時,才會收起畫冊,稍作休息。
  
  幾日來連續作畫,他腦海中的才氣水柱雖然有了提高,但十分有限,也僅僅提高了不到一公分的高度而已。遠遠不如之前為煙柱時提升的速度。
  
  ……
  
  歐陽小川出了家門,門口的護衛向他問好。他也沒有去搭理,徑直離開。若是在以前,他自然會微笑點頭回禮的。
  
  兩個護衛對望了一眼,看著歐陽小川消失在拐角之后。
  
  ……
  
  此時的街道之上還沒有一個逛街之人,除了歐陽小川。不過,現在已是六旦末時,街道之上的店鋪已經有小伙計提前來開門準備營業了。
  
  歐陽小川走過城主府門前的大廣場來到通過東市的那條街道之上,便放慢了腳步。
  
  這條街道上的店鋪大多是屬于三大家族之一的古家。
  
  ……
  
  遠遠的歐陽小川看到一家名為“千變萬畫”的店鋪已經開門,便徑直走了過去。
  
  其實這這就是一家為人定制畫像的店鋪。烈焰城中古家畫師的技藝是最高的,并且他們還有最好的畫紙。畫在其上的人物或者其他事物,可保百年而不褪色。
  
  這個世界上所謂的畫師,很少有人去畫一些風景或者可觀賞的景物用來售賣,他們一般都是為他人畫一些指定的畫作,按照顧客的要求來作的。
  
  “公子好!”
  
  看到歐陽小川朝著自家店而來,小伙計早早來到門前相迎。
  
  歐陽小川并未答話,只是輕輕點了下頭。
  
  歐陽小川環顧了下店鋪內的四周。發現墻面正掛著好幾副為顧客定做好的畫卷。有畫一把長劍的,有畫一位端坐上堂的老人的,甚至還有畫著一個幾個月大穿著肚兜的孩童的……
  
  “不知公子是為何人或者何物作畫?”
  
  身后跟著的小伙計輕聲詢問道。
  
  “我看看你們的作畫所用的紙張。”
  
  歐陽小川回頭道。
  
  “好的,公子。您稍等!”
  
  小伙計答應一聲,便進了左側的一間小門之內。
  
  沒多久,小伙計便從門后再次走了出來,手里捧著三張卷起來的紙張。
  
  “公子,請。這是我家店里的三款不同紙張。它們的最大差異便是畫像的顏色保存時間不同。這一章最好,這張保存時間最短一些,但也可以保存幾十年而不褪色的。”
  
  小伙計將三張紙張攤開再正中央的一張方石桌之上,為歐陽小川介紹道。
  
  “我就要這張最好的。有沒有尺寸更大一些的。”
  
  歐陽小川不加考慮道。
  
  “有的,公子。請問公子需要多大尺寸的?”
  
  “就這張桌子大小,但我要長條的。”
  
  “好的,公子,我們可以為你裁剪。請問公子需要畫何物,可帶來?”
  
  畫頁的尺寸定下來了,自然要看歐陽小川所畫之物了。
  
  “師傅還沒來。公子若是沒帶來,可現在先回家去取,我先幫你裁剪好公子所需要的畫紙。正好等公子來時查驗是否滿意。”
  
  小伙計看到歐陽小川只是端詳桌上的紙張,并未拿出所畫之物,便再次開口道。
  
  “不用。你現在就幫我裁剪一張我要尺寸。再幫我裝裱好。我就要一張空畫紙。”
  
  歐陽小川輕輕放下自己選擇得那張樣本畫紙抬頭道。
  
  小伙計聽到歐陽小川的話,先是一愣神。
  
  “怎么?你們古家的店鋪難道只替人作畫,不賣畫紙嗎?”
  
  “哦!公子,別誤會。上門便是客,只要公子滿意,作不作畫都隨公子心意。”
  
  “不過,店里有規定,空畫紙的價格與請師傅作好的畫是一樣的。”
  
  小伙子試探地補充道。
  
  “你盡管去裁剪來。”
  
  “好的,公子請先坐。喝杯清茶稍等片刻。”
  
  說著,小伙計便引著歐陽小川來到一側為客人準備得休息區坐下,并倒了一杯茶水。
  
  還未入口,便有香氣撲鼻而來,這茶定然十分名貴的上品了。
  
  小伙計放下茶壺,輕點了下頭便回身去了那間小房間之中。
  
  這個世界沒有科技,所以也沒有手機,更沒有相機。歐陽小川買畫紙自然是想為曲圓圓作一副畫像了。
  
  ……
  
  也沒過多久時間,歐陽小川也就喝了兩杯茶的功夫。小伙計便從里屋走了出來。看到小伙計出來,歐陽小川便起身走了過去。
  
  “公子,你先看下,尺寸可滿意。”
  
  小伙計將手中裁剪好的畫紙再次攤開在石桌之上。
  
  兩米多長,一米多寬。足夠畫一副如同真人搬的畫像了。
  
  “嗯。可以。多少金幣?”
  
  歐陽自然知道這張畫紙不可能是銀幣或者銅幣能賣到的。
  
  “公子滿意就好。這搬尺寸大小的一幅畫,需要四個金幣。”
  
  小伙計回答道。
  
  “好!”
  
  歐陽小川毫不猶豫,伸手一翻,手中便多出四枚金燦燦的金幣來。
  
  “好的,公子。我替你包起來。”
  
  小伙計接過歐陽小川手中的金幣,便小心翼翼的將畫紙再次卷起,并熟練地用絲帶將其扎好,放進一個早已準備好的長條木盒之中。
  
  “多謝!”
  
  接過盒子,歐陽小川道謝一聲,便回身往外走去。
  
  “公子慢走!”
  
  看著歐陽小川漸漸走遠,小伙計這才回身走進店內。
  
  “真是個怪人!家里好像死了人似的,一臉的晦氣。畫同樣的錢賣一張空畫紙回去有何用?烈焰城中還有比我們古家的畫師技藝更高的嘛!真是錢多的沒地花了。”
  
  小伙計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整理著沒來得及整理的店鋪來。
  
  ……
  
  歐陽小川拿著那張包裹好的畫紙徑直回了歐陽家。回到家中便直奔曲圓圓當初居住的房子而去。
  
  推門而入,正廳前方靠墻的位置位置擺放著一張長條石桌,石桌之上放著三只盤子,盤子之內各有一種水果。盤子之前是一香爐,香爐之中的熏香早已燃盡。
  
  在三只盤子之后,是一黑色牌位,上面用金漆書寫著七個大字,慈母曲圓圓之位。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