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剛好遇見夢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廢物脫變

第一百四十四章 廢物脫變

雖然現在歐陽小川的實力有增進了一步,但他知道這遠遠不夠。歐陽小川一直以來,對實力從沒有過大的追求。修煉才氣,無非也是覺得好玩,新鮮罷了。從沒想過實力的強大,可以保護至親之人,保護自己。
  
  而這幾天,歐陽小川第一次有了對實強大力的渴望。他多么希望自己一夜之間便能強大到無人能敵。
  
  這幾日他幾乎不眠不休的作畫,只為了讓自己更強。
  
  “赤老傷勢怎么樣了。”
  
  歐陽小川將口中食物咽下,面無表情,眼神也并未看向第二夢開口問道。
  
  “嗯?!”
  
  “哦!”
  
  “師傅,肩上被刺穿,胸前挨了對手一掌。內臟有所損傷,可能需要調理一段時日。”
  
  “不過,你不用擔心。對師傅來說都是小傷。”
  
  第二夢急忙放下手中畫冊回過神來回話道。
  
  “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歐陽小川忽然抬頭看向第二夢冒出一句牛頭不對馬嘴的話,讓第二夢一時愣神。
  
  第二夢眨巴著眼睛看著歐陽小川眼中流露出的堅定神色,心中一股莫名的暖流覆蓋于全身。
  
  “嗯!”
  
  第二夢愣神過后,臉色突然一紅,急忙低下頭來。耳后的秀發滑落雙肩,遮擋住了她紅潤的臉頰。
  
  ……
  
  “我要為娘親守靈百日。百日之后,我要出去走走。殺母之仇不共戴天,我定要手刃仇人,為母報仇。”
  
  才氣四溢,吹動了第二夢垂下的根根秀發。
  
  第二夢抬起頭,歐陽小川的目光已不在她身上,而是看向了屋外。但眼神中的堅定之色不變。
  
  第二夢張了張嘴,卻又欲言又止。
  
  “你先回去吧!我想盡可能的多作些幻影出來。”
  
  歐陽小川頭也不回地下了逐客令。
  
  “哦!”
  
  第二夢乖巧地站起身來,便要往外走去。
  
  “以后這種事讓下人做就好了。”
  
  歐陽小川說話間,便拿過畫冊攤開在雙膝之上,提筆已作起畫來。
  
  第二夢回頭看了一眼低頭專心的歐陽小川,并未接話便回頭悄悄地離開房間。
  
  ……
  
  歐陽無劍的二夫人生有二女,而歐陽冷月便是其一。至于大女兒歐陽霜兒早已遠嫁到了花都一豪門家中。
  
  這次家中突發變故,歐陽冷月無法避免地被連累了進來。她這次也是受了不輕的傷。白皙無瑕的手臂之上處處傷痕,胸前肋骨有兩根被一掌拍斷。左小腿處被一道劍氣劃過,皮肉翻開如張開的嬰兒小嘴,且遲遲無法愈合。
  
  此時,歐陽冷月的房間里,石床前正坐著那位二夫人。
  
  “月兒,是不是很疼啊!”
  
  二夫人滿臉的心疼之色,關切地問道。
  
  “不疼。”
  
  歐陽冷月干脆地回答道。沒有任何的情緒。好像面前關心她的人不是自己的娘親,而是一個陌生人一般。
  
  好像二夫人也知道自己這個寶貝女兒的性格。對于女兒冷冰冰的語氣也并沒有生氣。
  
  “讓娘親看看你的傷勢。”
  
  說著,二夫人便伸手撩起
  
  歐陽冷月下方的裙擺。
  
  “不要看了,有什么好看的。”
  
  歐陽冷月一把推開二夫人伸過來的手臂。
  
  “那對母子就是個掃把星,看給家族帶來多少禍端。自從那個賤人進了咱歐陽家,外面的人都還指不定在背后怎么嘲笑我歐陽家呢。早就該死了。”
  
  “哼!”
  
  二夫人依然沒有生氣自己的不敬,咒罵道。
  
  “娘親,你不要那么惡毒行不行!誰都能看得出來華家這是借題發揮,有意與我歐陽家過不去。”
  
  “她都死了,你干嘛還要和一個死人爭風吃醋。”
  
  歐陽冷月抬起頭再次冷冰冰道。
  
  “我怎么爭風吃醋了?她配嗎!”
  
  “我這不都是為咱們母女好嘛!”
  
  二夫人急忙反駁道。
  
  “好了,娘親。你也有傷在身。還是回去休息吧!你不用管我,我不會有事的。”
  
  說完,歐陽冷月便躺了下去,背對向床邊二夫人。
  
  “你……”
  
  二夫人想要再說些什么,卻沒能說出口。又看了會自己這個寶貝女兒后,有些生氣且委屈的樣子站起身出了房門。
  
  聽到房門再次關上的聲音后,歐陽冷月再次坐起身來。輕輕撩起自己的裙擺,將小腿上裹著的紗布輕輕打開。那道一寸余長的傷口依然翻開著,露出里面鮮紅的血肉。
  
  歐陽冷月輕輕伸出一根纖纖玉指觸碰了下傷口的邊緣。
  
  “嘶!”
  
  像觸電了一般,歐陽冷月急忙挪開手指。緊皺的眉頭緩緩舒展。
  
  歐陽冷月翻開了下紗布上今日剛換的綠色藥膏后,再次將紗布希好。
  
  劍氣留下的傷口不同于刀劍留下的容易恢復。首先傷口之中殘留的劍氣是很難清除掉的,除非自己實力高于那人。不然只能靠藥物或者名貴丹藥緩慢情理。之后才能如普通劍傷那樣,用藥物治療傷口。
  
  ……
  
  “在歐陽家,在烈焰城,我歐陽冷月是天賦最高之人。沒有之一,永遠沒有。就算你修煉了什么邪術,也不能超越我。”
  
  歐陽冷月眼中閃過一抹寒光。冷冷地自語道。
  
  歐陽小川突然從一個廢物變得實力驚人,并且那次竟然引動天象異變。這讓一向高傲的歐陽冷月心里開始不舒服起來。
  
  而前些天歐陽小川所展現的能力,明顯是有了新的提升。歐陽冷月感到一絲絲的威脅,烈焰城第一天才寶座的威脅。
  
  其實,歐陽冷月最近也沒閑著。自從那日看到歐陽小川怪異的能力后,便閉門不出,專心修煉起來。本來就已經是武者巔峰的她,竟然真的在短短數十天內突破了境界,躋身于初級武士的行列。
  
  以不到二十歲的年紀便已是武士,確實在眾多武修之人之中,已經稱得上妖孽了。自己的二哥歐陽景峰比她年長十歲,也不過是剛剛晉升中級武士而已。
  
  歐陽冷月其實是有一位師傅的,據說是一位獨臂女子,自稱獨臂逍遙姑。所以,歐陽冷月不稱其胃師傅,而是稱其為姑姑。
  
  而自從歐陽冷月跟隨這位獨臂女后,直到現在,歐陽家的人從沒有人見過她這位師傅。包括歐陽無劍。甚至連歐陽冷月自己都沒見過師傅的真正容貌。因為獨臂女時常是白紗遮面。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