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洪荒之蚩尤 > 396、圣人伐巫族

396、圣人伐巫族

    后土祖巫見到大家都看著自己,她溫柔一笑,點了點頭。
  
      “哥哥們,我確實找到了一些端倪,想要證道,也是快了!”
  
      后土祖巫說完,眼神不著痕跡的看向蚩尤。
  
      而此時蚩尤臉色大變,他的眼神與后土祖巫相對,立刻想起了什么。
  
      蚩尤心思電轉,他清楚后土祖巫的證道之路,但是現在他根本沒有什么辦法解決。
  
      讓后土身化輪回,或許真的是巫族破局的唯一生路。
  
      “哈哈哈,我巫族有父神庇護,怎么可能會被妖族打敗!只要后土妹妹證道,日后妖族照樣不是我們的對手!”
  
      共工祖巫也站了起來,他手舞足蹈,顯得很是開心。
  
      其他祖巫此時也都紛紛點頭,他們也同樣看好后土祖巫,只要后土祖巫證道成功,他們巫族的局面就能徹底的穩定住。
  
      十二祖巫各個心頭歡喜,就連后土祖巫也不知自己將來要隕落的事情。
  
      唯獨蚩尤強顏歡笑,他在心中向著對策,又在盤算要怎么和后土祖巫坦白這件事情。
  
      自從曦和仙子隕落之后,蚩尤和后土祖巫之間的聯系越來越少。
  
      這似乎是蚩尤和后土兩個人都在刻意的躲避,不愿和對方有過多的接觸。
  
      但是直到現在,蚩尤才發現自己似乎錯了。
  
      巫族之中一片歡騰,而蓬萊仙島妖皇帝俊卻煩悶不已。
  
      鸞媧娘娘證道,而且招妖幡還在對方手中,現在蓬萊仙島的妖族已經開始叛逃。
  
      很多妖兵偷偷摸摸的離開蓬萊,加入到了鸞媧娘娘的麾下。
  
      鸞媧娘娘對這些妖族完全接納,這更加增添了蓬萊妖族叛逃的氣焰。
  
      即便帝俊斬殺了大量的逃兵,但根本沒有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
  
      “我何時才能證道!”
  
      帝俊在太陽神宮之中咆哮,他甩手砸碎一株玉樹,這先天靈根此時在他眼中顯得十分礙眼。
  
      “大哥,證道之事急不得,咱們已經隱忍了無數年,這一時,還不能忍嗎?”
  
      太一急忙勸慰帝俊,害怕他心思浮動,從而動搖道心。
  
      帝俊畢竟是有大氣運之輩,即便是殺妻滅子之恨,他都可以深藏心底。
  
      “二弟,你說的對,鸞媧娘娘證道,我們同樣有機會,只要不放棄,早晚有一天,你我也將成為圣人至尊!”
  
      修行路遠,帝俊并非經不起風浪艱險,他的道心同樣是鋼澆鐵筑,不可動搖。
  
      太一此時點頭不已,“大哥,如果鸞媧娘娘對不周山用兵,咱們是不是要從中協助?”。
  
      妖族雖然分裂,但是他們之間沒有根本的沖突和矛盾。
  
      反而是巫族,他們是帝俊和鸞媧共同的敵人。
  
      面對這個問題,帝俊也陷入沉思之中。
  
      畢竟現在鸞媧和帝俊已經分裂,如果他們協助鸞媧娘娘,那就相當于是在向鸞媧娘娘示好。
  
      這讓身為一方王者的帝俊,很難做出這個決定。
  
      “若是到時候鸞媧娘娘進攻巫族,咱們肯定要一起協助,不過到時候需要伺機而動!”
  
      帝俊身為妖皇,很多時候他的選擇都要經過深思熟慮,然后才能做出正確的抉擇。
  
      現在看來,在進攻巫族的事情,帝俊再一次做對了選擇。
  
      他把自己的顏面放在后面,選擇了先滅掉巫族。
  
      整個洪荒世界都因為鸞媧娘娘的證道被攪得風云變換,巫族一方當先從東海之地撤了回來。
  
      東海龍宮變成了一片荒蕪的廢墟,被一些海中的零散水族占據。
  
      而玄州仙島也被蚩尤再次收回,駐扎在仙島的玄冥祖巫,強良祖巫,他們紛紛回到不周山腳下,準備固守不周山。
  
      鸞媧娘娘成圣,如果她想要各個擊破,突襲東海之地,那就勢必會斬殺一二個祖巫。
  
      若是十二祖巫出了缺少一兩個,巫族現在最大的依仗,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就無法布置出來,到時候這就是一個連鎖反應。
  
      但是巫族撤離東海龍宮之后,共工祖巫心里卻十分難受。
  
      他已經在東海龍宮經營了無數年月,那里被他注入了太多的心血,現在鸞媧娘娘證道,巫族立刻就決定放棄東海。
  
      雖然共工祖巫知道這是為了大局,但他的心里卻依然有些不舍和難受。
  
      回到不周山腳下,這里靈氣濃郁無比,可水靈之氣卻十分稀少,這讓掌握水之法則的共工更加憋屈起來。
  
      在共工祖巫看來,巫族不戰而退,甚至放棄了他經營多年的東海,這就是完全沒有考慮他的感受。
  
      郁悶的共工祖巫呆在不周山,他的修為在這種情況下根本無法突破,這樣一來就像是一個惡心循環,讓共工的狀態越來越差。
  
      就在巫族緊張布置對策之時,鸞媧圣人也終于出關,她不遠讓巫族活的太久,因此她立刻就帶著妖族撲殺而來。
  
      那被鸞媧娘娘放在仙島的人族,在這數百年的時間里迅速發展壯大起來。
  
      當鸞媧娘娘看到那數百萬的人族之時,她的心頭也閃過一絲驚訝。
  
      人族的繁衍能力實在太強,區區數百年時間,就從三萬余眾發展到了百萬之眾。
  
      這固然是因為在圣人的庇護之下無人敢對人族出手,但同樣也是因為人族的生育能力實在太強大。
  
      看著面前的百萬人族,鸞媧娘娘十分滿意,雖然人族的實力普遍低下,但鸞媧娘娘帶著他們也沒打算讓他們出手。
  
      有了這百萬人族,鸞媧娘娘一方的聲勢勢必更大,而鸞媧娘娘在意的正是這一點。
  
      若是再過百年千年,只怕人族會發展的漫山遍野都是,到時候就大有鋪天蓋地之勢。
  
      鸞媧娘娘點頭說道:“現在人族已經有百萬之眾,分出一半的人手,和我一起進攻不周山巫族!”。
  
      這些人族都是第一批人類的后代,他們雖然資質稍差,但在這洪荒世界當中,也已經全部進入了天仙以的境界。
  
      鸞媧娘娘整合妖族,然后又帶著人族,兩方合兵一處,浩浩蕩蕩的向著不周山腳下而去。
  
      妖族主動開戰,鸞媧娘娘以圣人至尊帶領大軍,一時間洪荒之中再次熱鬧一起來。
  
      無邊劫氣醞釀,一場生死大決戰轟然爆發!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