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崇禎竊聽系統 > 552 破釜沉舟之戰

552 破釜沉舟之戰

    崇禎竊聽系統正文卷552破釜沉舟之戰明軍這到底是什么情況,不打遼陽了?這怎么可以這樣!
  
      無視遼陽將近三萬大清軍隊,直接以騎兵突襲盛京,不管怎么樣,那可是盛京,怎么可能突襲得手?
  
      而且一旦僵持的話,騎軍不可能隨身帶多少干糧,又能堅持幾天?就地劫掠的話,城外能吃的,早就被大清軍民掘地三尺,能吃得早刮干刮凈,明軍糧草又如何能得到補充?
  
      明軍絕對不傻,特別還是明國那狗皇帝帶著他的御林軍來了!多鐸想到這點,就立刻抬頭看向鞍山驛堡方向,同時眼睛睜得大大的,就好像想穿過漫天的塵土,穿過空間的限制,看到他想要看到的情況。
  
      雖然看不到任何東西,不過多鐸心中敢肯定,明國狗皇帝絕對不會只派出騎軍來攻打大清!
  
      路過遼陽的明國騎軍,絕對有兩萬以上。如此一來,根據之前的經驗,那步軍至少要有五萬了吧?這么多兵力,明國狗皇帝這是要滅了大清啊!
  
      想明白了這一點,多鐸心中明白,遼陽是肯定守不住的,哪怕糧草充足也是守不住的。
  
      于是,他立刻大聲吼道:“立刻傳本王軍令,全軍飽餐一頓,準備突圍!”
  
      如果要是換了以前,能飽餐一頓的話,不知道有多幸福。可是此時,聽到這個軍令的建虜,卻一個個全都滿臉愁容。哪怕他們剛剛還在狂吼亂叫,好像非常兇狠的樣子,可此時卻已經露出了他們的真實情況,一個個憂愁地不行!
  
      飽餐一頓之后,就要突圍,那就說明遼陽城根本守不住。但是,最為關鍵的問題是,城外應該有近萬明國騎軍,就算能突出城去,在明國騎軍的追擊之下,又能逃哪里去?
  
      或者騎軍還能逃掉一些,可是,遼陽城內,就只有三千多騎軍而已,剩下的人怎么辦?
  
      這種情況,又有哪個建虜能樂觀的起來!
  
      原本的話,建虜可不止三千多騎軍的。但是,經過一個冬天,人吃的都沒有,更何況是馬了!就這三千多匹戰馬,還是建虜盡了最大的努力保存了下來的。
  
      還有,就這三千多匹戰馬,也根本不能和城外的明軍戰馬相比。人家都是膘肥體壯,而建虜的呢,不說瘦骨嶙峋吧,至少是不能用膘肥體壯來形容的。就這,雙方騎軍追逐起來的話,又能有多少建虜騎軍能逃出升天?
  
      這個情況,多鐸其實心中非常清楚。因此,他又傳下軍令道:“趁著明國步軍趕到之前,一定要在傍晚時分突圍出去,趁著夜色的掩護,能逃掉多少算多少。要是能逃出去的,等我大清盟友到來之后,再戰明狗!”
  
      從鞍山驛堡到遼陽的官道,早就被建虜破壞的非常嚴重。明國步軍趕路,就算兩條腿的影響小,但是,明軍的糧草輜重呢?火炮呢?這些肯定會耽擱的。原本步軍就算快,也要一天才能趕到的。如今這種情況的話,明國步軍至少要到明天中午,才有可能出現在遼陽城外。
  
      對此,多鐸感覺還算是往高里估計了。因此,全軍飽餐之后養養力氣,然后在傍晚時候突圍,就只是三個門各兩三千騎軍的,根本不可能堵得住如此之多的軍卒逃散。只要躥入山林,沒有步軍追擊的話,騎軍就只能望林興嘆了。
  
      把這些都計劃好了之后,多鐸又把糧倉刮干刮凈,不但讓三萬多人飽餐了一頓,還給他們每個人都發了一些糧食。另外,又在城中布置引火之物。突圍之后,這遼陽城,也是絕對不能留給明國的!
  
      在多鐸的這個打算之下,遼陽城這邊,竟然難得的相安無事。
  
      城外的明國騎軍并沒有攻城打算,只是戒備建虜出城而已;而城里的建虜,也安靜得很。這個時候,其實也應該算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吧!
  
      明國主力騎軍很快就通過了遼陽,隆隆的馬蹄聲,都不再有聽到。
  
      城內的建虜,飽餐一頓之后,全都在抓緊時間消化。回頭等突圍之前,還會再飽餐一頓。不管如何,體力都要恢復到最佳,才有力氣突圍,逃命!
  
      這一次,身為滿清王爺的多鐸,也終于吃到了一頓飽飯。不時看看時辰,一直等到申時一刻左右,他便下令,全軍在遼陽最后飽餐一頓。
  
      等到這一切都差不多之后,多鐸便騎馬巡視大街上滿滿地手拿各式武器的族人。
  
      每個人,都感受著一種窮途末日的悲壯,不對,是絕境求生的悲壯!多鐸搖了下頭,糾正了心中的想法,大聲喊道:“我們大清,太祖十三付盔甲起兵,縱橫遼東無敵手,打得明狗丟盔棄甲,潰不成軍。甚至我大清軍隊,都有四次入關,打得明狗只能遠遠地尾隨而不敢和我大清一戰……”
  
      聽到他提起大清昔日的輝煌,建虜們一個個都陷入了回憶,臉上寫滿了驕傲,還有遺憾。
  
      多鐸還在繼續大聲吼著:“……如今我大清的條件遠好于太祖起兵時候,那個時候都能建功立業,何況現在呢?你們都不要灰心,只要能逃出去,回頭我大清必定能卷土重來,再把明狗打得屁滾尿流!到時候,我們再殺進關去,吃他娘的,搶他娘的,把明狗全部殺光!”
  
      還真別說,在他這么鼓動之下,原本的悲壯,甚至是絕望的建虜,都被他給說得重新熱血沸騰起來。他們一個個覺得王爺說得沒錯,如今的困境再難,難道還難得過太祖起兵時候?既然那個時候都能讓建州女真稱霸遼東,難道以后就能再次稱霸遼東了?
  
      這么想著,這些建虜一個個“吼吼”地回應多鐸,就好像他們立刻就能重振以往的輝煌一般。
  
      他們就沒想過,以前的時候,不是他們多么能打,而是對手太爛!可是如今,他們的對手已經遠非當初可比,他們還能再現輝煌?
  
      多鐸巡視了一圈,甚至還檢查了一番柴火燒城的準備,再看看西邊的天空,心中估算了下,大概還有一個時辰,天就會黑下來。而這一個時辰,大軍用來突圍,時間上應該也是足夠了。如果一個時辰都突圍不出去,那也就沒戲,就活該死在遼陽。
  
      這么想著,忽然,他又心中一動。
  
      多鐸想了起來,多爾袞曾對他說過,兵法上有一種說法,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者說,是叫做破釜沉舟之戰,是最能激發軍隊士氣,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戰力。
  
      記起這個,多鐸的眼珠子一轉,便又有了新的主意。
  
      很快,他的突圍軍令傳下。
  
      頓時,遼陽城的四個城門同時打開,吊橋放下,建虜嗷嗷叫地沖出城門,往城外沖去。
  
      眼下的明國騎軍,只部署在東西北三個城門。因此,這里也有建虜突圍,用意就是拖住明國騎軍,讓主力能夠從無人防守的南門突圍,贏得寶貴的逃入山林的時間。
  
      “殺啊!”
  
      “殺明狗!”
  
      “……”
  
      喊殺聲,特別是建虜,喊得特別響亮。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以前的年代,明軍主守,建虜主攻。
  
      不用說,這個情況之所以能出現,和多鐸的那番講話還是有一定關系的。當然,狗急跳墻的味道,也是很濃的。
  
      還真別說,建虜的這一招,還真得拖住了三處城門的明國騎軍。如果明國騎軍硬要分兵去堵截南門的話,搞不好反而會被建虜吃掉。
  
      城頭上,看著一條長龍沖出城去,多鐸的親衛便連忙提醒道:“主子,得快點走了!”
  
      多鐸聽了,總算露出了一點笑容,當即點點頭道:“放火燒城!”
  
      “……”他的親衛聽了,先是愣了下,而后馬上提醒道:“主子,還有好多大清勇士沒有出城呢!”
  
      “你懂什么!”多鐸聽了,訓斥了他一句,而后或許是心情好一點的原因,就又解釋道,“這叫破釜沉舟,只要城中火勢一起,所有大清勇士就只有往外奮勇沖鋒這一條路。另外明國騎軍看到城內火起,也肯定會想著救火。如此一來,又能為我大清勇士逃出升天贏得寶貴的機會!”
  
      聽到這個解釋,多鐸的親衛不由得恍然大悟,連忙真心地回答道:“主子英明!”
  
      而后,就急忙去傳達多鐸這最后一道軍令了。
  
      原本就已經做好了燒城的準備,因此,只用了片刻時間,遼陽城內的火勢,最先從已經無人的街區開始燒了起來,再向城中其他地方蔓延。
  
      “主子,燒起來了!”多鐸親衛匆匆趕回,向他稟告道,“明狗就算想救火,也不可能。城中水井都被堵死,一時半會肯定用不了!”
  
      多鐸聽了,點點頭道:“好,做得不錯!”
  
      然后,他自然不會再待在城里,便準備下城頭逃命去了。
  
      可就在這時,他的一名親衛忽然驚叫起來:“主子……主子,那……那還是什么?”
  
      多鐸聞聲,不知為何,心中頓時一沉,立刻轉頭,向城外看去。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多鐸頓時又傻了。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