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歸航 > 第一三六節 拼死破枷鎖

第一三六節 拼死破枷鎖

    世家長老拉克申瞪了烏恩奇一眼,面色陰森,目光閃爍,嘴角帶著一絲慘笑。
  
      在一周以前,妮娜帶著烏恩奇從極天臺上突圍不成,掉進了幻火之海。但那時烏恩奇的真實身份并未泄露,所以玉衡世家的大多數人都以為是世家長老特拉為了奪取家主之位,所以才用毒計逼死了癩蛤蟆世子阿萊夫。長老特拉百口莫辯,也不能辯解,因為倘若被開陽世家的家主娜仁托婭知道了,掉進火海里的大癩蛤蟆其實就是前任的開陽世子,玉衡世家頭上的罪名就又多了一樁。
  
      因為無法辯解,又沒有了能去頂罪的大癩蛤蟆,玉衡世家起了內訌。內訌還未平息,矗云諸王又來問責,玉衡世家的人都說癩蛤蟆世子畏罪潛逃不成,投火自盡了。此話雖然不假,但瑤光王查干巴拉堅持稱,活要見人,死要見尸。開陽世家的代理家主娜仁托婭也補充了意見,落入幻火之海,不一定會死,比如她就活著回來了。
  
      如此一來,在一番博弈之后,特拉、拉克申、阿爾斯楞、巴圖他們十七個替罪羊被迫自投于火海之中,步上了癩蛤蟆世子的后塵。落入幻火之海,果然不會被燒死。他們一路追蹤,沒用多久就發現了虛弱的妮娜和跟在她身邊的大癩蛤蟆。
  
      塔拉一口咬定,那只大癩蛤蟆不是阿萊夫,而是奪舍了阿萊夫的烏恩奇,但其余的那十六個人沒有一個人肯信他。前去質問,又怕打草驚蛇,或者被反咬一口。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一路跟蹤著妮娜和烏恩奇,來到了灰城。
  
      灰城里正要拍賣奇異水晶棺,玉衡世家的長老特拉靈機一動,以大衍盤作為誘餌,在其中錄入了法術“靈魂返還”,買通了一個魔族,讓他把大衍盤賣給了識貨的烏恩奇。然后他們又劫走了奇異水晶棺,打破了蘇生水晶,對烏恩奇的身體設下了重重的禁制,只等他上鉤。
  
      如果那只大癩蛤蟆身上的靈魂會被大衍盤中的法術“靈魂返還”送回到這具肉身里,他的身份就被證實了,再也無法狡辯。此計得逞,事實證明,玉衡世家的長老特拉果然沒有說謊話,然而在此時此刻,圍在飛瀑泉附近的其他十六個人,卻全都對這個真相漠不關心。
  
      長老特拉怒視著周圍的人,氣憤的大呼道:“你們怎么都不說話了老夫沒有騙你們,現在你們終于弄清楚究竟誰是忠,誰是奸了吧”
  
      沒有人回話,只有阿爾斯楞對著他嘿嘿的傻笑。
  
      長老特拉指著阿爾斯楞的鼻子怒道:“混小子,你笑什么老夫的臉上長花了嗎”
  
      阿爾斯楞摸摸鼻子說:“嘿嘿,您老人家果然是大好人,大忠臣。沒有您老跳出來生事,咱們哥十幾位還能好好的活著,你跳出來一頓折騰,咱們現在有肉不能吃,有酒不能喝,有家回不去,有媳婦和兒子也都抱不著了。你還想臉上長花,你怎么不早點得天花呢”
  
      長老特拉被阿爾斯楞嗆得啞口無言,他惱羞成怒,以冰心斗氣凝成凍血劍,要殺了這個敢
  
      說真話的愣貨。阿爾斯楞此時火氣更大,罵口不絕,伸出脖子讓特拉砍。阿爾斯楞撒起潑來,長老特拉反倒不得主意了。
  
      這邊亂作一團,被釘在巨石上的烏恩奇轉著眼睛苦思脫身之策,然而玉衡世家的那些人對他的防范之心極深。烏恩奇剛一動心思,纏在他頭上的鎖魂鈴就鈴音大作,把吵鬧中的玉衡世家之人全都驚擾了。
  
      “那小子又要耍花招了”一位玉衡子嗣大叫道:“快來阻止他”
  
      怎么阻止蓄謀中的花招玉衡世家的眾人相互望了望,剛剛還罵口不絕的阿爾斯楞大步流星的走上前,一記手刀擊在烏恩奇的后腦處。烏恩奇頓時被打暈了,他失去了知覺,花招自然用不成了,鎖魂鈴也安靜了下來。
  
      烏恩奇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午夜,玉衡世家的那些人在飛瀑泉形成的溫水潭旁邊宿營,兩位長老帶著十幾名玉衡子嗣都在安睡,稍遠的地方有兩名玉衡子嗣在守夜,在近處只有愣貨阿爾斯楞靠在釘住烏恩奇的巨石上正昏昏沉沉的打著呼嚕。
  
      烏恩奇皺了皺眉,假如追獵這些家伙們的魔族在此刻夜襲,他就有機會趁亂逃走了,然而很可惜,魔族歷來不在夜間行動,所以烏恩奇也沒有可乘之機。烏恩奇只是略微動了動心思,被鎖魂釘釘住的頭顱就痛得仿佛要炸裂一般,那些惱人的鎖魂鈴再次響了起來,驚醒了在一旁瞌睡著的世家大將阿爾斯楞。
  
      阿爾斯楞聽到鈴響,猛地跳起來,又是一記手刀砍中了烏恩奇的后腦,但這一次烏恩奇沒有昏倒,于是鎖魂鈴繼續響個不停。
  
      阿爾斯楞大怒道:“你這臭小子,沒事兒亂尋思什么你再不消停,老子拿大耳刮子抽你。”
  
      烏恩奇回言道:“你腦袋上要是被釘了十幾跟釘子,你試試能不能安安靜靜的什么都不想你若有種,一掌拍死我,我就安靜了。”
  
      阿爾斯楞狠揍了烏恩奇幾拳,但鎖魂鈴仍在響個不停。想要休息一下養養精神的阿爾斯楞氣得火冒三丈,但烏恩奇的話似乎有些道理,誰全身劇痛也不可能靜下心什么都不想。阿爾斯楞左右瞧了瞧,從衣襟上扯下一幅,撕成布條,將綁在烏恩奇頭頂上的鎖魂鈴系得嚴嚴實實,那兩只能預警的鈴鐺終于再也不響了。
  
      阿爾斯楞對著烏恩奇唾了一口,歪在巨石的旁邊,不一會就沉沉入睡了。
  
      烏恩奇在心中冷笑,強忍著劇痛,趁著鎖魂鈴失效了,極力的思索脫身的辦法。這具身體是他自己的,他嘗試著調動苦練了十余年的斗氣“捍山勁”,然而被鐵鉤挑起來的經脈如同斷了一般,氣息無法貫通。斗氣用不了,烏恩奇又內視其心魂,在他的心魂之側,有造化法所依憑的黑暗所在。在那處黑暗所在里,凝聚著一團明亮的光芒,將烏恩奇的黑暗源力全都排斥一空。
  
      “這個坑爹貨,她還盤踞在我的心里呀”烏恩奇惱火的想:“喂,小坑貨,你爹可要被你害死了”
  
      烏恩奇試
  
      圖與占據了黑暗所在的那團光芒交流,但熾天神侍雅娜伊化成的那團光完全不為所動。烏恩奇吸了吸鼻子,轉動眼珠四下觀瞧,假如想要逃走,他還有一個方法,只是太過冒險。
  
      “留在這里任他們折辱,還不如冒險一搏,大不了一死而已,何況司命判我還能活五年,我一定死不了。”烏恩奇為自己打氣,在心中張狂的大笑道:“魔界的賊天,你聽著,我平生就喜歡莫妮卡,但我就不去見她。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莫妮卡離我已經越來越遠了,我繼續念著她,也只是想吃天鵝肉的一只癩蛤蟆”
  
      只是這樣一想,與烏恩奇的靈魂糾纏在一起的誓言之咒立刻發作了,他的身體急劇的縮小,釘在他頭上的鎖魂釘一根一根的掉了下來,釘住他的手和腳的鐵釘撕開了他四肢的骨骼,鉤住他筋脈的鐵鉤被強行拽脫了,鐵索滑落,掉在地面,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所幸倚在旁邊的阿爾斯楞罵了一句夢話,又迷迷糊糊的繼續熟睡了。
  
      癩蛤蟆烏恩奇痛得呲牙咧嘴,只覺得喉嚨中又腥又甜,腥的是血的滋味,甜的大概是腦漿的味道,但不管怎么說,烏恩奇終于脫離了禁錮。癩蛤蟆烏恩奇用兩只小爪子死死的捂住正在往出淌腦漿的頭顱,掙扎著爬向水潭,翻身跳了進去,在水潭中找了一處隱蔽的石縫,鉆進其中。
  
      鮮血和腦漿仍在往外冒,烏恩奇估摸了一下,照這樣下去他必定會死在這處溫泉里。烏恩奇咬了咬牙,按照先驅者斗氣的法門,運起了蘇生靈氣。在這具身體里,本來就蘊含著斗氣,而且匯成了氣海,烏恩奇的斗氣無法調用,完全就是因為雅娜伊化身的那團光,在他的心魂中作祟。但先驅者斗氣有一個特點,它不走經脈,也不走心,它只是一股矢志不回與靈魂同在的剛強之氣。
  
      烏恩奇按照先驅者斗氣的法門調用他身上一直偃旗息鼓的磅礴斗氣,他原本修煉的“捍山勁”斗氣便源源不斷的從丹田處的氣海中涌出來,盡數轉化成了更為剛勁的先驅者斗氣。
  
      雄渾剛勁的先驅者斗氣不斷的轉化出來,閃爍著晶瑩的藍光。至剛的本質,可以演化成無數種神妙又片面的功效,好比一體可以有無數個面。蘇生靈氣便是先驅者斗氣最容易展現出來的那一面,它將剛強之志展現為強韌的生命力,以匪夷所思的治療效果,急速的治愈著癩蛤蟆烏恩奇殘破不堪近乎瀕死的身體。
  
      在蘇生靈氣的籠罩下,烏恩奇的肌肉和筋脈飛速的生長和愈合,斷裂的骨骼正在緩緩的復位和再生,身體的狀況飛速的好轉,體內的先驅者斗氣運轉起來也愈發的自如通暢。
  
      在癩蛤蟆烏恩奇的身上,晶瑩的藍光中漸漸的透出火紅的顏色,但氣海中的捍山勁斗氣,仍然在不斷的轉化成先驅者斗氣,先驅者斗氣周天運轉,越運越強,越演越烈,由強韌化作剛猛,由水屬性的蘇生靈氣轉化成了火屬性的真元霸氣,仍在毫不停歇的繼續的演化。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