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葉修文最后的底牌!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葉修文最后的底牌!

    葉修文這邊,與燕王的戰斗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而另外一處的戰爭,卻幾乎接近了尾聲。
  
      在葉修文與燕王交手的時候,留下了一個人,與一頭怪物。
  
      而這一個人便是彩蝶,怪物自然是金剛。
  
      而葉修文為什么這么做?就是要在燕王沒有察覺之前,殲滅他的有生力量,而且特別是他手下的靈元境高手。
  
      這對于彩蝶與金剛而言,根本不算難事,僅是三下五除二,便將那些黑衣殺手中的高手給干掉了。
  
      大明國軍隊這邊勝局已定,而此時彩蝶則拍了一下金剛,兩個人悄悄的爬在廢墟的邊緣向里面看,就跟小偷一樣。
  
      因為葉修文曾經與彩蝶說過,今日能不能殺燕王,都要看彩蝶與金剛的了。
  
      燕王著實難以對付,傳說境的高手,擁有半仙之體,倘若不是同樣是傳奇境的高手,誰又能殺死這樣的人物?
  
      但是葉修文,就是要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所以,他提前定下了計策,讓彩蝶與金剛掩藏好,只等燕王露出破綻。
  
      而且,這件事,他連道明祖師,與烈龍都沒有說,為的就是怕他們在這一戰中,不能全力以赴。
  
      這人啊,一旦有了退路,就會畏首畏尾,總會想著那退路。所以葉修文這一次,并沒有跟他們講明自己全部的計劃。只是讓烈龍與道明祖師消耗燕王,自己作為最后的殺手锏。
  
      但是又在戰斗中刻意打破之前的計劃,令道明祖師與烈龍措手不及,只能跟著他一連串的猛攻,猛殺。
  
      而道明祖師與烈龍自然不知道,其實葉修文依舊暗藏著至關重要的一張底牌。
  
      ..............................................................
  
      嗡!
  
      轟隆!.......
  
      就在燕王爆發自己的力量,將道明祖師與烈龍同時擊潰的時候,葉修文的滅天長矛,也積蓄滿了能量,被葉修文再度刺向了燕王。
  
      但這一次,燕王早有準備,浩瀚的真氣在空中凝聚成為一面雷電組成的盾牌,擋在自己的面前。
  
      那盾牌有三丈高下,一丈五寬,將燕王的身體遮住。
  
      可怕的雷電之力,形成一條條雷蛇,在盾牌上翻滾。
  
      此刻,葉修文的槍芒到了,正面撞擊在了燕王的雷霆之盾上面。可怕的能量波動,直接便炸裂了,宛若一股極強的水流射在了石壁之上一樣。
  
      槍芒迸濺,向四處亂射。那些墜落在地的槍芒,直接碾碎了大地。
  
      大地便宛若被鋼刀切割過一樣,邊緣十分的齊整。
  
      轟!轟隆!......
  
      切割的大地之下傳來猛烈的炸響,可怕的能量爆發了出來,將原本就已經千瘡百孔的大地再度炸的七零八落。
  
      一切都太可怕了,因為這看上去,似乎非人力所能為。
  
      但是更加可怕的卻是那燕王。燕王的實力雄厚,雷霆之盾不僅毫無損傷不說,竟然頂著葉修文的槍芒,向葉修文碾壓而去。
  
      “傳說境的高手,果然不好對付。”
  
      葉修文心中暗道,因為在燕王全力爆發之后,他的滅天長矛,也就顯得沒有那么強悍了。
  
      仙器雖然可以傷到傳說境的高手。但是倘若傳說境的高手全力施為,那么這仙器,也只能作為一種手段,而不能作為必勝的利器。
  
      換種說法,或許更好理解一些。靈元境的高手,在滅天長矛的面前,要低上一等。
  
      因為仙器是傳說境的武器,但靈元境的武者,也僅是凡人而已。
  
      所以,仙器一出,靈元境的高手,十九八九是擋不住的。
  
      但是傳說境的高手,那就不同了。傳說境的高手,是與仙器平級的。
  
      而如此一來,仙器自然沒有那么容易將傳說境的武者重創。
  
      而此時,更是因為燕王乃是傳說境的高手,而備受壓制。
  
      葉修文的槍芒被壓制住了,燕王右手推著雷電盾牌,向葉修文直沖了過去。
  
      刷刷刷!
  
      但是在這與此同時,月兒也出手了,她五指搭在弓弦之上,金色的箭棘便一根根的生成。
  
      箭棘飛出,在空中竟然劃出一個漂亮的弧線射向燕王。
  
      燕王不以為意,僅是左手拍出,十幾個光球應運而生。
  
      那光球圍著燕王亂轉,將月兒射來的羽箭盡數擋下。
  
      所以由此可見,這燕王不僅武功高強,而且智慧過人。并且臨敵的經驗十分的豐富。
  
      葉修文的仙器,攻擊力驚人,他便借助真氣化作一方盾牌。而月兒的青蛇射出的羽箭威力就沒有那么大,他便借助真氣化作一團團如同盤子一般大小的雷電光球。
  
      那羽箭打在雷電的光球上,那光球會被擊退,但是卻并不潰散,在被擊退后,便會再度飛回去,迎接下一支羽箭。
  
      而如此一來,月兒的羽箭雖然看似宛若飛蝗一樣,但是卻根本射不到燕王的身上。
  
      月兒感覺到好氣,眼見葉修文的槍芒正在減弱,自己卻幫不上半分。
  
      而也正在這時,鳶兒的寶劍再出,真氣隨同凍氣凝聚成為一支巨劍,沖天而起。
  
      巨劍高達三十多丈,宛若水晶相仿。
  
      “斬!”
  
      鳶兒厲喝,凍氣所凝的巨劍以力劈華山之勢,向燕王斬落。
  
      燕王蹙眉,因為這世間最難對付的兩種五行屬性,便是雷電與冰凍。
  
      冰凍與雷電一樣,雷電可以麻痹一個人的神經,而冰凍,卻可以將一個人整個身體變的僵硬。
  
      所以倘若沒有絕對的把握,沒有人愿意得罪擁有這兩種屬性的武者。
  
      當然了。身為傳說境的燕王,也不會怕了鳶兒的凍氣。因為他真氣的五行屬性可是雷電。
  
      “哼,不自量力!”
  
      燕王冷哼,左腳一踏,周身的雷電之力暴漲而起。狂暴的雷電在他的身體之上形成了雷電的領域。
  
      轟隆!
  
      與此同時,鳶兒的冰凍之劍到了,重重的砸在了雷電的領域之上。
  
      撞擊發出轟鳴,鳶兒的劍斬入燕王雷電領域將近三米,被逼停了下來。
  
      那雷電,就宛若一把把鋼刀一樣,以每秒鐘數萬次的斬擊鳶兒的冰雪巨劍。
  
      巨劍須臾間崩碎,顯然以鳶兒的實力,即便手持仙器,也無法與燕王正面抗衡,月兒這一招,被燕王輕易的化解了!......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