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明朝敗家子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父子相聚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父子相聚

    邱靜手中的放大鏡,啪嗒一下落在了地上,而后……摔了個粉碎。?  ?火然文??ww?w?.r?a?n?w?e?na`com
  
      他張大著下巴,一臉錯愕。
  
      代王……被圍了。
  
      這可是大明的親王,沒有圣上旨意,誰敢造次?
  
      邱靜雖然覺得,代王這些日子的行為,很是可疑,可作為地方鎮守,他萬萬不敢去想代王的事。
  
      天知道這代王殿下會不會仗著天潢貴胄的身份,去狀告自己。
  
      任何臣子,對于宗親之事,都是極為忌諱的。
  
      可現在……不但多了一份圣旨,而且轉眼之間,代王府,被人家抄了。
  
      這……
  
      “為首的,乃是皇孫,還有……魯國公之孫、齊國公之子、魏國公之孫、陳留候之子……”
  
      “呀……”昌樂侯邱靜聽到一個個耳熟能詳的名字,這些人的爹娘,他都認得。
  
      何況,還有皇孫。
  
      對了,魯國公、齊國公……這……這不能招惹的,尤其是齊國公,這家伙睚眥必報,哼,想當初,若不是先祖在土木堡,將他的祖父背出來,會有他們父子的今日,可怎么樣呢?他還騙老子買房。
  
      狗都不如的東西。
  
      魏國公……
  
      邱靜心里咯噔一下,當初自己的先祖,乃是開國功臣,當初,就是在魏國公徐達的麾下效力,一百多年前,自己的祖先見到了魏國公徐達,是要行跪禮的……這……
  
      可是……這是代王殿下啊。
  
      邱靜回頭,又看圣旨,想哭。
  
      “他們怎么說的?”
  
      “說是……代王謀反,奉旨捉拿代王,其余人不論,無關人等,更不可多嘴。”
  
      邱靜打了個寒顫。
  
      代王謀反了……
  
      這下要糟了,代王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謀反,自己竟是后知后覺,會不會有連帶的責任?
  
      他忍不住道:“有陛下下旨捉拿代王殿下的旨意嗎?”
  
      “這……”這親衛一臉為難。
  
      邱靜有點懵。
  
      人生啊……真是起伏不定。
  
      自己好不容易,混了個鎮守大同的職責,這日子,也算是有滋有味,算是沒有辱沒自己的祖先。
  
      否則,你看看英國公,那是何等尊貴的身份,可又如何?
  
      只是……
  
      現在……該怎么辦?
  
      “沒有圣旨捉拿親王,這,你去求見一下皇孫……”
  
      “侯爺,小人怎么見得著哪,皇孫多半,看都懶得看卑下一眼。”
  
      有道理!
  
      可是……
  
      邱靜又犯難了。
  
      自己不能去,自己得留有一點余地,若是直接去見了,人家雙手一攤,就是沒有圣旨,他就是想要拿人,怎么辦?
  
      得罪皇孫,將來自己的兒孫們怎么辦?
  
      對這件事視而不見……若是宮中根本沒有這個意思,朝廷怎么會處罰皇孫,十之**,自己要去做替罪羊。
  
      邱靜……想死。
  
      “報……”
  
      就在邱靜心亂如麻之時。
  
      卻突然……又有人匆匆而來。
  
      “侯爺,侯爺……圣旨,有圣旨……太子殿下和齊國公來了咱們大同,拿著圣旨來了。”
  
      圣旨……
  
      又是圣旨。
  
      “取來,我看看。”
  
      那人忙是將得到的圣旨敬上。
  
      邱靜將圣旨攤開,一看,上頭卻是說,皇孫帶正德衛貿然至大同,此孫頑劣,特命太子前來大同管束,大同軍鎮上下人等,俱為太子殿下節制……
  
      呼……
  
      “放大鏡……”
  
      邱靜下意識的念了一句。
  
      有書吏去取了一副新的放大鏡來,邱靜貓著身子,拿著放大鏡檢驗著這份圣旨……
  
      而后……
  
      他有點懵了。
  
      臥槽……
  
      這圣旨,怎么看,都像真的呀。
  
      可問題在于,哪一份圣旨,才是真的?
  
      若是前一份是真的,皇孫是奉旨而來,怎么第二份,又說他頑劣,所以太子是來教訓兒子的。
  
      可若是第二份是真的,那么第一份……
  
      邱靜腦子有點亂,他癱坐在了官帽椅上,對著房梁楞楞出神。
  
      那校尉道:“侯爺,侯爺……您說,太子殿下來了,都進了城,咱們是不是,趕緊去迎接一下……”
  
      “別說話。”癱坐在椅子上的昌樂侯邱靜沉默了老半晌:“不要去接,也不要去理,大同天塌下來,和老子也沒關系了,他娘的,時局不明,這水太深,不是我們能摻和的了的。不予理會,這就是玩忽職守,玩忽職守,還能保住自己的人頭。可若是摻和進去,天知道最后成了哪位大爺的替罪羔羊,這鍋,老夫背不起,怕了,怕了。”
  
      擺擺手,站起來:“老夫病了,病得很重,請大夫來。”
  
      ………………
  
      朱厚照和方繼藩心急火燎的入了大同,帶著缺德衛,抵達了代王府的時候,卻見外頭,早已被一隊隊兵馬圍住,這些人,個個龍精虎猛的樣子,雖許多人臟兮兮的,卻是抬頭挺胸,殺氣騰騰。
  
      缺德衛和他們一比,就如狗x一般。
  
      朱厚照下馬:“朱載墨那狗兒子呢,老方,走!噢,對了,代王呢?”
  
      他卻被幾個人攔住,厲聲大喝:“何人?”
  
      朱厚照樂了:“我是朱載墨他爹,你說本宮是誰?”
  
      那人沉默了片刻:“不知道。”
  
      朱厚照為之氣結。
  
      方繼藩在旁道:“不要沒規矩,這是太子殿下,快去通報。”
  
      好在,太子殿下,大家卻是知道的。
  
      有人忙是去通報,片刻之后,一群少年便出來。。
  
      為首之人,自是朱載墨。
  
      朱載墨帶著眾少年拜下:“孩兒見過父親,見過恩師。”
  
      朱厚照哈哈大笑:“小子,你竟是拿住了代王,來來來,將代王那狗東西拖來,給本宮掌掌眼,這個時候,還敢造反的狗東西,膽子不小,本宮還真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父親,已經下獄了,不日就要押送京師。”
  
      朱厚照有些惱恨,他很不得那代王再反一次,兒子出了老子的風頭,這算個什么事?
  
      當然,朱厚照得顯得大度,他狠狠一拍朱載墨的肩:“不錯,與乃父之風啊,為父沒有白疼你一場。”
  
      朱載墨沉默,沒有應和。
  
      仿佛,對于沒有白疼一場,他心里,頗有幾分……不太認同。
  
      想了想,他道:“這是恩師教導有方。”
  
      方繼藩聽到這句話,心里舒坦無比,載墨還是很有良心的。
  
      隨后,方繼藩怒瞪了方正卿一眼:“狗東西,你看做的好事!”
  
      方正卿一臉怯弱的看著父親,戰戰兢兢:“兒子不是狗東西,徐鵬舉才是。”
  
      “……”
  
      朱載墨忙道:“恩師,這一次,是正卿立下了汗馬功勞,否則,只怕代王現在還逍遙法外。”
  
      說著,他如數家珍一般,講起方正卿如何斬殺陳彥,又如何率先殺入王府,如何擒拿代王。
  
      這家伙,竟是口才不錯,說的波瀾壯闊,聽的方繼藩血脈噴張,他下意識的不斷的偷偷看方正卿,方正卿只低著頭,沉默不語。
  
      這……是自己的兒子……
  
      方繼藩一臉的詫異。
  
      陳彥乃是名將,他說斬就斬了,還有擒拿代王……
  
      這……難道是方家祖墳真的冒煙了?
  
      方繼藩臉上,驚疑不定,一臉不可置信。
  
      這是大功啊……
  
      憑著這個功勞,自己的兒子,完全可以躺在功勞簿子上,吃他一輩子。老朱家想不養著,那都是喪盡天良。
  
      朱厚照聽著,忍不住流著哈喇子。
  
      此時,才真正的開始去打量方正卿了。
  
      他一直認為,自己的外甥,繼承了方繼藩的性子,好吃懶做,還怕死。
  
      可現在看來……滿不是這么一回事。
  
      朱厚照上前去,拍著方正卿的肩:“所謂英雄識英雄,正卿有出息了啊,不錯,不錯!”
  
      他眉飛色舞,方正卿卻是結結巴巴的道:“還有一件事……”
  
      方繼藩此時得意非凡。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嘛,且還是親的。
  
      方繼藩溫和的道:“還有何事,一并和為父說。有什么事,萬萬不可隱瞞,我看你支支吾吾的,一定做了什么壞事吧。”
  
      “在和代王衛決戰時……”方正卿小心翼翼:“為了激勵將士,所有的將士,都賞賜舊城靠近站臺的一套方三十丈房子……所以……只怕父親……得拿出五百多套房來……噢,還有我方才不小心,將徐鵬舉,打哭了,還有……沒了。”
  
      方繼藩臉上的笑容,微微有點僵硬,可笑容還是要繼續下去,他點點頭:“這是理所應當,錢財能身外之物,只要能看到你們能夠建功立業,為父心里,也就踏實了。不對,你上一句說什么?”
  
      “為了激勵將士……”方正卿道。
  
      方繼藩微笑,搖頭:“再下一句。”
  
      方正卿見父親沒有生氣,臉色倒是好看了許多,道:“我將徐鵬舉打哭了。”
  
      方繼藩頓時,臉上如怒目金剛,鐵青著臉怒喝道:“狗一樣的東西,真是越大,就越沒有王法了,徐鵬舉是你打的嗎?他……他這么善良,你竟打他,你今日打他,明日是不是還要無君無父,還要打我不成?今日不打死你這敗家玩意,我方繼藩的名字,倒過來寫,教你知道,什么叫做規矩,什么叫做家風,為父的錢,不,為父的臉,都被你這狗東西……丟盡了!”
  
      ……………………
  
      睡了,同學們,晚安。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