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璀璨仙途 >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四兄弟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四兄弟

    “就憑你還差了那么一點。”
          水風晨看著氣勢已經到達了頂點的恢復,依舊是眼神淡漠的搖了搖頭,很平靜的說道,“說實話你這點實力在我眼里還真是有些不夠看的。”
          “我在這附近這么多年了,你還是第一個說我實力不夠看的。”
          灰狐怒極反笑,隨后對著水風晨說道,“就你這種小身板是能打一百個。”
          話還沒說完,灰狐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飛了起來,眼前的景色進行了好一陣變換。
          “這是怎么回事?”
          灰狐大吃了一驚,隨后努力的想要控制身體,讓自己恢復到正常。但是事與愿違,他此時已經在空中飛了起來。
          哐當一聲,灰狐的身體從天空之中落了下來,直接砸出了一個大坑。
          “看起來你的實力也不怎么樣嘛,怎么也碰不到我呢?”
          水風晨看著灰狐從地面上灰頭土臉的爬了起來,不由得有些戲謔的說道。
          “你用了什么陰險的手段?”
          灰狐使勁的晃了晃腦袋,感到稍微清醒了一些之后,對著水風晨問道。
          “雕蟲小技而已,不值一提。”
          水風晨說道。
          “你這個小王八蛋,給我去死吧!”
          灰狐不在理會水風晨調侃它的話,隨后它直接就沖了過來。
          “我都說了你不行怎么還不相信呢?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水風晨有些無奈的看著向自己沖過來的灰狐,隨后隨手一巴掌就將它拍倒在了地上……
          “服不服?”
          水風晨斜著眼看著灰狐問道。
          “不服!”
          灰狐一咬牙就爬了起來,隨后準備再次向著水風晨沖了過去。
          水風晨又是一巴掌將他拍倒在了地上。
          “還不服?”
          “不服!”
          啪的一聲,灰狐又倒在了地上。
          如此經過了幾個來回之后,灰狐氣喘吁吁的倒在了地上,在他的旁邊還站著一臉愜意的水風晨。
          “你還別說,你這個人雖然是借了一點,但還真是挺禁打的,我手都打的有點疼了。”
          水風晨揉了揉有些發紅的右手說道,
          “我是不會放了你的,你給我等著。”
          灰狐趴在地上氣喘吁吁的說道,他此刻渾身上下都十分的疼,水風晨的巴掌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住的。
          “你還敢跟我頂嘴,是不是沒挨夠打?”
          水風晨照著灰狐的頭頂就是一巴掌,隨后兇狠的說道,“是不是老子打你打輕了?”
          兩個人剛才說話的時候,那位帶著水風晨來到這里的老者已經看的驚呆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在他們這里原先十分厲害的灰狐,在這個看似十分年輕的小子手里,竟然只是像一個玩具一樣,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 
          “你還有沒有什么同伙了?”
          水風晨對著趴在地上的灰狐問道。
          “我還有三個兄弟,如果把他們叫來的話,你今天必定死在這里。”
          灰狐的眼中露出了仇恨的光芒,雖然水風晨剛才打他的時候并沒有下狠手,但是那種折磨的感覺確實讓他永遠的記在了心里。
          “呵呵,還有四個兄弟?”
          水風晨說道,“所以也就是你們四個一直在這個地方欺負這里的百姓是吧?”
          “他們能夠為我們四兄弟服務是他們的榮幸,難道他們還敢有任何不滿嗎?”
          灰狐先是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旁邊那個瑟瑟發抖的老者一眼,最后用一種驕傲的語氣說道,“我們四兄弟能夠留他們一命就已經很不錯了。”
          “合著你還挺驕傲的是吧?”
          水風晨沒有任何猶豫的對著灰狐的腦袋又來了一巴掌,“我給你一個機會,把你其他的兄弟都叫到這里來,我看看你們到底能翻出什么浪來。”
          “這可是你說的,你別后悔。”
          灰狐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先是抖了抖身上的灰塵之后,便對著水風晨說道。
          “呵呵,我說的。”
          水風晨有些無所謂的點了點頭,他心里對于這四兄弟還真是沒什么看重,只不過是想順手解決掉這個小村莊的危機而已。
          灰狐先是向遠處走了幾步,然后回過頭來看著水風晨,發現他真的并沒有任何阻攔之后,灰狐邊向著遠處開始撒腿狂奔起來。
          “年輕人,雖然你有一些實力,但是你不能如此大意呀。”
          那個老者看著水風晨竟然真的放走了灰狐,不由得拍著大腿對著水風晨痛心疾首說道。
          “呵呵,老人家你放心吧,他們幾個還成不了什么氣候。”
          水風晨呵呵一笑,隨后便拉著老人延著村莊走了起來。
          在這個村莊之中,那種半人半狐的小孩是隨處可見的。經常可以看到這些衣不遮體的小孩兒,三三兩兩的蹲在一旁。看起來十分的可憐。
          “唉。”
          水風晨有些無奈的看著眼前的景象,雖然這種事情明知道在這個世界之中到處都有,但是在看見的時候還是十分的不舒服。
          “老人家,這些孩子都是沒人要的嗎?”
          水風晨指了指那些站在旁邊的孩子對著這個老者問道。
          “他們大多數都是孤兒,有的父母已經被這那幾個強盜給壓迫致死了。”
          老者苦笑著說道。
          “這樣吧。”
          水風晨看著眼前的這群小孩兒,他先是沉思了一會兒之后,隨后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對著老者說道,“老先生我可能要麻煩你一件事情。”
          “但說無妨。”
          老者趕忙說道。
          水風晨隨后便對著他交代了一些事情,老者聽完之后眼中精光閃閃,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
          而此時在村莊旁邊不遠處的地方,正有這四道煙塵以一個極快的速度前來,正是剛才逃走的灰狐和它的三個兄弟。
          “就是這里啊,剛才就是有一個小子在這里將我給虐了。”
          灰狐一邊前進著,一邊對著另外三個兄弟說道,“你們三個一會兒到了的時候都要小心一點,我總感覺這個小子有點邪門。”
          “他再怎么邪門能搶得過咱們四兄弟聯手?”
          另外一道煙塵說道,他的聲音十分的尖銳,看起來就像用手指劃過玻璃一樣。
          這四個人,來者不善!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