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冤魂索命老邪殤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冤魂索命老邪殤

姚萇的聲音在整個大殿之中回蕩著,震得所有人的耳膜嗡嗡作響,也不知道是酒后吐真言,還是這個絕代的梟雄再一次地運用了蠱惑人心的權謀之術,即使是他的親生兒子,對父皇的這些話,也是難辯真偽,包括趙遷在內,所有的臣子們全都齊聲道:“陛下雄圖,非為外人所知也,萬歲,萬歲,萬萬歲!”
  
  姚萇在說了這些話之后,也許是覺得多年來在心中的郁悶之氣,一吐為快,又或者是看著殿內這些人不知哪個是忠,哪個是奸,他搖了搖頭,嘆了口氣:“罷了,今天是慶功大宴,諸位臣工跟隨朕征戰多年,終于可以喘口氣,不談這些敗興之事,朕今天有些不勝酒力,各位繼續暢飲吧,朕先回了。”
  
  所有的臣子們站起了身,再次拜倒,齊齊地恭送姚萇。
  
  尹緯看了一眼身邊的姚興,低聲道:“太子殿下,可覺得陛下今天有些不尋常呢?”
  
  姚興點了點頭,回道:“是啊,以前父皇是個殺伐果斷,不受任何拘束的人,甚至可以不去理會天神的憤怒,可是今天,卻變得如此多愁善感起來,依尹尚書看,是何原因呢?”
  
  尹緯低聲道:“其實,從上次大敗苻登之后,在營中的對話,就感覺到一些不對勁了,似乎,陛下是在安排身后之事。”
  
  姚興的臉色一變,幾乎要叫出聲來,最后還是左顧右盼了一陣,發現沒人在看向自己這里,才低聲道:“尹尚書,慎言,父皇正當鼎盛之時,怎么會…………”
  
  尹緯搖了搖頭:“畢竟陛下也是年過六旬了,在人前他會顯得強硬,而一些殘酷的手段,也是為了在這個背叛成性,無忠義可言的亂世之中,自保而已,可是今天他提及了阿兄,提及了苻堅,說明他的內心里還是不安,做的那些事情,他也知道人神共憤,但是現在大業初定,也許就會想著這些業報了。”
  
  姚興咬了咬牙:“不管怎么說,他是我的父皇,天下人都可以罵他,但作為兒子,我不可以。”
  
  尹緯嘆了口氣:“所以陛下是有意把惡事壞事都由自己來做,而把好事,積德行善的事交給你,因為,所有的罪惡,會隨著人的離世而結束,但是其他人,還會繼續活下去,大秦的創立,充滿了血腥,陰謀和殘暴,可是以后坐天下,得要人心向善,切不可用這種辦法來治國。陛下已經在為這些事做準備了。”
  
  姚興勾了勾嘴角,看了一眼一邊的趙遷,說道:“是啊,趙御史今天這樣公然頂撞他,要是換了以往,只怕早就斬首了,可是今天卻是可以笑而賞之,父皇看來是要改變風格了,這個時候,作為太子,我應該更加努力地去助他,而不是做別的事情。”
  
  尹緯低聲道:“苻登雖然受到重創,但未消滅,你的幾個皇叔都手握重兵,他們只服陛下,并不一定對太子服氣,如果陛下此時出什么事,只怕是內有紛爭,外有勁敵,一個不留意,陛下辛苦創立的基業,有傾覆之險,還請太子以天下蒼生,關中百姓為念,早作準備。”
  
  姚興嘆了口氣,看著姚萇離去的方向:“此事,等明日父皇酒醒之后,再作商議吧,我愿領兵去平定隴右,消滅苻登,為陛下徹底解決外患,其他的事情,暫時不用多提。”
  
  尹緯的眉頭一皺:“太子,你真正的敵人不是苻登,而是…………”
  
  姚興站起了身,擺了擺手:“尹尚書不必多言,慕容家兄弟子侄爭斗的事情還在眼前,我們姚氏羌族創業不易,當引此為戒!”
  
  他說完,也不再看尹緯一眼,轉身向殿外走去,大殿之中,依舊談笑風生,只是很難有人聽到,尹緯在角落里發出的一聲深深的嘆息。
  
  姚萇睡得很香,很美,自起兵以來,十年光陰,他都沒有睡得這樣香過,這一夜,他夢到了很多人,很多事,他夢到了父親,夢到了兄長,夢到了苻堅,夢到了徐嵩,夢到了苻登,隨著這一個個恩人,仇人,親人的浮現,他的表情也一變再變,時而陰狠,時而純真,時而大笑,時而流淚,直到最后,迷霧之中,一個影子,緩緩地向他走來。
  
  四周都燃燒著熊熊的火焰,姚萇仿佛置身戰場,金鐵交加的聲音,伴隨著喊殺聲與慘叫聲,響成一片,這是姚萇最熟悉的聲音,他感覺自己提著劍,騎著馬,在來回奔馳著,可是這個神秘的影子,始終揮之不去,無論他跑到哪里,都跟著自己,似遠似近,不可捉摸。
  
  姚萇突然一轉身,對著身后的迷霧,大聲吼道:“你到底是誰?為什么陰魂不散地跟著我?出來,出來,出來啊!”
  
  戰火迷霧之中,漸漸地走出了一個影子,是個女人,她的身上,一絲不掛,而脖頸之上,一片血紅,居然,居然是個無頭的尸體,而她的左手,拿著一根長槊,右手,則提著一個血淋淋的腦袋,雜草一般的黑發之下,是一張美麗清秀的臉,可不正是那毛皇后晴秋?
  
  姚萇的身上每個汗毛都豎了起來,他突然厲聲大叫道:“你是人是鬼?!”
  
  毛皇后的腦袋哈哈一笑,突然神色變得異常地堅毅:“姚老邪,你忘恩負義,血債累累,還大言不慚自己是為了關中百姓!你可知道,多少關中百姓因為你而家破人亡,多少家庭因為你而妻離子散!今天,就是我毛晴秋,為所有被你害死的人,討還血債的時候!看槊!”她說著,腦袋上突然秀目圓睜,左手的長槊,沖著姚萇就刺了過來。
  
  姚萇本能地想要躲閃,可是他突然發現自己的雙腿,給緊緊地按在了馬鐙之上,再也動彈不得,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拉著自己的腿,他睜大了眼睛,向下一看,只見一個分為三段的尸體,兩只血手,正緊緊地抓著自己的雙腿,而一張滿是血污的臉,正是那給自己連斬三次的前秦忠臣,胡空堡主徐嵩,厲聲吼道:“姚老邪,你死定啦!”
  
  一聲長槊入體的聲音,伴隨著下腹那里的劇痛,讓姚萇終于吼出了聲:“哎呀媽呀,痛死我了!”
  
  而就在他昏迷過去的一瞬間,苻堅的臉出現在了他的眼前,他的身上裹著荊棘,體無完膚,骨爛筋折,卻是沖著姚萇咧嘴一笑:“姚卿,孤等你等得好苦啊,來吧!孤原諒你!”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