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亮明真身動人心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亮明真身動人心

劉裕看著青龍,心中微微一動,這些話雖然聽起來荒謬之極,倒似曾相識,他想了起來,以前似乎謝安也跟自己說過同樣的話,難道自己真的是給謝安洗腦利用多年而不自知嗎?難道他也和青龍是一樣的人嗎?自從知道謝安的真正身份之后,劉裕還是第一次這樣的沮喪,連心中一向的信念,都有些動搖了。
  
  看著劉裕沉默不語,青龍滿意地點了點頭,他意識到,自己這番話可能讓劉裕聽進去了,他上前一步,看著劉裕的眼睛:“劉裕,你可能沒有意識到你自己的本事,沒有意識到你的使命,終將有一天,你會擔負起整個漢人的希望,成為北伐的關鍵人物,而要有這樣的能力,需要你不斷的修煉,你要拋下你那些無用的仁義,軟弱,愛情,變得心如鐵石,意志如鐵,只有這樣,你才能掃平你身后的所有阻力,戰勝你身前的所有敵人,最終完成大業,青史留名。而我,就是上天派來,對你進行各種磨礪的使者!”
  
  劉裕突然大笑起來,聲音在整個囚室之中回蕩著:“吹,繼續吹,你再吹,說不定我就真信了。要是前玄武大人這樣跟我說,我會感動得哭,恨不得馬上為他去死。可是你?青龍。你這個從我一從軍就開始害我的陰謀家,黑心鬼,我會信你這套鬼話?就是在剛才,你還在用各種手段要我的命,怎么,現在輕飄飄一句對我磨礪和考驗,就想要我忘了對你的仇了?是不是今天你害我不成,后兩場也沒信心了,所以要提前開始拉攏我了?”
  
  青龍的眼中冷芒一閃:“你也太小瞧了老夫,若是想取你性命,我有的是手段,就是黑手黨其他人也無法阻止我,別的不說,單說我能自由出入此牢之中,我就有一萬種辦法取你的命。”
  
  劉裕微微一笑:“我現在只要一招就能取你的命,要不要試試我們誰先死?”
  
  青龍咬了咬牙,無奈地搖了搖頭:“你這副混不吝的無賴潑皮勁兒,還真的讓我又好氣又好笑,罷了,劉裕,我來這里不是為了跟你斗嘴和吵架,只是想讓你知道,你我并不一定需要為敵。也許,我們可以合作聯手。”
  
  劉裕的眼中閃過一絲憤怒:“你先還了鄴城被你害死的上萬兄弟的命來,再來跟我談這件事。”
  
  青龍搖了搖頭:“是慕容垂殺的他們,可是你不照樣跟這位北方霸主也能心平氣和地坐而論天下么,為什么對我就如此苛刻?”
  
  劉裕冷冷地說道:“慕容垂是明面上的敵人,戰場之上,刀劍互殺,各站立場,死生無悔。可你呢?你身為晉人,身為重臣名門,卻是為了一已之私,壞我漢人北伐復國大業,上萬忠良戰士,為大晉浴血打贏了無數戰爭,足以橫行天下的精兵銳士,就給你這樣的毒計害死。你的罪惡,雖千刀萬剮不足以平我恨,雖百死無生不足以告籍他們的在天之靈!”
  
  劉裕越說到后面,越是激動,雙眼血紅,兩拳緊握,幾乎恨不得上去就一下掐死這個萬惡元兇。
  
  青龍靜靜地聽著,眼中的神色沒有一點改變,聽到劉裕說完,連回聲都在牢中來回響動,最終消散之后,他才輕輕地搖了搖頭:“你現在的心情,象極了二十多年前的我,當年的我,也和你一樣,站在黃河邊上,意氣風發,想著馬上就可以建功立業,一統漢家江山了。想著我的名字,可以名垂青史,萬古流芳,會和衛霍之流,諸葛武候等人一起,成為后世永遠的英雄。”
  
  “可是我跟你一樣,遭遇了最信任的人最可怕的背叛,眼睜睜地看著我多年的生死兄弟,一個個倒在胡騎的鐵蹄之下,而我去無力救他們,甚至無法回頭看他們是如何死的,我只有趴在馬背之上,不停地逃跑,不停地逃跑,耳邊聽著他們臨死的慘叫,他們呼喚我救命的最后哀號,而什么也不能做,劉裕,這樣的感覺,你應該也有過吧。”
  
  劉裕沉聲道:“你到底是什么人?難道,你當年參與過桓溫的北伐?”
  
  青龍緩緩地摸上了臉上的面具:“劉裕,我答應過你,只要你贏了格斗,就會讓你看到我更多的事情,你不是一直就想知道我是誰嗎?現在,我就讓你看看,我的真面目。”
  
  劉裕屏住了呼吸,他一向穩定的心跳,也有些加速了,他一動不動地看著青龍,直到那張遍是燒傷,膿血,丑陋如鬼一樣的臉,展現在了他的面前,而一把鹿尾所做的白色須髯,也隨之垂下,過胸及腹。
  
  劉裕本以為可以看到一張陰氣逼人的梟雄,一張保養得極好的世家貴族的臉,在夢中,他無數次咬牙切齒地想過這張臉是什么樣的,但仍然出乎意料之外,居然是一張如此丑陋的臉,伴隨著那喉洞之上一陣陣的吞云吐霧,劉裕突然有些不忍心,嘆道:“看來上次,你真的給燒得不輕啊。”
  
  青龍那嘶啞,如金鐵相交般的聲音緩緩響起:“我沒有你的運氣,有朱雀的靈藥加上慕容蘭的舍身,這輩子,我被黑火所傷,也只能如此了,劉裕,不要以為我能操縱一切人的生死,我自己的生死,也隨時可能給人所操縱,看到我這張臉,看到我現在的模樣,你還會那么恨我嗎?”
  
  劉裕哈哈一笑:“你是想向我裝可憐嗎?就因為你給燒成這樣,我就要原諒你的那些滔天的罪惡?我說過,別說你是給燒得不成人形,就算你萬死,也不能贖你的罪過!”
  
  青龍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落寞之色:“老實說,這輩子最讓我傷痛的,不是那次黑火焚身,而是在枋頭的背叛,那才是刻骨銘心,永生難忘,劉裕,你可知道,我在成為青龍之前,叫什么名字,是何身份?”
  
  劉裕看著青龍那無風自飄的一把白髯,突然心中一動,失聲道:“難道,難道你是傳說中的髯參軍,桓溫的謀主,郗超?”
  
  青龍微微一笑:“正是老夫!”。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