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暗箭傷人幾得手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暗箭傷人幾得手


  孫興說著,猛地一把將劉裕向側面推開,他這一下突然發力,又是勁道極大,就連劉裕也是猝不及防,倒了出去。
  
  就在劉裕的身形摔出去的那一瞬間,他扭頭看向了自己的身后,只見一根通體漆黑,沒有尾翼的弩矢,箭頭泛著藍色的光芒,顯然是給淬了劇毒,而就因為這一推之力,讓他堪堪地閃過了這一下射擊,性命也得以保全。
  
  可是這一箭,卻是深深地扎進了孫興的胸膛,他一張嘴,一口黑血噴出,直接吐到了劉裕的身上,又腥又臭,完全不似平時鮮血的味道,而顏色也變得如同墨汁一般,劉裕的臉色一變,心中暗叫:好厲害的毒!
  
  可是劉裕的眼角余光,已經看到了弩矢的來處,只見燕小二臉上帶著邪邪的微笑,手中拿著那把孫興曾經拼命想撿來的三連步兵弩,一邊奔跑,一邊正在上第二根黑色的弩矢,動作如此快,如此熟練,甚至可以把一般人要用腳踩拉的弩,就這樣兩根手指拉開,而這一動作還是在跑步中完成的,光是這一手技能,劉裕所識的北府軍中能在弓弩上超過他的,就不超過十個,劉裕自己本人也自問玩不了這么好。
  
  但是這個隱藏的殺手做到了,劉裕的心在滴血,他的目光也看到了這個殺手的身后,伏在地上的幾具尸體,那正是留在他身邊的同伴們,為了不讓這些人影響他的暗殺,他在來的路上就把這些人通通擊殺,自己一時大意,只看到眼前的敵人,卻沒有在意自己的身后,釀成大錯,若非孫興舍身救了自己這一下,只怕連自己這回都難逃毒手了。
  
  劉裕一咬牙,虎腰一扭,斬龍大刀提在右手,直接迎著那殺手就沖了上去,中門大開,大刀在頭頂高高地舉起,已經完全置生死于度外了,他的聲音如虎嘯龍吟,在天空打了個炸雷也似,震得那個殺手的耳膜幾乎都要破碎出血:“惡賊,拿命來!”
  
  這個殺手沒有料到劉裕居然如此勇武強悍,選擇了同歸于盡的打法撲向自己,本來劉裕無論往哪個方向躲閃,只要稍稍一動,他就有時間上弦,在這十步不到的距離之上,這一瞬間足夠決定生死,以他這弩矢的毒性,即使是那頭戰象,也能毒死。
  
  但是劉裕何等豐富的戰場經驗,只有這時候用這種拼命的打法,才能有一線生機,這個殺手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恐懼,他萬萬沒有料到,這個世上竟然有人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眼看劉裕這一下旋身暴沖,離自己已經不到五步了,他匆忙地扣下了弩機上的扳機,一矢擊出,順手把手上的弩向著劉裕一擲,而奔踏向前的前足一點地,足尖猛地發力,身體卻是向后彈去,一個燕子抄水,就要以最快的速度逃離。
  
  這一下的射擊,因為殺手早存了逃離之心,沒有穩住,在擊發的時候輕輕地一晃,弓力也遠不如平時,雖然仍然是極快,奔向劉裕的面門,但已經做不到那種可以洞金碎玉的力量,也沒有那流星趕月的速度,這差之毫厘的一點,足夠讓劉裕看清楚這一矢的來向,他的頭猛地向右一傾,臉一下子貼到了自己的右肩那高高隆起的肌肉之上,脖頸之處的肌肉和關節,因為這一下劇烈的側扭,而發出了一聲巨響,類似脫臼的那種聲音,讓幾十步外看臺上的人聽到,會以為劉裕的腦袋給生生扭斷了呢。
  
  可是這一矢,卻是從劉裕的左臉外,不到兩寸的地方擦過,帶走了鬢角處的一抹頭發,劉裕的左眼,甚至可以看到這一矢在飛行過程之中,因為缺乏尾殿的穩定,而在空中劇烈地自旋的樣子。
  
  劉裕避過了這一箭,看臺之上響起一陣驚呼之聲,轉而一堆人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很多人在揉著自己的心口,嘆息慶幸著自己剛剛下的注沒有再次打了水漂,繼而開始瘋狂地為劉裕叫起好來。
  
  小棚之中,青龍的目光冷厲,手在微微地發抖,可以想象得到,這張青銅面具之下,是如何一張鐵青的臉。白虎長嘆一聲,搖頭道:“可惜,太可惜了,就差了那么一點點。”
  
  玄武冷笑道:“看來青龍大人精心安排的死士和這套刺殺,還是差了一點點啊,那個燕小二是如此地可憐,瘦弱,連劉裕都給他騙了過去,可惜,他就是缺了點狠勁,不敢跟劉裕同歸于盡,真要是手不抖,人不逃,現在的劉裕,必死無疑了!”
  
  朱雀微微一笑:“青龍大人的安排確實巧妙,不過我還是看得出這破綻,你騙騙現在的劉裕還可以,但要是再過三年,他不可能再上你的當了。”
  
  青龍的眼中冷芒一閃:“這話是什么意思?我除了算不到鷹雙飛的怕死,還有什么是破綻?”
  
  朱雀點了點頭:“原來這人叫鷹雙飛啊,倒是很適合他的特點,看來也是青龍大人精心培訓多年的頂級殺手了,只是你讓他顯得太突出了點,而且弄成劉裕當年那個叫謝停風的小兄弟的模樣,一看就是想喚起劉裕當年沒有保護住小兄弟的自責和內疚,要是劉裕再修煉幾年,就會本能地警覺,天下沒有這么巧合的事情,一定是有人在設局,如果換了我出手,會讓鷹雙飛易容成一個平平無奇的人,絕不會引起劉裕的注意。”
  
  青龍咬了咬牙:“你說得很對,這點是我疏忽了,經歷了這次的事后,想必這招對劉裕也不管用了。至于鷹雙飛…………”
  
  他的話音未落,只聽一聲慘叫聲響起,卻是劉裕追上了不停地縱躍,拼命想要逃跑的鷹雙飛,斬龍大刀帶起一陣憤怒的刀浪,飛劈而出,身形還在空中的鷹雙飛,給這一刀直接劈成了兩半,落地之時,兩半身體左右分開,仆倒在地,鮮血和內臟流得滿地都是。
  
  劉裕一刀斃敵,仰天閉眼,喃喃道:“對不起,我的戰友們,是我沒保護好你們,雖然我們才認識一會兒,但我們生死與共過,若有來生,咱們重新來過,共取富貴!”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