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戰前軍議暢所言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戰前軍議暢所言

    檀憑之的眉頭一皺:“道濟,叫你來商量軍機不是讓你胡說八道的,我們不過三百步兵,又無大車,拒馬這些,在這平原之上與兩千騎兵對決,還要堂堂正正,你這是不拿兄弟們的性命當回事嗎?就算勝出,也要損失慘重的,我們這些人,要訓練出來得花多少心血啊,怎么能隨便就折了?”
  
      劉裕笑著擺了擺手:“**子,既然是軍議,那就有暢所欲言的機會,不管是不是有道理,先聽了再說,道濟,你說堂堂正正打正面,可有勝算?”
  
      檀憑之舒了口氣,繼續說道:“這條河流可以成為我們的依靠,雖然沒有大車,但如果我們連夜挖壕,引河水隔斷林中道路,就可以與敵軍隔河而對,然后多布旗號,派出少量疑兵在后面的密林里揚塵吶喊,敵軍不知我虛實,不敢妄動,這時候,如果我們主動作出進攻的模樣,然后一觸則退,詐敗誘敵,拋棄輜重與盔甲,誘那西燕軍來爭奪,只要讓他們陷于壕溝一帶的泥濘之地,就可以用強弓硬弩,將之大量殺傷,敵軍一亂,我軍全線殺出,近身搏斗,敵軍騎兵失了速度,原地與我們作戰,一漢可當十胡,必可大勝。”
  
      魏詠之笑道:“這個想法不錯,我們沒有大車,可以跟董家塢的人借上一些,他們不會沒有,臨時砍伐樹木,做上百十個拒馬,也不是難事,到時候只要堅固布防,敵軍的騎兵,就休想沖垮我們的防線!”
  
      眾人的目光看向了劉裕,只見他緩緩地說道:“各位,你們想過沒有,這一仗,我們的目的是什么?”
  
      劉道規正色道:“我們這一戰是為了顯示我們北府軍的戰斗力,打退西燕軍先鋒,掩護董家塢的百姓撤離。”
  
      劉裕微微一笑:“說得很好,那么,打退西燕軍先鋒,就能顯示我們戰斗力了?如果我們靠挖溝,靠拒馬,靠木柵來防止敵軍的沖擊,那最大的可能是敵軍知難而退,到時候我們不能大量殺傷他們的兵馬,還要帶著這塢堡中的數千百姓,一路向洛陽撤退,這可是有上百里地啊,三天都未必能走到,若是敵軍在后面尾隨,甚至慕容永派來精騎來援,只怕我們非但撤不回洛陽,連自己都要全部斷送在這里了。”
  
      眾人聞之,人人色變,慕容蘭的眉頭緊鎖:“這么說來,這一仗要怎么打?不設防御,就這樣平原對打,還要把敵軍全殲?”
  
      劉裕收起了笑容,一指那林間通道:“這條道路,可以同時并行雙馬,林間也可穿行一些騎兵,他們不可能用四路以上的縱隊前來,兩千騎若來,只會分隊投入,一隊百人,一隊百人地投入戰場,如果他們發現我軍嚴陣以待,一定會等全部人馬到后,在林前列騎陣。”
  
      “所以,若是我軍把守住路口,以強弓硬弩射之,敵軍會放棄攻擊,轉而后撤,然后以游騎偵察我們的行動,這是最麻煩的事,他們的騎兵長于機動力,若是給他們這樣粘上,我們退不能退,撤也不好撤,且不說董雷父子未必會高看我們,同意撤離,就算撤退,以他們寨中人的速度,也是三天難走到洛陽,半路給敵騎追殺,必敗無疑!”
  
      說到這里,劉裕一指董家塢的寨后,一條長長的人流,多是婦孺,推著獨輪小車,裝載著小孩子,開始從后門向著洛陽城的方向行進,劉裕笑道:“看到沒,董雷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以開始放寨中的婦孺先走了,留下幾千丁壯守衛寨子,說明他也對此戰沒有把握,不會寄希望于我們的身上,所以,我們明天不僅要勝,還要大勝,要對這支西燕軍造成毀滅性的打擊,最好是全殲,如此震懾敵膽,才能讓我們這幾天的撤離,沒有危險。”
  
      檀憑之的眉頭深鎖:“只靠我們這三百人,要全殲這兩千敵騎?怕是有點困難吧,靠結陣硬仗,利用敵軍列陣立足不穩的時機,打個沖鋒擊潰他們可以,但要是全滅,不是這么容易的事。”
  
      劉裕微微一笑:“所以,我們不能讓他們立足不穩時就攻過去,而是反過來,得讓他們突擊我們,然后再出伏兵狠狠一擊,將之從中截斷,方可大勝!”
  
      魏詠之的雙眼一亮:“如何才能做到這點?”
  
      劉裕笑道:“你們說,如果你們是西燕軍,會在什么情況下才會不顧一切地出擊,進攻,而不是等后面的人馬到齊呢?”
  
      慕容蘭笑了起來:“強盜只有在看到錢財時,才會兩眼放光,不顧一切,如果地上遍是輜重,前方多是逃難的人群,后方沒有強力部隊斷后,這樣就會讓他們爭先恐后地沖上來,因為,按西燕的規矩,誰搶到是誰的。”
  
      劉裕點了點頭:“這就是了,所以,我們需要做到幾件事,一是遍地散布輜重與糧食,顯出一副很匆忙慌張的樣子,這點可以請董雷配合一下,相信他也會照辦的,二來,在這里布置不超過百人的后衛隊伍,不穿重甲,不持硬弩,打扮成莊丁的模樣,誘敵軍主動攻擊。”
  
      檀道濟訝道:“不穿重甲不用強弩?在平原上這樣應對騎兵的沖擊,真的好嗎?”
  
      劉裕微微一笑:“前面挖溝引水,剛才說過,敵軍不可能迅速展開,往往是幾十人,百余人一隊地散騎逐次投入,如果我方強大,他們會等后續,如果發現我們實力不足,則會爭相攻擊,所以,我們在這里要布三道溝,逐次抵抗,后退,到時候縱煙,揚塵,讓敵軍看不清虛實,再布一些草人,穿上衣甲,后退時扔在原處,讓敵軍以為攻擊有效果,這樣才會一哄而上,等到撤到第三道防線時,再轉用強弓硬弩,這時候沖上的敵軍起碼能有五六百,我需要一次齊射,把他們徹底打垮,打亂!”
  
      王鎮惡眨了眨眼睛:“可即使如此,也不過是重創敵軍,這樣可以擊殺數百敵騎,余者潰逃,也不叫全殲吧。”
  
      劉裕笑著一指一邊的河水:“要全殲他們,就靠這條河了。”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