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身入黑暗心光明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身入黑暗心光明

劉裕的眉頭一皺:“可曾查到是誰調你離開的?”
  
  劉穆之嘆了口氣:“當時的調令蓋的是玄帥的大印,而來傳令的,則是我丈人身邊的一個親信,現在這紙調令已經消失不見,而那個親信也在月前墜馬身亡,可以說,設計這一切的人,已經抹掉了所有的痕跡,查不到了,寄奴,你真的確定,要跟這個神秘而可怕的黑手黨,斗下去嗎?”
  
  劉裕微微一笑:“看來,王夫人已經把一切都告訴你了,胖子,聽到這個組織的時候,你是不是很驚訝?”
  
  劉穆之搖了搖頭:“不,我不吃驚,我很早以前就知道,有這么一個組織的存在了,它不見于史書,但只手遮天,之所以一直沒跟你提,是因為我從很久前就很肯定,謝相公大人一定會是其中一員。”
  
  劉裕睜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冷氣:“什么,你早就知道了?為什么以前不告訴我這些?”
  
  劉穆之嘆了口氣:“我說過,它不見于史書,但這個組織,必然會存在,即使不叫黑手黨,也會以世家聯盟或者是別的名義存在,大晉開國百年,幾乎每代皇帝都被架空,世家牢牢把握真正的權力,那一定有一個在朝堂背后的管理機構,因為那些個見不得光的交易,爭斗,不可能在正式的場合進行,就是我們北府的建立和出兵,不也是要跟別的世家商議后決定嗎?”
  
  劉裕咬了咬牙:“原來你早就想到這些了,那為何還要加入?難道,你也想成為黑手黨的一員?”
  
  劉穆之的眼中冷芒一閃:“等我的權力,地位達到一定程度時,也許會,因為,到了那個時候,如果你還活著,你需要我這樣做。”
  
  劉裕冷笑道:“這還是我認識的胖子嗎?寧可選擇成為黑暗的一員?”
  
  劉穆之微微一笑:“這個黑手黨本身未必就是黑暗,黑不黑暗,要看其中的人選擇哪條道路,就象同樣控制軍隊,桓溫是為了自己當皇帝,而你到目前為止,仍然是想北伐建功,收復漢人江山,能說軍隊也是黑暗勢力嗎?”
  
  劉裕咬了咬牙:“可是你如果要加入這個組織,就會給他們同化,不可能再保持初心和理想。”
  
  劉穆之嘆了口氣:“那你說,謝相公大人,他是不是也選擇了黑暗?現在在你看來,他是一個好人,還是壞人?!”
  
  劉裕閉上了眼睛,這個問題在他的心中已經反復地折騰了一個多月,在回來的路上,他無數次地想過這個問題,今天面對劉穆之的提問,他終于無法再回避了,他睜開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在我看來,謝相公是一個偉大的人,但他不是一個好人。”
  
  劉穆之的目光如炬,直刺劉裕:“說明白一點,究竟是什么意思?”
  
  劉裕正色道:“以前我以為謝家一心北伐,是為了功名留史,但現在我才知道,謝相公這樣做,是想借北伐戰功,壓過其他黑手黨,最后一家獨大,他要走的,應該是桓溫的路,靠著蓋世的功績,最后登上大位,只不過,他比桓溫的厲害在于,他要消滅別的世家,消滅別的黑手黨同伴,變成真正的一家獨大,如秦皇漢武一般。”
  
  劉穆之微微一笑:“你又是怎么看出他是有野心呢,而不是只是留個青史之名?”
  
  劉裕嘆了口氣:“因為他在當丞相之前,作為一個黑手黨大佬,曾經和其他人一起,在后方生事搗亂,毀了桓溫的北伐,如果真的是國事為重,要青史留名,是不會用這樣的手段的,這點上,他跟青龍沒有區別。”
  
  劉穆之點了點頭:“可是這些只是為了奪權的手段,并不代表他本性就是不堪,如果桓溫成功,那他和其他人的名字,可能都不會在歷史上留下,這是他無法接受的。”
  
  劉裕搖了搖頭:“這件事上,我永遠無法原諒謝相公,無論他后來在自己掌權時想用如何的方式來彌補,但我們大晉,我們漢人幾十年來最好的北伐機會,就這樣失去了,都毀于他們爭權奪利的私心,毀于他們的貪婪和短視。”
  
  “但是,從謝相公掌權之后,他就不再是一個想暗中操縱朝政,為自己家族謀利的黑手黨成員了,不管他是不是為了九五之位,但他所做的,是讓世家拿出自己的利益,來支持國家北伐,這點上,符合我們普通民眾的需求,也是大義之所在,這時候的謝安,不再是黑手黨的一員,而是一個國士,一個大晉的英雄,也是我劉裕,值得追隨和效力的。只要他北伐,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會后悔這些年為他,為北府軍,為謝家做的一切,再讓我重新選一次,我也會同樣。”
  
  劉穆之笑了起來:“這么說來,即使明知謝相公是黑手黨成員,你還是會追隨他的了?只要他能助你實現北伐的夢,對嗎?”
  
  劉裕微微一笑:“可是我對他的支持,也到北伐成功為止,一旦收復江山,他若是暴露本性,想要消滅別的勢力,自己大權獨攬,那無論是他的黑手黨同僚,還是我這樣的軍中宿將,都是他要拉攏或者是消滅的對象,對于我,也許他會利誘,會讓妙音嫁給我,拉攏我,讓我遠離朝堂,不問世事。”
  
  “可是別的人就不會這樣忍氣吞生了,一定會起兵反抗,我大晉仍然會陷入八王之亂那樣的內戰,這是我無法坐視的,誰要搞得內亂一團,讓外族入侵,誰就是我的敵人,即使是謝相公大人,我也不會放過。”
  
  說到這里,他的雙目如電,直刺劉穆之:“胖子,如果你有一天也坐上了那個位置,做出這樣的選擇,那我今天的這番話,同樣送給你!”
  
  劉穆之微微一笑:“寄奴,你覺得我會是那樣的人嗎?謝安所為,是因為他是世家子,他本就擁有一切,只想要最高的權力和死后之名,可我不一樣,我不過一個京口農夫,不求聞達于諸候,從軍報國,也是因為一時受辱,卻被你所開導,可以說,你才是我奮斗的原因,是我報恩的對象,相信我,寄奴,這輩子哪怕我會沒入黑暗,也是為了讓你能在光明之路中走的更好,我永遠不會背叛你,直到生命的盡頭。”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