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桓玄草原一年留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桓玄草原一年留

桓玄的臉色一變:“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劉裕搖了搖頭,淡然道:“我雖然沒有見過這個青龍,但是他能成為你和拓跋硅的師父,由徒見師,就能知道他有多厲害,更何況,能斗倒謝相公,讓朱雀都佩服不已,這樣的人,就這么死了,我覺得不太對勁。”
  
  桓玄嘆了口氣:“我也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但說不出來。朱雀出手,一向謀定而后動,如果不能成功,就勢必要面對青龍可怕的報復。所以,如果到現在,朱雀還能安然無事,我想青龍是真的不在了。”
  
  劉裕微微一笑:“朱雀說,拓跋硅沒有殺到他,但朱雀自己取了他的性命,在你看來,可能嗎?”
  
  桓玄勾了勾嘴角:“他們都是頂尖厲害的人物,背后都有各種看不見的手段,無論做到哪步,我都不會奇怪。劉裕,你怎么突然會想起問這個?”
  
  劉裕的眼中冷芒一閃:“因為,朱雀也許會跟我合作,但是青龍卻是我的死仇,即使他不來找我,我也一定會向他報復,為了謝相公,也為了北府軍死在鄴城的上萬兄弟。桓玄,如果不是因為你受青龍指使,只因為這點,我就可以殺你一萬次了。”
  
  桓玄的臉微微一紅:“我也不想那樣的,北府軍是可以用來北伐的鐵軍,這點我也知道,只是出賣你們的人,是青龍,只能說,你們都是青龍與玄武爭斗的犧牲品。”
  
  劉裕的眉頭一皺:“那新任玄武,又是何人?”
  
  桓玄嘆了口氣:“按黑手黨的規矩,只有正式成了四方鎮守,才會知道其他三人的身份,所以,朱雀一直不以真面目示我,我比你更想知道他們的身份,至于玄武,他好像被朱雀拉來,殺了青龍,然后就回了晉國,畢竟現在皇帝和會稽王斗得不可開交,黑手黨不能無人留在國內坐鎮。”
  
  劉裕勾了勾嘴角:“那皇帝和會稽王,他們知道黑手黨的存在嗎?”
  
  桓玄冷笑道:“他們這對蠢才,怎么可能知道,司馬曜字昌明,而司馬道子的名字中有道子二字,晉國內部的世家們,把他們手足之爭,稱為昌道內斗,現在各大世家門閥,選邊站,鬧得不可開交,而各地的鎮守,刺史,更成為爭奪的焦點,本來我投靠黑手黨,就是想取這荊州刺史之位,現在是沒戲了。”
  
  劉裕笑道:“那荊州刺史現在誰來當?”
  
  桓玄眉頭微皺:“這取決于揚州刺史,也就是北府軍統領誰來當了,司馬曜現在的身邊,給一堆儒生所圍繞著,帝師范寧,是他們的精神領袖,而王恭,殷仲堪等人,是其黨羽,至于司馬道子,王國寶自然是他的頭號手下,而刁氏兄弟,庾氏叔侄這些信奉玄學的世家子弟,則是他的部下,當然,還有王國寶自己的兄弟,比如那個丑鬼王忱,就是其最得力的助手。”
  
  劉裕喃喃道:“這么說來,王恭如果接任揚州刺史,北府軍統領,那王忱就會是荊州刺史了。”
  
  桓玄的臉色一變:“你說什么,揚州刺史交給王恭了?”
  
  劉裕點了點頭:“剛才朱雀這樣說了,只怕黑手黨已經在這樣做啦,你這么一分析,也就合理了,謝家一直掌握北府軍,就算要交出來,也一定會交給有利于自己家族的人,以玄帥和王恭的關系,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但是如此一來,王恭是昌明一系的人,就不可能置身于這個昌道內斗之外了。”
  
  桓玄笑道:“這是一定的事,王恭這個人我了解,志大才疏,又有股子熱血,是最好操縱和控制的,他看到謝家如此下場,又不知道黑手黨的存在,一定會把矛頭指向奸臣王國寶身上,如此一來,必有內戰。劉裕,你這個時候回晉國,進北府軍,一定可以通過內戰的功勞,步步高升,最后拿到你想要的權力!”
  
  劉裕咬了咬牙:“那是你的想法,桓玄,我是軍人,軍人的刀,是用來對付外敵,而不是對付同胞,我應該是被朱雀騙了,他說不會讓北府軍卷入內戰,但如果王恭已經是昌明黨的重要成員,那這個內戰,是必然會爆發了。”
  
  桓玄先是一愣,轉而笑了起來:“不想內戰爆發也可以,那就是全力助我執掌荊州,我保證,我有了荊州之后,不會跟北府軍為敵的。只要他們不來打我,我絕對不會插手這皇室之爭,司馬氏兩兄弟,打出腦漿我也不管。”
  
  劉裕冷冷地說道:“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在執掌荊州之前,你得好好的活著,我不可能護你一世,你回荊州之后,自求多福吧。”
  
  桓玄勾了勾嘴角:“如果王恭接掌揚州,掌北府軍,那荊州刺史,一定是王忱的,只要我回荊州,三年之內,肯定可以扳倒王忱,奪回屬于我自己的東西,只要你別讓黑手黨來壞我的事,害我,就可以了,我不需要朝廷給我官職,因為,在荊州,我桓氏的舊部,黨羽遍布,去了那里,我就安全了。”
  
  劉裕嘆了口氣:“你是怕朱雀在路上對你下手,讓你沒命回荊州是吧。”
  
  桓玄咬了咬牙:“你就不應該放過他,不過事到如今,你要跟我合作,就得保我的生命安全,不然我若是死了,對你也沒好處。”
  
  劉裕微微一笑:“所以,你最好在草原上呆個一年半載的,領略一下這里的風土人情,只有在這里,朱雀大概才害不了你。”
  
  桓玄的臉色一變:“劉裕,你這話什么意思?你是想要扔下我?我,我才不要跟這些臭哄哄的蠻子為伍。”
  
  劉裕的眼中冷芒一閃:“你最好習慣這種味道,因為,這是保護你唯一的辦法了,拓跋硅算是你的師弟,他一定有興趣跟你切磋一下誰跟老師學的更多。”
  
  說著,劉裕舉起了火把,轉身而走,在他的身后,桓玄的吼聲從地底傳來:“劉裕,你這個混蛋,放我出去,我不要留在這里!”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