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寄奴深析黑手謀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寄奴深析黑手謀

謝道韞笑道:“因為丁零人最近鬧的很厲害,慕容垂的兒子,樂浪王慕容溫,也是一個文武雙全,戰功赫赫的大將,本來由他擔任冀州刺史,負責討伐黃河兩岸的丁零人,也是戰績不錯,屢破丁零,所有人都以為,這個樂浪王,可以徹底解決丁零翟氏。”
  
  “但是丁零首領翟斌,卻派了一個叫故緹的大將去詐降,這個故緹是個厲害的刺客,趁著慕容溫不備,將之暗殺,然后翟斌趁機進攻,失去了主帥的燕軍群龍無首,整個南邊戰線幾乎崩潰,慕容垂不得不親自領兵掃蕩,我們來的時候,他還在那里與丁零人作戰呢,不是他不想來草原,而是脫不開身,所以,只能讓慕容麟來了。”
  
  拓跋珪勾了勾嘴角:“慕容麟的狡猾比他爹還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城府很深,也許,我們可以趁機作作文章,跟他談判。”
  
  劉裕正色道:“慕容麟想要的是世子之位,所以,他不會執行慕容垂下達的消滅你的命令,而是會選擇給自己立最大功的機會,他這個人誰也不怕,就怕慕容蘭,因為她的情報系統能揭露他的一切陰謀,也許,我們的機會,來了!”
  
  謝道韞看著劉裕:“你跟她談得如何了,她到底愿意站在哪邊?雖然我能給她重新安排一個身份,但她好像并沒有下定決心跟我們走。”
  
  劉裕淡然道:“夫人,這正是我今天要跟你商量的事,昨天我和愛親已經討論過了,等孩子先生下來,再說別的。現在她這個樣子,也不可能跟我回晉國,產期也就是這一個月了,大著肚子,路上被追殺,萬一出了事,誰來負責?”
  
  謝道韞咬了咬牙:“可是你能跟我們先回去,我說過,會給她安排臧愛親的身份,安排她在臧家一段時間,然后出嫁,至于孩子,也是在我們這里寄養一段,然后再安排給你們,與其到了晉國時再分開,不如現在就分頭走。”
  
  劉裕搖了搖頭:“不行,我說過,永遠不會扔下慕容蘭的,尤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而且,現在拓跋阿干面臨強敵,跟慕容麟的溝通,需要愛親出面,我也要為之出力,最后,即使是你們回國的路上,也需要慕容蘭的情報眼線,你們也說了,來的時候已經驚動了一些小路的守衛,回去時慕容垂必然嚴加防衛,沒有慕容蘭,你們未必回得了晉國。”
  
  謝道韞嘆了口氣:“可是幼度,也就是你的玄帥,他等得了這么久嗎?我出來時,他已經是重病,強撐著在等你,你就這么忍心讓他連見你最后一面的機會也沒有嗎?”
  
  劉裕的心中一陣酸楚,低下了頭:“這不是我能左右和控制的了,相公大人走時,我也沒在身邊,雖然是平生憾事,但再換來一次,我仍然會作同樣的選擇,要是計劃不周,回去的路上出了大問題,那就算見到玄帥,又能如何?而且,除了愛親,我還得保護夫人你的周全。”
  
  謝道韞冷冷地說道:“劉裕,即使沒有你,我也能保護自己的安全,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吧。”
  
  劉裕搖了搖頭:“夫人就這么確定,你的身邊,就不會給那些陰謀家滲透,你的手下,就完全那么可靠?”
  
  謝道韞的臉色一變,沉聲道:“小裕,你的意思是,我的身邊,也有內奸?你說這話有證據嗎?”
  
  劉裕嘆了口氣:“我現在還沒有非常明確的證據,但是我只是說,有這個可能,那些陰謀家有非常厲害的易容之術,連妙音都能在我面前假扮,您的身邊之人,就這么可靠?”
  
  謝道韞笑了起來:“護衛們都是我謝家多年豢養的死士,從不與外界接觸,也沒人知道他們的樣貌,這些人,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如果你要說有問題,那只有你的兩個好兄弟會有問題了,怎么,你是想說劉穆之是陰謀家的人,還是想說劉敬宣是?”
  
  劉裕的嘴角勾了勾:“慕容垂通知的夫人來草原找我回去,但慕容垂就一定是他本人的意思嗎?慕容垂跟那些陰謀家合作,也可能這是那個陰謀家和他共同的意思,他要妹妹回來重組情報線,而陰謀家想讓我永遠地有國難回,還有比夫人你被我劉裕殺害,我劉裕叛晉投胡這個罪名更能讓我翻不了身的嗎?”
  
  謝道韞的臉色大變,即使是這個沉穩如山一樣的貴婦人,也不免動容:“你的意思是,我來草原,可能本身就是這個陰謀家的一個毒計?”
  
  劉裕嘆道:“一切皆有可能,我現在并沒有證據去證實這點,所以,只有讓事實來證明了,我也想知道,那只罪惡的黑手,是不是真的伸到這里了,夫人,我需要你的幫助和配合!”
  
  謝道韞咬了咬牙:“聽你這樣一分析,我都有些怕了,小裕,你說吧,要我做什么,這事是你先想到的,相公大人說的沒錯,你的智謀絕不在你的武功和將才之下。我現在才明白,為何相公大人會如此看好你而不是別人了。這件事,我一切依你。”
  
  劉裕微微一笑,看向了拓跋珪:“阿干,這件事上,也需要你的幫助,如果大軍在此,你也在此,我相信那個黑手是不敢輕舉妄動的,只有我離開,你的大軍離開,這里只剩下將士的家屬,老弱病殘時,他們才會趁機發動,而且,他們絕不會就這么自己突襲,因為那樣一定會留下蛛絲馬跡,只有當后燕軍隊出現在后方,一片兵荒馬亂時,他們才會假扮后燕軍,對慕容蘭,對夫人下手。如此一來,我這輩子也回不了晉國,相反還會把仇恨放在慕容燕國身上,會在草原上永遠與你聯手,與燕國為敵,這才是那些個陰謀家想要的。”
  
  謝道韞的眉頭一皺:“慕容垂不是要慕容蘭回去嗎?怎么會殺她?”
  
  劉裕的眼中冷芒一閃:“是這個晉國陰謀家要殺她,一來慕容蘭若死,慕容垂失去了搞情報的人,就有機可乘,再一個,讓我在北方草原與慕容燕國為敵,那會是持續幾十年,甚至一生一世的戰爭,一個既不會回晉國奪取這些世家黑手的權勢,又能幫他們解決外部威脅的劉裕,才是他們想要的。”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