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歸國之心離弦箭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歸國之心離弦箭

這下連拓跋珪的臉上也閃過一絲不快,但是他沒有說話,只聽到安同沉聲道:“劉裕,是因為你老家來的那個女人,還有她的手下,你才想要回國嗎?”
  
  拓跋珪微微一愣:“什么女人?我怎么不知道?”
  
  安同冷冷地說道:“回大王,剛才我找到劉裕的時候,一個漢人中年婦人,看起來氣質不凡,應該是個貴婦,正在和劉裕說話,而她顯然還有不少手下。劉裕之所以想回晉國,恐怕就是跟這個女人有關。”
  
  賀蘭訥勾了勾嘴角:“原來你們說的是王夫人啊,她已經來我們這里有幾天了,事情太多,忘了向大王稟報,還請恕罪。”
  
  拓跋珪看向了賀蘭訥:“前一陣我聽說有漢人來了賀蘭部,難道就是他們?”
  
  賀蘭訥點了點頭:“正是,這個謝夫人,乃是東晉的頂級貴族,前宰相謝安的侄女,瑯玡王氏,江州刺史王凝之的夫人,北府軍主帥謝玄的同胞大姐,可謂尊貴異常。”
  
  拓跋珪倒吸一口冷氣:“什么,是王夫人親至?這樣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點通報我?”
  
  賀蘭訥嘆了口氣:“是王夫人的要求,她說這次秘密前來,是為了一個重要的人,而且有要事與大王協商,在與大王會面之前,她不希望有人知道她的存在,而且,她還帶來了一個重大的禮物。”
  
  拓跋珪的眉頭一皺:“什么禮物?”
  
  賀蘭訥哈哈一笑:“乃是大王的親生母親,賀蘭敏的姐姐啊。我不知道她用了什么辦法,居然可以從獨孤部把老夫人給救了出來,若不是親眼所見,我是根本不信的呢。也正是因為此事,我才信任了這個王夫人,把他們秘密收留在部落之中,就是想給大王在登基復國大典后,再一個驚喜。”
  
  劉裕與拓跋珪對視一眼,心中雪亮,賀蘭訥說的應該是真的,謝道韞大概是得了慕容垂的相助,加上拓跋珪留在獨孤部的那個丘穆陵崇,才會救出賀蘭氏,但是賀蘭訥顯然并不準備一開始就投靠拓跋珪,即使是拓跋珪大勝三部聯軍之后,他仍然沒有著急站隊,而是要看拓跋珪在牛川大會上的表現,如果他不能收服大多數的部落大人,賀蘭部仍然有反水翻臉的可能,到時候,可憐的賀蘭氏,有可能會給他送給慕容永甚至是劉衛辰,作為投靠的禮物。
  
  不過拓跋珪仍然笑容滿面,起來拉住了賀蘭訥的手:“舅舅,您對我們拓跋氏,對代國的恩情,我是永遠也不會忘的,將來必會加倍回報。”
  
  賀蘭訥笑道:“這些都是作為臣子,作為舅舅應該做的事。現在你母親很安全,我們還是先商議正事,回頭我引你去見她吧。”
  
  拓跋珪點了點頭,看向了劉裕:“我的阿干,我自從跟你結義以來,就說得清楚,我很希望你留下,不僅是因為我需要你的幫助,也是出于阿干的情份,晉國不止一次地利用了你,害了你,你也說過,只有在這里,你才真正地得以放松,不用再擔心那些來自身后的陷害。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害你最深的就是謝家,為什么這個王夫人來了,你就要回心轉意了呢?”
  
  劉裕坦然道:“這位王夫人,對我來說,是一個母親一樣的人物,可以說,她現在是謝家的主要長輩之一,謝家眾人,除了謝相公和玄帥,我對她是最尊敬的,而且,可能各位有所不知,曾經我在晉國,與她的女兒有過一段婚約,所以說除了一個長輩之外,她更是差點成了我的岳母。”
  
  此言一出,舉帳皆驚,就連拓跋珪也是眉頭大皺:“想不到劉阿干還有這么一段感情往事,既然如此,你為何會和那慕,那位姑娘結為夫妻呢?”
  
  劉裕想到剛才那謝道韞所說的,王妙音到最后還恪守著與自己的愛情承諾,直到離世,心就如刀割一般,眼圈都有眼紅了,他咬了咬牙,沉聲道:“拓跋阿干,這些是我的私事,不足為外人道也,而且,此中造化弄人,有人陷害,我有些事情,也是剛剛知道,所以,我必須要回晉國,查清楚這些事情,給自己,給別人一個交代。”
  
  拓跋珪嘆了口氣:“我的阿干,你這樣做,就不考慮一下你夫人的感受嗎?你就不怕她作為一個女人,無法接受?”
  
  劉裕搖了搖頭:“我的這些感情上的事情,她是最清楚的,如果她知道了一些事情,只怕非但不會阻攔我,也會跟我一起去調查真相,因為,那個我以前的未婚妻,也是她最好的女性朋友,若說要為了報仇,她也不會拒絕的。”
  
  拓跋珪點了點頭:“如果有這層關系,那我不好說什么了,只是現在你夫人臨盆在即,你確定要在這個時候回去嗎?”
  
  劉裕咬了咬牙:“其實這回王夫人來,是因為國內有我重要的長輩病重,想要最后見我一眼,我本應現在就回去的,但是現在愛親離不開我,而且我之前說過,會在這里留到孩子出世,這回我即使要回晉國,也會面臨強大而陰險的敵人,我不能就這樣貿然回去,需要計劃周全才行,不然,一個不慎,非但報不了仇,還會把自己和家人搭上。”
  
  拓跋珪的神色稍緩:“這么說來,劉阿干短期內并不想回晉國,還要留下來幫我,對不對?”
  
  劉裕正色道:“是的,而且夫人好不容易來這里,恐怕也有要事跟你商議,即使是她,也不會很快回去的。”
  
  拓跋珪點了點頭:“阿干,你放心,在我這里,你永遠是來去自由的,只可惜我現在復國成功,不能象以前那樣一人走天下了,不然的話,你回晉國報仇,我必會千里相隨的。”
  
  劉裕微微一笑:“拓跋阿干的這份心意,我領了,現在,咱們還是好好談談接下來的軍事吧,阿干讓我前來參與這個機要大會,深感榮幸和惶恐,只希望能對阿干,對代國有所幫助。”
  
  拓跋珪笑著一指眼前的沙盤:“那么,劉阿干,你認為我們接下來首先需要打擊的敵人,是誰呢?”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