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九百四十八章 方陣轉圓對強敵

第九百四十八章 方陣轉圓對強敵

不少燕軍甲騎左顧右盼,有些眼尖的已經能看到遠處那個還在拼命逃跑的金色身影,有幾個家伙恨恨地扔下了手中的兵器:“他奶奶的,兄弟們,咱們回家去,不為這個怕死鬼打了!”
  
  劉裕的眼中閃過一絲微笑:“回家吧,跟你們的家人團聚,我保證,你們可以帶著武器,現在安全離開!”
  
  有些燕軍開始低頭思量,畢竟這樣是臨陣脫逃,要按軍法處置的。 ̄︶︺
  
  劉裕正色道:“放心,我知道你們的軍法,但是軍法應該一視同仁,作為將帥,自己棄軍先逃,你們就沒有繼續戰斗的必要了,而且,我允許你們保留武器和戰馬,可以帶著你們同伴的尸體和傷員離開,我保證,不會在你們撤離的時候攻擊你們!”
  
  向靖的眉頭一皺,走到了劉裕的身邊,低聲道:“寄奴哥,我們明明可以殺光他們,為兄弟們報仇,為何要放過他們?”
  
  劉裕低聲回道:“殺他們這些殘兵敗將毫無意義,只會浪費體力,看到對面的慕容鳳沒有,那才是勁敵,他一直不動就是想看我們繼續消耗,等我們打完了再沖,現在我們急需時間重新布置陣型,更要保存體力,這接下來對付敵軍鐵騎,才是真正的惡戰,絕無討巧可言。”
  
  向靖恍然大悟:“哦,原來你是這樣想的啊,明白了,寄奴哥,我們聽你的。”
  
  他上前一揮手,對著前排的戰士大聲道:“聽寄奴哥的,不要以刃對著這些燕軍,讓他們走!”
  
  軍令如山,劉裕的話本就是軍令,再加上向靖這樣一說,本來還持刀槊對著對面燕軍的北府戰士們,全都收起了兵器,退后幾步,原來包抄在燕軍側翼,準備隨時合圍側擊他們的幾個小隊,也都讓開了一條通道,燕軍為首的一個小校策馬而出,對著劉裕行了個軍禮:“劉裕,我們謝你不殺之恩,下次戰場相見,我們這些人會還你們這次的恩情。”
  
  劉裕微微一笑,一抬手:“我們兩國相爭,戰士本無私怨,如果有朝一日晉燕和好,也許我們還可以坐在一起喝酒吃肉,不過若是下次繼續戰場為敵,也無需客氣,盡戰士的本份即可!”
  
  那小校哈哈一笑,點了點頭:“好,夠爽快,想不到南方晉人,一向在我們以為文弱,卻還有你們這些壯士豪杰。”他說到這里,回頭看了一眼遠處列陣的慕容鳳,皺了皺眉頭:“劉裕,慕容鳳所部,是最精銳的龍城甲騎,戰力在我們燕軍之中也是頂尖,你們剛才突襲成功,有取巧成份,這回跟慕容鳳對敵,可千萬要當心,我不希望看到你們就這么死了。這些我們的副馬,就給你們留下吧,必要的時候,也許能用得上。”他說著,一指一邊的兩百多匹沒著甲的戰馬。
  
  劉裕淡然道:“托你吉言,我們自有應對之策,各位還請早點離開戰場吧,回你們的老家去,到你們家人身邊,不要再卷入這些戰事了。”
  
  那小校一咬牙,沉聲道:“兄弟們,咱們回家,回塞外!”
  
  這些甲騎本就是來自于塞外的鮮卑部落,成軍也是以部落為單位,這名小校是這些人里剩下的頭目了,眾人自然以他馬首是瞻,緊隨其后,向著戰場的一側,飛馳而去,連本方本陣也不回了。
  
  劉敬宣看著那些戰馬,笑了起來:“這些鮮卑人也還算恩怨分明,即使是敵人,也幫了我們一把,只是我很奇怪,他為啥要揭那慕容鳳的底子呢,有這必要嗎?”
  
  劉裕微微一笑:“我現在是知道為什么這些年來慕容垂能一直隱藏實力了,他是在塞外遼東龍城老家組建的甲騎俱裝,而用來訓練的這些甲騎,不是在中原的鮮卑人,而是他們燕國龍興之地,塞外龍城的那些老部落民。”
  
  “當年慕容垂之子慕容會,被王猛的金刀計所騙,就是想逃回遼東,那才是慕容垂秘密經營多年的地方,而他能找到的,就是這些在遼東草原上,仍然保持了游牧習慣的老部下,只是這些部落,在慕容氏離開之后也是互相爭斗,血仇很深,大概慕容鳳所帶的,就是另一個部落的人馬,跟他們有仇,他們敗成這樣,也不希望敵人能好到哪里去,倒也不完全是為了我們放了他們一馬的恩情。”
  
  劉敬宣點了點頭:“不過我們總算是有些可以騎的馬了,本來我還想著殺光這些燕軍,然后騎馬逃跑呢。”
  
  劉裕搖了搖頭:“后路給慕容鳳斷了,不打敗他們,就算有馬也逃不掉,慕容寶已經逃走了,現在只剩下慕容鳳這一支人馬,也是最強的敵人,那個燕軍軍官說得不錯,這一仗無可討巧,我軍前面連續血戰,體力下降不少,在這里要面對甲騎俱裝的沖擊,一定要把平時練的全部打出來,才有勝的希望,兄弟們,為了生存,血戰到底!”
  
  所有北府軍將士齊聲大吼:“血戰到底,血戰到底!”
  
  劉裕的眼中冷芒一閃,緩緩地拉上了面當:“空心圓陣!”
  
  小高崗之上,慕容寶灰頭土臉,身上的那身金甲,已經沒剩下幾片了,稀稀拉拉地掛在身上,他跪在慕容垂的面前,頭都不敢抬一下。
  
  慕容垂也沒有看他一眼,甚至表情都一直很平靜,他的花白眉頭一直鎖著,看向遠處戰場之上,北府軍們開始結起的八個圓形空心方陣,微微地點著頭:“很好,防騎兵突擊,晉人看來也是下了心思了。”
  
  桓玄笑著搖了搖頭:“我們荊州軍并沒有演練過這樣的陣形,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以圓陣對騎兵,這是想降低接觸面,減少傷害嗎?”
  
  慕容垂沒有回答,看向了慕容蘭:“他們平時練的是這個嗎?我記得飛槊你以前跟我說過,但這圓陣沒提啊。”
  
  慕容蘭勾了勾嘴角:“至少我在北府軍的時候,還沒這東西,大約也是這兩年新演練出的陣勢,大帥,你說這是專門對付騎兵的,我并沒看出來啊。一般以步對騎,需要的是密集的陣型,長槊大車結陣硬頂,弓弩飛槊遠射殺傷,這個圓陣看起來稀稀拉拉的,中間還是空的,如何對騎兵呢?”

Ps:書友們,我是指云笑天道1,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