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九百一十章 虎落平陽被犬欺

第九百一十章 虎落平陽被犬欺


      桓玄微微一笑,看著慕容蘭的眼睛,盡管這張人皮面具上只是一個一臉病容的中年人,可是他似乎可以看到這張面具之下,那張因為驚訝和憤怒而怒氣沖沖的絕色容顏,桓玄不緊不慢地說道:“你可知道為何謝玄本人不過黃河,卻是讓劉牢之全權指揮嗎?就是因為后方不穩,謝安這回為了讓其他的家族同意出兵,可是花了很大功夫,但反對的力量仍然強大,他們有各種辦法讓北伐不成,最簡單的就是一樣,不給糧草,任你北府軍再強,也不可能餓著肚子打仗。”
  
      慕容蘭沉聲道:“不想北府軍建功立業,那不給糧草就是,自然不可能出師北伐了,可是現在這樣給了糧草,還如何制約謝家和北府軍?”
  
      桓玄冷笑道:“謝安聰明一世,糊涂一時,他以為靠著北方新得的土地,人口可以讓那些別的世家跟他站在一起,可是他還是低估了人性,那些人寧可自己不得好處,也不會讓謝家得更多的好處,反正秦國將亡,多年之內北方無力南下,沒有生存危機的這些世家,還要留著北府軍做什么?”
  
      慕容蘭這一下驚得幾乎要從馬上掉下來,馬兒搖頭晃腦地后退幾步,她看著桓玄,訝道:“他們,他們居然要借我們燕國之手,消滅整個北府軍?”
  
      桓玄點了點頭:“不錯,在這點上,我們想要的,跟你們想要的,是完全一樣,你們不想有北府軍以后再對河北造成威脅,我們也不想擁有北府軍的謝家繼續在大晉執政,失了北府軍,謝安謝玄叔侄自然難以為繼,我們別的家族才有奪取權力的機會,這點我想大家不難理解吧。”
  
      慕容蘭冷笑道:“明白了,我完全明白了,謝家在前方打仗,你們就在后面搞鬼。為了不讓劉裕超人的軍事天賦破壞你們的陰謀,你們特地想辦法讓謝家作出妥協,把劉裕放到后面,不讓他在前鋒,對不對?”
  
      桓玄微微一笑:“消滅北府軍,但留下蘭公主你的心上人,以后還有重建的機會,我們也不能徹底把北府軍滅個干凈,不然以后你們大燕若是想象苻堅一樣地想一統宇內,我們拿什么來抵抗呢?”
  
      慕容蘭恨聲道:“不是還有你的荊州軍嗎?”
  
      桓玄搖了搖頭:“荊州兵馬以后是收復關中用的,東線那里,從青州到中原,還是需要有人駐守,當然,這些是后話了,北府軍若敗,根據我和吳王的協議,咱們平分中原。”
  
      慕容垂滿意地點了點頭:“中原那里,可以留點緩沖,你們不要派重兵鎮守洛陽,我們也不會派主力南下,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如果你們想取關中,那我們不會出手阻攔,但若是想跟謝家這次這樣占領黃河南岸,那就不要怪我們翻臉無情了。”
  
      桓玄笑道:“留下緩沖區,就是為了避免矛盾和沖突,張愿是我的人,他知道應該怎么做的。”
  
      慕容蘭的臉色一變:“什么,張愿居然也是你的人?他不是你叔父的手下嗎?”
  
      桓玄冷笑道:“我那個勇猛好戰的叔父,是個粗人,不懂得人心,他以為一手帶大了張愿,張愿就會誓死效忠他,完全看不到張愿本人的野心,跟在他后面,永遠不過是一個副手,而我卻可以給張愿獨霸一方的機會。”
  
      慕容蘭咬了咬牙:“你把張愿留在河北,他如何自立?”
  
      桓玄笑道:“北府軍若敗,張愿自然會回到河南之地,我們已經安排好了,到時候讓他當青州刺史,或者是泰山郡守,這樣實際上他就可以脫離大晉的控制,夾在兩國之間作個緩沖區的逍遙之主,不正遂了他的意嗎?只可惜張愿的計劃只成功了一半,有劉裕阻撓,沒有把黎陽的守軍全帶出來,要不然,這會兒黎陽,已經在吳王的手中了。”
  
      慕容蘭沉聲道:“看起來劉裕還是能不停地給你制造麻煩,有他在,你的陰謀就不會得逞,你應該慶幸這次劉裕沒有跟著劉牢之。”
  
      桓玄笑著看向了慕容垂:“吳王,看來你的這個妹妹,芳心已經深陷劉裕的身上了,要不這回趁著這大好機會,讓劉裕陷在河北,當你大燕國的駙馬,這樣我也可以回去迎娶王妙音,豈不是兩全其美?”
  
      慕容蘭的面具之下,粉臉滾燙,扭過了頭:“你,你不要胡言亂語,這是不可能的事,劉裕和妙音的婚事,天下無人不知,我,我不可能破壞的。”
  
      慕容垂目光炯炯,看著慕容蘭,突然開口道:“阿蘭,我覺得桓公子的這個提議不錯,劉裕若是留在北方,對你對他都好,你若是真心喜歡他,就不要為了跟王妙音的承諾而束縛自己。”
  
      慕容蘭吃驚地看向了慕容垂:“大哥,你怎么也說這種話?劉裕的心一直在南方,他的家人,心愛的女人也在那里,你就是殺了他,也不可能讓他叛晉降燕的。”
  
      慕容垂笑著搖了搖頭:“我可沒說要殺他,也不要他降我大燕,只是不讓他回晉國罷了,我知道,你不會允許我們傷害劉裕,但在這時候,讓劉裕留在北方,不是傷害,而是保護。你想想,北府軍若滅,謝家必倒,而那些給謝家壓得死死的世家,比如桓公子們,一定會瘋狂地反攻倒算,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劉裕回去之后,被刁逵這種人欺負吧。”
  
      慕容蘭搖了搖頭:“不可能的事,刁逵怎么可能勝過他?!”
  
      桓玄陰惻惻地一笑:“世事無絕對,如果王國寶得勢,刁逵有了靠山,自然可以在京口為所欲為,劉裕一個人確實不怕,大不了一走了之,可是他上有老母下有幼弟,只怕真到那時候,也會跟當年一樣,被逼著低頭吧。蘭公主,我這是為了你,為了我,為了我們大家好,要你好好考慮一下?”
  
      慕容蘭雙眼圓睜,厲聲道:“桓玄,不要白日做夢了,你真的以為靠你搞的這些小動作,就能滅了北府軍嗎?真當劉牢之和劉毅他們是酒囊飯袋了?!”
  
      :。: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Ps:書友們,我是指云笑天道1,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