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九百零五章 欲連丁零襲后方

第九百零五章 欲連丁零襲后方


      一個青年的聲音傳入了所有人的耳中,帶著幾分欣喜與興奮:“劉大哥,咱們又見面了,一別兩年多,我可是每天都想著你呢!”
  
      劉裕心中一動,看向了這個青年,可不正是當年去長安時,在滎陽城碰到的那個名叫王懿,字仲德的太原王氏之后嗎?當時他和兄長王睿二人,與另一個小孩子劉鐘,亂世之中,三個未成年的少年人居然能悄悄地跟著自己一路幾百里,膽色非同一般,甚至讓他隱約想起了自己那兩個名義上的徒弟,壽春的朱氏兄弟。
  
      不過劉裕還是有點驚訝,看著王懿,訝道:“這位小兄弟,我們見過嗎?”他記得很清楚,當時在滎陽時自己是易了容,又化名阿巴斯。
  
      王懿笑道:“若不是后來碰到了你當時的同伴,我又怎么知道你的身份呢,老實說,我們兄弟做夢也沒想到,那個阿巴斯大叔,居然就是名震天下的劉裕,不過想想也是,若不是你,又怎么會有如此的英雄人物呢。”
  
      劉裕心里一下子明白了過來,想必這孩子是后來遇到了慕容蘭,才知道自己當時的身份,當著張愿和滕恬之的面,他可不想把這段經歷給公開,干咳了兩聲,轉移了話題:“原來是滎陽城的王家兄弟啊,我現在想起來了,你們和劉鐘小兄弟可好?”
  
      張愿冷冷地說道:“夠了,這里不是你們拉家常攀關系的地方。劉裕,既然你們認識,想必你也知道,這位小王兄弟,后來去了河北,現在是在丁零翟真的手下,這次他來,是奉了翟真的命令,與我軍接觸的。”
  
      滕恬之面露喜色,撥開了擋在他身前的幾個護衛,走上前去,看著王懿,只見這個少年年約十六七歲,但一臉的精明強干,一雙烏溜溜的眼珠子直轉,臉上也早早地留起了胡須,這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大一些,個子也挺墩實的,雖然穿了一身親兵護衛的皮甲,但明顯比其他的軍士要壯實一些,滕恬之笑道:“想不到丁零人之中,也有如此壯士。”
  
      王懿搖了搖頭:“我不是丁零人,我是漢人,太原王氏之后,以前家住滎陽,慕容老賊起兵作亂,屠我滎陽城,我們兄弟有很多親人和朋友都死在他的屠刀之下,要不是路上遇到當時去長安的劉大哥,只怕我們早就死了。”
  
      劉裕點了點頭,說道:“王兄弟說的是事實,我可以作證。只是我很奇怪,你當時怎么沒去鄴城投奔苻丕,而是去了丁零人那里呢?按說屠滎陽的也有丁零人啊,他們也是你的仇敵。”
  
      王懿嘆了口氣:“說來話長,本來我們是想去鄴城的,結果鄴城被圍,我們兄弟在想潛入城時被燕軍捉拿,而看守我們的,正是丁零部隊的翟真,本來慕容氏下令要將我等處死,但翟真保護了我們,他向我們解釋說當時屠城的命令是慕容垂下達,他們也只能執行,但慕容垂兇殘狠毒,并非值得追隨之主,所以他們決定聯合苻丕,對其反戈一擊。”
  
      張愿冷笑道:“然后這個計劃就給慕容垂知道了,非但沒殺得了慕容垂,反而翟斌都丟了性命。”
  
      王懿咬了咬牙:“正是,丁零人做事不密,殺賊不成反被殺,翟真和翟成兄弟二人因為回營準備整兵戰斗而逃過一劫,慕容垂在殺死翟斌等首領之后就率軍攻擊丁零大營,當時一片混亂,無法組織戰斗,翟真兄弟帶了我們和少數親衛一起逃跑,既然大家都有共同的敵人慕容垂,我們也不想再計較以前的恩怨了,畢竟他們也只是依令行事。”
  
      滕恬之笑道:“想不到你們小小年紀,竟然也有如此的心胸和膽識,太原王氏還真的是人才輩出,跟我們回江南吧,想必你們的同宗親族,會讓你們認祖歸宗的。”
  
      王懿沉聲道:“這位將軍,在下以為,大丈夫立身處世,不能只靠祖輩榮譽,而是要自己做一番事業,我們家鄉被屠,親友慘死,大仇不共戴天,敵人就在眼前而不去復仇,卻想著靠這個身份到江南寄人籬下,攀附那些上百年都沒有聯系的所謂親族,那還算是個男人嗎?起碼太原王氏,是羞于有這種子孫的。”
  
      劉裕哈哈一笑:“說得好,王兄弟,你真的是長大成熟了,這幾年你跟著翟真的丁零人,與燕軍作戰,也吃了不少苦吧。”
  
      王懿點了點頭:“燕賊勢大,翟頭領一邊收集亡散,一邊轉戰四方,避免與敵主力正面對抗,多是騷擾其糧道,打擊其屯衛部隊,河北殘破多年,生產破壞嚴重,甚至當地百姓能吃到桑椹都是能謝天謝地,為了讓百姓有桑椹吃,連那慕容老賊都下令,禁止民間養蠶,這就是這個惡賊為了圖謀復國,而給天下百姓帶來的災難!”
  
      張愿笑道:“為了除掉慕容老賊,我們有共同的目的,現在老賊帶兵與劉鷹揚在鄴城一帶相持,分不出人手,我們如果能連結翟氏兄弟,突襲老賊的中山,龍城這些后方重鎮,那就斷其根本,他的這些軍隊,家屬多在這些后方城市,丁零部隊擅長游擊作戰,攻擊能力不足,而我們大晉正好擅長攻堅,兩家聯手,必可斷老賊根本,總比在這里守個糧倉要強得多!”
  
      滕恬之的臉上也閃過了一陣興奮之色,撫掌笑道:“嗯,張將軍果然是征戰沙場多年的宿將,眼界確實高人一等,王家兄弟在這個時候來我們這里,可謂天賜良機,傳我將令,即刻…………”
  
      劉裕突然沉聲道:“且慢!”
  
      張愿的臉色一變,看向了劉裕:“怎么,劉軍主,你有不同的意見?難道你懷疑王懿兄弟的忠誠?”
  
      劉裕平靜地搖了搖頭:“不,張將軍,請不要誤會,我不懷疑王兄弟的忠誠,但我對翟真兄弟,對丁零人,卻是沒有一點信任,為何他們非要在這時候找我們去襲取中山,龍城?多出我們這里幾千人,就能攻城掠地了嗎?只怕是更有利于他們攻擊這里,黎陽吧!”
  
      https:
  
      請記住本書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Ps:書友們,我是指云笑天道1,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