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八百零五章 慕容提議雙全法

第八百零五章 慕容提議雙全法

慕容永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懼之色,一閃而沒,轉而打了一個哈哈:“劉裕,你太狂了,雖然你很強,但是我至少有上百名勇士,要想取你性命,只怕也非不可能。”
  
  劉裕微微一笑:“我的性命能不能保住是另一回事,我說的是,我讓你不能活著離開這里,這就足夠了,我相信,在我倒下之前,取下你的首級,還是有把握的,要不,咱們試試?”
  
  慕容永沒有料到劉裕會這樣說話,這下他臉色大變,不自覺地退后了半步:“你,你想干什么?殺了我,你自己也活不成,這對你,對你有何好處?”
  
  劉裕一字一頓地說道:“我來關中的目的就是為大晉保住這關中,這長安的百萬子民,現在西燕軍打仗,多是靠了你的謀劃,沒了你,苻堅要勝慕容沖并不是太難,打敗了你們這些鮮卑強盜,百姓自然得救,所以,我的任務就可以完成了,這回我來之前,就作好了犧牲的準備,若是死了還能拉上你墊背,挺好!”
  
  慕容永不可思議地搖著頭:“瘋了,瘋了!劉裕,你就是個瘋子!”
  
  劉裕平靜地說道:“置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慕容永,你也算是熟讀兵書的兵法大師,這個道理會不明白嗎?在戰場之上,所向無前,有死無生,這才可能拼出一條活路,這個道理,你若是不明白,以后就算你回關東,也絕非慕容垂的對手!”
  
  姚興突然哈哈一笑:“高,實在是高,都說劉裕乃天下的勇士,但我父王常說,劉裕更有將帥之才,他日若能獨掌一軍,必可橫掃天下。這一點,在洛澗的那個夜里,我已經確認過了,今天,我終于明白,為何那天夜里,你劉寄奴可以強渡澗水,大破梁成啦!”
  
  劉裕看著姚興,微微一笑:“姚世子,你們羌人在嶺北自立,隴右一帶是你們的發源地,可是你們為何也要來請王道長呢?”
  
  姚興笑著搖了搖頭:“這關中之地,應該是有德有能者得之,苻堅好大喜功,發動戰爭,苦了天下百姓,以致叛亂四起,我父王曾經真心想要輔佐他成事,但他卻不問青紅皂白,只因為一次敗仗就想取我父王性命,可以說,我們姚家,是給逼反的,既然反了,那自然跟苻堅的秦國不兩立,他可以取天下,我們同樣也可以。所以,既然你能來這里,我為何不行?”
  
  慕容永冷冷地說道:“無恥!你明明說了,之前你們姚家就跟吳王勾結,和晉人暗通款曲,致使苻堅淝水大敗,現在又說,你們是給逼反的?”
  
  姚興勾了勾嘴角:“此一時,彼一時嘛,慕容垂想要復國,我的父王跟苻堅也有殺兄之恨,但反過來說,苻堅對我們兩家也有些恩情,所以當他天下大亂時,我父王一開始還是想保苻堅的,可惜他兒子不聽父王忠言進諫,兵敗身死,苻堅又因為此敗認定父王跟你們家的慕容垂是一伙,必欲除之而后快,所以父王不想反也只能反了,這不是再正常不過么?畢竟,我們姚家還是恩怨分明的,不象你們慕容氏,永遠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啊!”
  
  慕容永勃然怒道:“你再敢胡言亂語,信不信我出去之后,就發兵攻你們羌人?”
  
  姚興笑道:“好啊,你們西燕要是不怕兩線作戰,盡可放馬過來。慕容永,你也算是名將了,將不可因慍而攻戰的道理,還不明白嗎?”
  
  劉裕看著這兩家在這里狗咬狗,心中好笑,也不理會他們,看向了一直捻須不語的王嘉,說道:“王道長,我今天來此,是真心希望你能出山,救救長安的百萬生靈的,并非為秦國苻堅,希望您能看在這百萬生靈的份上,出山救人。”
  
  慕容永冷冷地說道:“劉裕,你如果想保全長安百姓,何必來找王道長?我有一計,你聽我的,保管我們能攜手共贏,互惠互利。”
  
  劉裕輕輕地“哦”了一聲:“怎么個計策能讓我們攜手共贏呢?我倒是挺有興趣聽聽的。”
  
  慕容永微微一笑:“你既然是保長安百姓,不保秦國苻堅,那就容易得多了,只要你肯刺殺苻堅,那長安城必然群龍無首,不攻自破,我們慕容氏大燕取了長安之后,保長安百姓不死便是。反正我們的目的就是報仇,只要苻堅一死,大仇得報,甚至不入長安都可以,你知道的,我們的目的是重建大燕,大燕的根本在關東,并不在關中,所以,我們早晚是要離開關中的。如此一來,你既保全了長安百姓,我們也完成了復仇之舉,豈不是兩全其美?”
  
  劉裕笑道:“原來這就是你說的攜手共贏啊,可是我有一點想不明白,你們要報仇,卻是讓我去刺殺苻堅,這樣等于報仇的權力交給了我,這一點,慕容沖會答應嗎?”
  
  慕容永笑道:“中山王只是中山王,他可不是我們大燕的皇帝,我們的皇帝,是我家主公,慕容公諱緯。對我慕容永來說,救出皇帝陛下,才是首要之事,至于殺不殺苻堅,都并不是最重要,能殺最好,就算留他一命,只要能復國,也可以接受,你看,吳王殿下在關東,不就是風生水起嗎?要說仇恨,他可不比中山王來得小吧。這就是眼界和心胸的問題了。”
  
  劉裕冷冷地說道:“你在背后這么說你現在的主帥,就不怕他知道了這話后,要你的命?”
  
  慕容永哈哈一笑:“放心,劉將軍,現在我身后的,都是忠于陛下的部曲,死士,慕容沖留在我這里的眼線塔里木提,我早就留在谷口伏擊你了,謝謝你幫我除了他,現在,只要你我不說,而姚世子也能守口如瓶的話,那慕容沖自然不會知道這些事。”
  
  姚興冷笑道:“可我為什么要守口如瓶呢?你今天殺了我的人,又想對我不利,慕容永,我并不喜歡你,讓慕容沖除掉你,對我們好像更有利一些。”

Ps:書友們,我是指云笑天道1,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