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七百九十五章 放虎歸山寄奴提

第七百九十五章 放虎歸山寄奴提

    劉裕輕輕地嘆了口氣:“戰場之上,是要講實力的,而不是講道德,苻天王,我很敬佩你的愛民之心,也很感動與你能與民眾同甘共苦的高尚品德,但只靠這些,勝不了敵人。今天我來找你,是想建議你一件事,也許可以解長安之圍!”
  
      苻堅的雙眼一亮,連忙拉住了劉裕的手:“你說,有什么辦法可以解長安之圍?只要能成功,我肯定依你。”
  
      劉裕微微一笑,說道:“只要你肯把慕容緯給放出去,到慕容沖的軍中,就可以讓幾十萬西燕鮮卑不戰而退。”
  
      苻堅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搖了搖頭:“你這出的叫什么主意啊?慕容緯忠心于我,可不止是嘴上說說而已的,上次慕容沖派人來索要他,他都不肯走,這一陣長安守城之戰,慕容緯也是在城中的鮮卑人里大肆宣揚忠義,要他們為大秦效力,連日來這些鮮卑人與自己的同族作戰,可謂奮勇爭先,死者也有數千人了,甚至比我們氐人都不多讓,你這時候要慕容緯出去投賊,只怕慕容沖會要了他的命的!”
  
      劉裕心中清楚,這個慕容緯跟慕容蘭勾結,想要行刺苻堅,做的這些事情,無非是掩人耳目,或者是陰謀不成之后,心中有鬼,所以想要極力表現以證清白罷了,絕非他的本心。慕容蘭的提議他雖然不完全相信,但是能讓慕容緯這個隨時可能發動的內奸遠離長安城,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但是劉裕知道,這時候絕不能跟苻堅和盤托出慕容緯的真面目,這樣對慕容蘭不利,他勾了勾嘴角,說道:“慕容緯畢竟是前燕國的末代皇帝,也是鮮卑人心中的正統,慕容沖縱兵攻打長安,更多地是為了報私仇,也并不符合鮮卑人的利益,他們的老家在關東,這關中并非其固有之地,放了慕容緯去,奪了慕容沖的位置,如果他真的有天王所說的那樣忠心,當會帶鮮卑部眾離開關中,歸關東便是。天王可以跟慕容緯約定,讓他關東建國,而作為交換,你盡撤關東之地的秦軍,帶著愿意來關中的百姓一起撤,作為交換,豈不是更好?”
  
      苻堅的心中一動,本來緊皺的眉頭也舒緩了一些,但仍然是神情嚴峻:“我現在并不知道關東的情況,就算鄴城還在丕兒手中,可是那慕容垂老賊,與慕容緯這一支勢成水火,就算慕容緯愿意接受這個條件,慕容垂又怎么可能同意?”
  
      劉裕正色道:“正是因為這一對叔侄是死敵,所以慕容緯要是想戰勝慕容垂,更不能在這里折損太多的實力,現在的情況是天王你無法打退西燕軍,但燕軍想克長安,也是難上加難,若是真的不計代價地破城,那也要把精銳盡喪,到時候別說跟慕容垂爭奪關東,就是連嶺表的姚萇的羌軍,也未必是對手了,這個道理,天王可以跟慕容緯說清楚,他若肯走,那送他一半的長安城的絹帛,以作軍資。”
  
      苻堅臉色一變,勃然怒道:“不行!放慕容緯可以,但是給他一半的絹帛,我絕不答應!他們是落井下石,屠掠我子民的強盜,惡賊!我現在是沒力量消滅他們,忍氣吞聲地送賊出境,已經是極大地屈辱了!怎么還能讓我再拿出百姓的血汗錢,去給這些強盜當軍費呢?”
  
      劉裕嘆了口氣:“天王剛才也說,慕容緯未必能奪慕容沖之位,現在慕容沖殺了慕容泓自立,也不會再介意多殺一個慕容緯的,鮮卑人貪婪兇殘,慕容沖能拉著這么多人攻打長安而不關東,肯定是許諾他們,破城之后的種種好處,慕容緯空手而去,那多半連性命都不會保,但若是有這些軍資來收買鮮卑各部的首領,那慕容沖就無法煽動眾人了。天王,我知道這些長安城中的庫存絹帛是百姓的血汗,但若是連命都沒了,這血汗錢,又有何用?”
  
      苻堅的臉上肌肉不停地跳動著,似是在作考慮。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自遠而近,打亂了眾人的思路,只見一個背插靠旗的軍校,策馬狂奔,很快,就沖到了城下,顯然,以他的裝扮,乃是軍中的斥候,專門匯報前線戰況的傳令兵。
  
      苻堅的精神一振,遠遠地沖著這個傳令兵叫道:“前方戰況如何?”
  
      傳令兵滾鞍下馬,大聲道:“報天王,我軍領軍將軍楊定,前禁將軍李辨,都水使者彭正和,三將所率精兵二萬,攻西燕軍渭北諸壘,血戰半日,終不能破,我軍戰死四千三百余,傷七千余,已經撤退,楊定將軍收拾殘兵斷后,派小的先行來向天王請罪!”
  
      苻堅的身子搖了搖,一手撐在了城垛之上,巨大的希望變成了巨大的失望,只在這一瞬之間,苻堅長嘆一聲,閉上了眼睛,搖著頭:“天意,天意啊。”
  
      劉裕輕嘆一聲:“這些都是可以預料的,秦軍長在甲兵犀利,部眾精銳,而燕軍則糧草充足,士氣高昂,天王希望能與他們擺開陣勢正面對決,可是燕軍那里也有高人,看出雙方短長,所以堅守不戰,這樣的仗打得多了,天王這里的精銳只會損失越來越大,因為你無法補充,而他們卻可以通過戰后打掃戰場來獲得秦軍的戰械盔甲,裝備反而越來越好,再打下去,不用半個月,天王你就會失去野戰之力了!”
  
      苻堅咬了咬牙,突然一抬頭,看向了劉裕:“你跟我來說慕容緯的事,是你的意思,還是慕容蘭的意思?”
  
      劉裕猶豫了一下,開口道:“確實是慕容蘭這樣提的,她現在已經放下了對你的仇恨,真心想救長安的百姓,我敢以性命發誓,這,她不是想害你的。”
  
      苻堅的臉上肌肉跳了跳,終于還是咬牙一跺腳:“劉裕,這事事關長安城百萬百姓的性命,我不能這么輕易地答應你,如果你能幫我做成一件事,讓我能獲得上天的指引,那么,我一定會認真考慮你的這個提議的。”
  
      請記住本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Ps:書友們,我是指云笑天道1,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