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四百一十章 腹黑王子現真容

第四百一十章 腹黑王子現真容

    一個冷冷的聲音從城頭的一側傳來,伴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劉裕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轉向了來人,胡文壽那張嬉皮笑臉映入了他的眼簾,他的身后跟著徐元朗和幾個護衛,人還沒來,他就遠遠地拱手,邊走邊笑道:“哎呀,劉幢主,找了你半天,沒想到你在這里啊。”
  
      劉裕冷冷地說道:“是什么風把胡長史吹到了城頭啊?好像我不記得徐將軍說過,要讓你來巡城吧。”
  
      胡文壽的臉上閃過一絲怒色,一閃而沒,他打了個哈哈:“徐將軍畢竟說過要來勞軍的嘛,他的軍務繁忙,這會兒難以抽身,所以就叫我代之巡城,這不,犒賞三軍的酒肉,也是我帶過來的。”
  
      慕容南冷冷地說道:“胡長史,謝謝你的好意,現在我們的將士酒也喝了,肉也吃了,你也可以回去啦,我代表守衛在北城的將士們,感謝你和徐將軍的慷慨,請你回復徐將軍,我們一定會守住這北城的。”
  
      胡文壽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慕容南,最后一直盯在他的臉上看:“聽說,你也是隨著劉幢主這回一起來護衛送親的北府軍軍官嗎?帶了二百多騎兵兄弟?”
  
      慕容南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在下姓穆,名南,胡長史叫我穆幢主就可以了。”
  
      胡文壽笑著點了點頭:“久聞穆幢主手下的都是精兵強將,這回守城作戰,你們的騎兵一時用不上,本官以為,不如暫時集中到刺史府,委屈穆幢主,好好把守糧倉。”
  
      慕容南和劉裕的臉上同時閃過一絲訝色,劉裕眉頭一皺:“胡長史,你這是什么意思?”
  
      胡文壽收起了笑容,正色道:“剛才在刺史府里,可能我和徐將軍跟劉幢主有些誤會,事后我們也很后悔,劉幢主嘔心瀝血,浴血奮戰不說,還心懷全城軍民,主動獻策,我們卻因為一些顧慮,和劉幢主鬧得不愉快,現在大敵當前,劉幢主可是全城的救星,希望,萬萬不能在這時候,鬧得將帥不和啊。”
  
      徐元朗的臉色一變,訝道:“這是怎么回事,起什么誤會了?”
  
      劉裕擺了擺手:“徐幢主,此事是個誤會,過去也就過去了。不妨事。不過胡長史,你帶回徐幢主就可以了,為何還要讓穆幢主也跟過去呢?”
  
      胡文壽哈哈一笑:“聽說穆幢主也會說那氐人的語言,可以跟那楊秋說上話,或者說,即使是這些氐賊用氐語私聊,想圖謀不軌,你也可以聽明白,對嗎?”
  
      慕容南勾了勾嘴角:“我自幼拜過幾個氐人師父,會說氐語,楊秋他們也知道這點,如果我在場,估計他們是不敢生亂的,現在他們關押在何處?”
  
      胡文壽點了點頭:“就是刺史府的地牢里,嚴加看管。我和徐將軍就是考慮到了這點,這幾個氐賊都是賊中大將,兇悍狡猾,這時候在城中,殺也不是,放也不是,所以一定要有有力人士來監視他們,思來想去,穆幢主是最合適的人選了,還有,劉幢主既然擔心刺史府的防備,那穆幢主和他的手下們一起助守,應該能讓心了吧。”
  
      劉裕平靜地說道:“如此一來,最好不過。不過我這里如果有緊急軍務,還需要隨時調回穆幢主才是。”
  
      胡文壽微微一笑:“那是自然,這是徐將軍的調兵令箭,還請劉幢主過目。”
  
      劉裕點了點頭,接過了胡文壽從袖中掏出的一枚令箭,看了一眼,說道:“好的,那卑職自當遵令從事,穆幢主,就辛苦你一趟了。”
  
      慕容南點了點頭,直接就向前走去,沒走開兩步,突然聽到身后的劉裕發聲道:“穆幢主,小心。”
  
      慕容南的心中一暖,回頭對著劉裕微微一笑:“沒事,都交給我吧。”說著,他快步而走,很快就下了城頭。
  
      當慕容南把自己的隊伍集合完畢之后,正要準備下令出發,卻聽到一邊的胡文壽開口道:“穆幢主,不知是否可以借兩步說話?”
  
      慕容南的心中一動,對著帶隊的副手巴思黑說道:“巴隊正,還請你帶弟兄們先去刺史府報道,我跟胡長史有些話要說。”
  
      當巴思黑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遠處時,胡文壽也引著慕容南進了一條幽僻的巷子,七拐八繞,進了一處破落的小院,當院門被輕輕合上的時候,慕容南迅速地掃了一下四周,憑他多年殺手的直覺,這里除了他和胡文壽外,再無第三人。
  
      不過慕容南還是暗中戒備,直覺告訴他,這個長史身上,似乎隱藏著什么秘密,他的對面,胡文壽轉過了身子,看著他的臉上,沒有了剛才的笑容,他的嘴角勾了勾,從嘴里說出來的,卻分明是鮮卑話:“我的家鄉在何方?”
  
      慕容南的臉色一變,這句話分明是他與慕容垂約定過的接頭暗號,而且是級別最高的那一條,他正色回道:“在那遼東草原上。”
  
      對完暗號之后,慕容南雙目如電,直視來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胡文壽”哈哈一笑,手伸到了臉上,狠狠地一撕,一張人皮面具,應手而落,露出了一張二十出頭,卻是充滿了難言的陰鷙狠厲之氣,讓人看得很不舒服的臉,慕容南吃驚地張大了嘴:“這怎么可能?你,你是麟兒?!”
  
      “胡文壽”微微一笑,以手按胸,略一欠腰,行了個鮮卑晚輩見長輩的禮:“姑姑,阿大讓侄兒向您問好!”
  
      慕容南的身子微微地晃了晃,這個慕容麟乃是慕容垂的庶子,為人最是奸滑,滿腹才華,卻是心術不正。當年慕容垂被燕國太尉慕容評和太后可足渾氏迫害,被迫出逃秦國時,這個慕容麟為了回去保他的生母,半路偷偷溜回,出賣了父親和兄長們的行蹤,差點害得慕容垂無法逃脫,事后慕容垂滅燕回國之后,雖然怒殺慕容麟的生母,但卻一念仁慈,或者說是舍不得這個腹黑兒子的歪才,對他網開一面。
  
      此后慕容麟仿佛從世上消失了一樣,就連慕容南也沒再見過,沒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這壽春城中重逢。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簽"記錄本次()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蘭嵐謝謝您的支持!!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