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十丁抽一傾國征

第三百二十四章 十丁抽一傾國征

    姚萇微微一笑:“吳王這個比喻太貼切也太象了。沒錯,苻堅就是這種人,他給壓抑了太久,終于在王猛死后要親政,要暴發了。而且,他也對他以后的氐族是不是能繼續執行他的國策,天下是不是能繼續安定,沒什么信心,想在自己有生之年,徹底一統天下。”
  
      慕容垂點了點頭:“是的,所以這兩個原因讓他排除了一切進諫,還是出兵了。今天兵部已經開始調集各路兵馬,而十丁抽一的詔也已經下達,旬月之內,苻堅真的可以組建一支百萬大軍呢。”
  
      姚萇的臉色一變:“十丁抽一?”
  
      慕容垂笑道:“是的,我在宮里有眼線,這詔已經起草完了,大概這會兒正在下達,我們去之后,也得在本族男丁之中這樣征集丁壯出征了。”
  
      姚萇的眉頭緊鎖:“即使在我們胡人部落里,十丁抽一也是非常重的兵役了,苻堅的腦子真的壞掉了嗎?沒人勸他?”
  
      慕容垂哈哈一笑:“上次那么多人勸他不要出兵不也沒用嗎,他打定了主意,就會做到底,而且要么不做,要做做絕。其實苻融的話對他還是有影響的,他也怕完全用他們氐族軍隊打仗,萬一失敗,氐人死得太多,國內會有動搖,所以干脆來個一視同仁,無論是氐人,漢人,鮮卑人,羌人,只要是男丁,通通都得十丁抽一,他指望這樣萬一輸了,也不至于國內生亂。”
  
      姚萇點了點頭:“這樣國內的負擔就會非常重,尤其是過慣了舒服日子的漢人,肯定是怨聲載道。不過如此一來的話,我們羌人和你們鮮卑也得抽調大量的男丁從軍,苻堅就是真敗,我們也會損失慘重,那來也不好起事了吧。”
  
      慕容垂笑著搖了搖頭:“放心,我們去當然要顯得很忠義,動員族人從軍,這樣一個良好的給征發和武裝的機會,怎么可以錯過呢?苻堅平時防著我們,不給我們的族人當兵的機會,也不分發武器與戰馬,這正好可以借機武裝,他輸了以后,我們正好可以用手上的兵力起事。”
  
      “至于你所擔心的,其實不足為慮,你去西川,我去荊州,這兩處都不會是主攻方向,苻堅一定想報君川之仇,所以在兩淮一帶,才會安排他氐族的主力大軍去對付北府軍。還是我剛才說的那個小孩子的逆反之心,越是我們說北府軍厲害,不好打,他就越是會親自硬碰硬,非如此,不足以證明他自己的本事。”
  
      姚萇笑道:“很好,那這樣輸也是損失他氐族軍隊,氐族人少,全國不過一兩百萬人,從軍男子就是十丁抽一,也就十幾萬人,一戰若是輸個精光,那他苻堅的天下,可就真的不穩了。不過”
  
      說到這里,姚萇的眉頭微皺:“還剩下最后一個問題,這戰就算苻堅最后輸掉,那會輸到什么程度,足以讓天下大亂嗎?若是北方真的亂了,那東晉會不會趁虛而入,收復天下呢?要是滅了苻秦,來了東晉,我們一樣沒好處啊。”
  
      慕容垂沉吟了一下,搖了搖頭:“從苻堅的征兵令來看,各地都以中心城市為征兵的集結之處,荊州那里有上次征桓沖時留下的十萬精兵,而我們鮮卑人和丁零人大量集結在中原洛陽一帶,到時候想必苻堅會讓此地的兵士向荊州進發,由梁成來統帥,由我率本族士兵繼之。”
  
      “而鄴城,齊魯一帶的北方士兵,則會向兩淮一帶集結,苻融應該會掛帥統領這支部隊,苻堅本人會征發關中隴右一帶的氐族主力,渡黃河東進,以為后援,至于你,還是會去蜀中,帶著上次造好的艦船與水軍,順流而下,支援荊州戰線。”
  
      “東晉的應對肯定是以荊州和上游的兵馬來對抗來犯之敵,而北府軍作為前鋒去對付從兩淮過來的秦軍,朝廷會在三吳一帶繼續募兵以為后援,隨時支援兩個戰場,這樣一來,東晉的征發也已經到了極限,他們畢竟國小力弱,咬牙可以拼出五六十萬軍隊,但是糧草會成大問題。”
  
      姚萇笑道:“是啊,我倒是忽略了這個,東晉就算臨時可以大量征兵,但他們的農田糧稅多數是在那些世家高門的手中,朝廷的存糧可并不多,這樣起了大兵,就算打贏,糧草也會消耗殆盡,因為征了太多的兵,誤了春耕,來年更會有糧食危機,這種情況下大舉北伐是不可能了。”
  
      慕容垂正色道:“所以,我們要讓晉軍大勝秦軍,最好消滅掉苻堅的氐族主力,但也不能讓他們贏得太輕松,更不能讓他們得到太多的糧草輜重,以為進一步北伐的資本。所以,東晉那里,我們還得想辦法讓那些個高門世家,還有黑人皇帝,給謝安叔侄制造點麻煩才是。”
  
      姚萇微微一笑:“吳王確定有這個本事嗎?雖然我知道你在東晉那里有眼線,但要動搖謝家,這難度有點高啊。”
  
      慕容垂嘆了口氣,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哀傷的神色:“欲滅一國,最好的辦法是挑起其上層內斗,毀其國之棟梁,當年老賊王猛滅我大燕,就是讓慕容評這個奸賊害我,逼我有國難報,現在這一手,也同樣可以用在東晉身上。”
  
      姚萇的嘴角勾了勾:“但當年燕國是慕容評掌權,現在東晉的權力,可是在謝安手上啊。誰能動搖得了他呢?”
  
      慕容垂微微一笑,嘴角邊勾起一絲深意:“姚將軍啊,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慕容評固然是害我的奸賊,但若不是因為慕容緯這個笨蛋皇帝的猜忌之心,他又怎么可能得逞呢?我們如果要對苻堅行反間計要他殺了王猛或者苻融,可能嗎?”
  
      姚萇不假思索地笑道:“所以,司馬曜,司馬道子和王國寶,就是東晉的慕容緯,慕容評?”
  
      慕容垂的眼中冷芒一閃:“不錯,我已經布了線,大戰之后,這條線也該動起來了,姚將軍,我們去好好準備吧約定,一旦發動復國,以潼關為線,永為盟好!”
  
      姚萇“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黃牙:“一言為定!”
  
      APPapp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饑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復制)!!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