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老虎營中夜論兵

第二百六十一章 老虎營中夜論兵

    兩個時辰之后,廣陵城外,老虎部隊大營。
  
      這是一座威武的軍營,營地之中非常安靜,一些別的軍營中那種夜間置酒高歌,以劍擊盾的聲音,在這里是半點也聽不到,即使是巡邏的士兵,也是相見之時問一下口令,然后默默而過,營地之中最大的聲音,就是那些軍士們走動時身上甲片葉子相撞擊時的聲音了。
  
      劉裕已經換掉了今天白天的那一身繕絲衣服,小心地包進了床頭的包裹里,在這個大通鋪上,足有五十人的一條長列,被子全部疊得整整齊齊,如同豆腐方塊一樣,盡管來了老虎部隊還沒幾天,但是這支遠比別的部隊更加嚴格的軍紀,已經讓很多人吃到了皮肉苦頭。
  
      劉裕的目光落在了邊上的一個空鋪之上,輕輕地嘆了口氣:“可惜,要是阿壽在這里就好了。明明有空額,為什么不能讓他補上呢?”
  
      坐在隔了一個位置的檀憑之勾了勾嘴角:“寄奴哥,你說咱們費了這么大的勁,吃了這么多苦,進了這老虎部隊,真的好嗎?本來說進來是可以當隊正,幢主這樣的軍官的,但是我們這一百來人,就直接給編了兩隊,你連隊正都沒當上,只是個隊副,這是不是劉將軍對你有意見,故意要這樣打壓你?”
  
      劉裕微微一笑,搖了搖頭:“應該不至于,如果劉將軍有私心,直接就可以把阿壽弄進來當隊正了。誰叫我這次是最后一名呢,沒當小兵就不錯了。”
  
      魏詠之的幾片兔唇翻了翻:“反正我就是有些不服氣,要不瓶子,你跟上面說說,把你現在當的這個隊正讓給寄奴哥好了,咱們大伙兒都服他。”
  
      劉裕擺了擺手:“不必如此,這既然是劉將軍的安排,就不要輕易地改變。馬上要出戰了,咱們還是想想如何戰場破敵吧。”
  
      這話一出,一邊的何無忌馬上就坐起了身,兩眼放光:“就是,明天就要開拔了,今天這謝家的烏衣之會,其實就是給玄帥出征的壯行宴,這回我們的目標,是盤踞淮北一帶的秦軍俱難,彭超所部,寄奴,你說說要怎么打呢?”
  
      劉裕微微一笑:“我只是個剛剛戴罪立了功的小兵,又哪懂這些大戰略的事,這些事情,應該是大帥們謀劃的。我們只要執行就可以了。”
  
      躺在一邊的劉毅微微地瞇著眼睛,自從今天從烏衣之會回來后,他就一個人縮在自己角落里的鋪位之上,擺著張臭臉,對誰都愛理不理的,聽到這話,他的眼皮微微動了動:“也是,寄奴的長處在于戰場拼殺,這運籌帷幄嘛,非他所長,你們都問錯人了。”
  
      檀憑之沒好氣地嚷道:“希樂,寄奴哥不過是自謙罷了,上次演武時我們都見識過他的實力,他明明可以…………”
  
      劉毅冷笑道:“實力?就是連旗語也不會,害得戰友送命的實力嗎?”
  
      此話一出,劉裕的臉色都微微一變,身邊的幾個人更是直接站起了身,對著劉毅怒目而向,畢竟這樣揭人傷疤,是極為傷人的行為,若換了半年前初入營的時候,只怕檀憑之,魏詠之,向靖這些人已經揮拳上去理論了。
  
      何無忌的眉頭一皺,連忙站起了身:“好了好了,少說兩句吧,希樂,你既然有破敵良策,何不說來讓大家聽聽呢?”
  
      檀憑之沒好氣地坐了下來,氣鼓鼓地說道:“我才懶得聽,我只信寄奴哥。這個劉毅,選拔賽的時候就扔下戰友自己跑了,到戰場上我是不會放心把后背和側面交給他的!”
  
      劉毅的臉色微微一紅,打了個哈哈:“這叫因時而動,你懂什么?二桃殺三士這種事情你也不知道,只剩兩個名額了,我不先走,那只能誰也走不了,就是阿壽最后棄權,不也是為了保全我和寄奴嗎?我做的沒什么錯。如果我真的是不顧戰友,又怎么會落到最后呢,早就自己過江了吧。”
  
      魏詠之冷笑道:“你還不是因為覺得跟著寄奴哥的把握最大才要跟他一隊的,以為我們看不出嗎?”
  
      劉毅冷笑道:“跟著寄奴才是最危險的,對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兔子,你想的太簡單了。”
  
      魏詠之的三片兔唇一動一動,黃牙閃閃:“做人還是簡單點好,象某些人一樣一肚子花花腸子,自己活得累,別人也累。”
  
      劉毅討了個沒趣,但是靠他近的幾個同族兄弟,如劉粹,劉藩,趙毅等人,卻是一臉期待地看著他,劉粹說道:“哥,你有什么好辦法,說來聽聽呀。”
  
      劉毅的眉頭一挑,笑道:“好,咱就說給你們聽,這秦軍的來路,我已經摸清楚了,他們總共有八萬大軍,步兵六萬,騎兵兩萬,不過不是甲騎俱裝的重騎兵,而是氐族輕騎,戰斗力沒有上次寄奴演習時碰到的鮮卑騎兵強,這回春晚花開,秦軍已經出動,向著淮南重鎮壽春前進,正好是我們的大好機會。”
  
      檀憑之脫口而出:“什么大好機會了?”
  
      劉毅哈哈一笑:“不是不想聽嗎,怎么又湊上來了?”
  
      檀憑之恨恨地打了自己一個耳光:“看我這張破嘴,算了,不跟你置氣了,希樂,你繼續說。”
  
      劉毅臉上帶了幾分得意,這會兒全帳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讓他一下子感覺自己成了全帳的焦點,他清了清嗓子,坐起了身子:“這冬去春來,雨雪消融,淮南地區的土地變得非常泥濘,而且此時正值春天,正是母馬發情配種之時,經過了整個冬天的消耗,馬也普遍瘦弱,不復秋冬時的膘肥體壯,所以說,現在開打,天時,地利完全在我軍這一邊,勝負不成問題,問題是如何能把敵軍全殲!”
  
      虞丘進撓了撓頭:“好家伙,全殲?這胃口是不是太大了點。那可是在淮北一帶戰無不勝,連毛將軍的四萬大軍都被迅速擊潰的秦國精兵啊。”
  
      劉裕的聲音淡然響起:“希樂說的不錯,敵軍已是驕兵,疲兵而不自知,還主動輕犯險地,此戰必敗!”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