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二百零七章 美食相誘劉穆之

第二百零七章 美食相誘劉穆之


      孔靖的雙眼一亮,連忙上前一步:“什么,模具?你這是什么意思?”
  
      劉裕微微一笑:“孔幢主,你可曾知道,這錢是怎么做出來的呢?”
  
      孔靖喃喃地說道:“鑄錢?我還真不知道呢,我只會鑄甲,打造兵器,這錢,還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
  
      劉裕點了點頭:“我的那個朋友,精通各種機關要術,錢幣制法,他說,自古以來,鑄錢都是要通過母錢,做錢范,然后把銅汁澆到這些錢范里,即可以得到錢幣。要不然的話,那些五銖錢,開元通寶,上面的字難道能是一個個刻出來的嗎?”
  
      馮遷恍然大悟,點了點頭:“對啊,那么多錢,不可能象甲片這樣一個個打出來的。那么,錢是怎么做出來的呢?”
  
      劉裕正色道:“鑄錢是把銅礦石融化,形成銅汁,然后澆鑄到母錢做成的錢范之中,這些錢范,乃是一些土鑄的模具,用濕泥涂抹在母錢之上,然后烘干,烘干之后,取出母錢,那么母錢上印過的字,刻過的東西,就成為定式,留在這個干土錢范之上。后面只需要把銅汁澆入這些錢范,等銅汁冷凝之后,取出這些銅塊,就是一個錢幣了。”
  
      孔靖睜大了眼睛:“原來,錢是這樣鑄出來的!難怪鑄錢如此之快。但是這個錢范,能用多久?又如何把它蓋上?”
  
      劉裕微微一笑,從懷里摸出了一枚銅錢:“銅錢有兩面,一個是陰面,一個是陽面,鑄錢之時,把這粘土先覆到錢的一半厚度,完全粘在陰面之上,然后取出銅錢,接下來再這樣做出陽面的錢范,可以把縫隙留大一點,以便灌銅汁,如此一來,兩面模具做好之后,只需要向一面灌入銅汁至溢出,再合上另一面,兩面的銅汁凝固之后,便是一枚銅錢了。”
  
      說到這里,劉裕正色道:“益州之地,多鐵少銅,加之蜀道艱難,很少有銅礦石能運進去,所以在益州,都是鑄鐵錢,而非銅錢。毛隊正和馮軍士都是益州人,應該知道這些。”
  
      毛球哈哈一笑:“正是,咱們益州,還有北邊漢中一帶的梁州,都是用鐵錢,不用銅錢,跟外地不一樣的。應該也是用你說的這種鑄錢之法!”
  
      劉裕笑道:“所以,只要我們搞出模具,錢范,就可以用類似的方法打造甲片,這些甲片之上不用刻字,那就更好辦了,直接鑄成差不多的甲葉范,就可以批量地生產這些精鋼甲葉。孔幢主,你再也不需要用那種嚴刑峻法來逼人干活了。”
  
      孔靖笑道:“能省力的話,當然用省力之法。只是這些粘土,從何而得呢?”
  
      劉裕勾了勾嘴角:“以前在輜重營的那個胖子參軍劉穆之,精于此道,我這些都是聽他說的,要不我們把他叫來,讓他負責此事,一定會事半功倍的!”
  
      孔靖笑得眼角的皺紋都在顫抖:“早說是劉胖子對這事拿手嘛,好,我現在就去找他!”
  
      劉裕搖了搖頭:“不,還是我去吧,這死胖子跟我最熟,如果是我開口,他一定不會拒絕的。對了,孔幢主,你們閩越之地,有啥拿手的好菜?”
  
      兩個時辰之后,已是正午,一身文士長衫的劉穆之,手里搖著一把蒲扇,在鐵匠營外的一處小荒丘上,苦笑著搖頭,對著身邊站著的劉裕說道:“我說寄奴啊,胖爺我好不容易才逃出這個大火爐,你怎么又把我給拉回來了?”
  
      劉裕沒好氣地說道:“你小子不厚道啊,你明明知道這種錢范,鑄幣之法,卻不教孔靖用,這算什么?”
  
      劉穆之不屑地勾了勾嘴角:“這小子傲得很,一點謙虛下士的態度也沒有,仗著他家祖傳的鐵匠手藝,牛氣哄哄的,還要我也給他打鐵,哼,我可是讀書人,怎么能做這種粗活呢?再說了,真教了他這些,他還不得天天把我圈在那些鐵爐子邊上,讓我給他打甲范啊。”
  
      劉裕嘆了口氣:“你從軍總不是吃閑飯的吧,總要發揮你的作用。明明可以用更快的辦法造甲,你卻不用,這又是為何?”
  
      劉穆之笑道:“我的才能應該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這一個小小的鐵匠鋪,對我來說是太屈才了。要是我在這里幫他打出了甲葉,他們就會想辦法讓我再去弄百煉刀之類的東西,沒完沒了,煩也煩死,熱也熱死了。”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再說了,這里的伙食太差,你看我都瘦成啥樣了。也就最近轉到中軍帥府后,終于能吃到好的了。”
  
      劉穆之一談到吃的,馬上就眉飛色舞,連食指都開始大動了。
  
      劉裕沒好氣地搖了搖頭:“吃吃吃,就知道吃。真是服了你了。”他說著,變戲法似地從身后掏出了一個荷葉包著的東西,笑道:“你看這是什么?”
  
      劉穆之的鼻子抽了抽,自語道:“我好像聞到了一股子雞的香味。”
  
      他一把抓過這個荷葉包,手忙腳亂地一打開,只見一整只酥皮燒雞,一下子映入了他的眼簾。
  
      劉穆之臉上的肥肉都在跳動,一把就撕下了一個雞大腿,哈哈大笑起來:“居然是燒雞,哎呀呀,太好了。”他正要把這燒雞往嘴里送,卻是眉頭一皺,舔了舔雞腿上的皮,疑道:“這是什么味道,我怎么從沒吃過?”
  
      劉裕笑道:“這可是閩越之地特有的烹雞之法呢,據說涂抹在雞身上的香料,可是從南洋之地運來的,叫什么肉桂,還有海里的什么龍涎香,總共上百種名貴香料,做成的這道百味風雞。孔靖自己都舍不得呢呢。”
  
      劉穆之哈哈一笑,啃了一口,一邊閉上眼睛回味著,一邊不停地點頭道:“好雞,好雞,真是好吃。罷了,看在這雞的面子上,也為了你寄奴哥能早點脫離這鐵匠鋪,回到戰斗部隊,我就教你這制模之法吧。”
  
      說到這里,劉穆之的嘴角詭異地勾了勾,一臉神秘地說道:“告訴你我的最最最新研究成果,錢范已經過時了,以后會是翻砂的天下啦!”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饑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復制)!!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