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郎情妾意小崗濃

第一百八十九章 郎情妾意小崗濃

    二人正說話間,突然只聽到一個清脆而甜美的聲音從一邊響起:“劉大哥,你原來在這里呀,讓我好找。”
  
      劉裕的心中一動,看向了一邊,只見王妙音一襲淡黃色的長裙,在兩個丫鬟的伴隨之下,淺笑盈盈,正走向自己。
  
      劉穆之的嘴角勾了勾,在劉裕的耳邊說道:“我算是知道為啥你一下子就給她抽了魂兒了,換哪個男人都不可能不動心啊!”
  
      劉裕沒好氣地一撞他的肋部:“死胖子,嘴上積點德,我可警告你啊,這是我的女人,你可別…………”
  
      劉穆之笑道:“好了好了,我可是有家的男人,你還是自行消受吧。我得走了,你們慢慢聊。”
  
      說到這里,王妙音等人也已經快走到了近前,劉穆之對著王妙音行了個揖,王妙音連忙萬福回禮,然后劉穆之轉身便走,也不留下只言片語。
  
      王妙音勾了勾嘴角,對著身邊的兩個侍女點了點頭,二女微一欠身,持著手中的香爐等物,退到了幾十步外,小崗之上,只剩下了劉裕與王妙音二人。
  
      劉裕有些意外,訝道:“妙音,我們現在這么公開見面,真的好嗎?”
  
      王妙音笑道:“反正我遲早是你的人,咱們既然已經定情了,難道就不可以見面了嗎?”
  
      劉裕嘆了口氣:“前路茫茫,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建功立業,娶你過門。【】萬一我真的不能達到你的期望,或者是你家長輩不同意的話,我…………”
  
      王妙音的粉臉微微一變,有些不高興地說道:“你胡說些什么,怎么對自己這么沒信心了?劉裕,我告訴你,我的心已經給了你,如果你不娶我,那我一輩子也不會嫁人了。”
  
      劉裕看著王妙音,只見她的表情異常地嚴肅,知道此女個性剛烈,這話絕不是隨便說說,但轉而心中一陣感動,嘆道:“我劉裕粗漢一個,不知何德何能,能讓妙音你如此地垂青!”
  
      王妙音沒有說話,突然一下子撲進了劉裕的懷中,這一下如**,讓劉裕都不知所措,整個人都愣在這里,甚至都不知該如何自處,過了片刻,才看向了遠處的那兩個侍女,卻已是早不見人影,只聽到懷里的王妙音在輕輕地呢喃道:“傻瓜,雙兒和紫霞是我的好姐妹,我的心思她們都知道,不會出賣我的。”
  
      劉裕心中一陣喜悅,緊緊地環住了王妙音的后背,輕輕地撫著她那烏云般的秀發:“妙音啊,我,我真的是在做夢嗎?”
  
      王妙音輕輕地說道:“我喜歡的劉裕,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真正的男子漢,永遠是天不怕地不怕,永遠是自信滿滿,可是今天我見到的…………”
  
      說到這里,她抬起了頭,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劉裕的臉:“今天的劉裕,卻是心事重重,有了許多顧慮,你在擔心什么?”
  
      劉裕心中暗暗叫苦,這王妙音可稱得上是女中諸葛,自己這一點小小的心境變化,就一下子給她察覺到,真不愧是出身王謝兩家聯姻的頂級貴女。
  
      劉裕嘆了口氣:“這幾天恐怕你也知道,玄帥找了影子部隊來陪練,就是那個你上次見過的慕容南,招來的一幫鮮卑騎兵,我們北府軍已經有好幾支部隊敗在他們手上了,加上之前我跟那個慕容南學了騎射之術,也是開了眼界,北方騎兵的精悍,比我原來的想象要強了許多,只怕沒這么容易對付。”
  
      王妙音的秀眉微微一蹙,看似不經意地說道:“你是說,前一陣你都跟慕容南在一起,騎馬射箭?”
  
      劉裕點了點頭:“是啊,我以前沒騎過馬,也沒人教過我,以后要上戰場搏殺,不會騎馬可不行,正好慕容南說他的人要過幾天才到,閑著也是閑著,就教我馬術嘍。”
  
      王妙音輕輕地從劉裕的懷里松開,一邊理著有些散亂的發鬢,一邊目光轉向了別處:“這慕容南的騎射之道,可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他是怎么教你的?”
  
      劉裕笑道:“就是他自己上馬,騎馬,射箭,擊槊,做各種動作,講解各種要領,然后我跟著學就是。不過這些動作,對我來說并沒什么難的,幾天之后,我就基本上學會了。”
  
      王妙音秀目流轉,看著劉裕:“那他有沒有手把手地教你,比如扶你上馬,或者說跟你共乘一馬,在后面摟你抱你什么的?”
  
      劉裕先是一愣,轉而哈哈一笑:“妙音啊,你在說什么呀,他又不是女人,要做這些干嘛。再說了,我說了這些動作我一學就會,用不著他手把手的教,你是不是也太看不起你未來的夫婿了?!”
  
      王妙音粉面微微一紅,輕輕啐道:“誰說你是我未來的夫婿了?”隨著這話,她轉向了一邊,可是臉上卻是閃過了一絲笑容。
  
      劉裕哈哈一笑,上前從背后摟住了王妙音的纖腰,軟玉溫香入體,而他的嘴唇卻是在王妙音的耳邊輕輕地開合著:“是不是我前一陣只顧著習練馬術,,冷落了你,你才不高興了?”
  
      王妙音笑道:“那我可得檢查一下你是不是偷懶,還是沒學到什么馬術。”
  
      劉裕的眉頭一皺:“這我還能騙你呀?你就不相信我說的話么?”
  
      王妙音半轉過了頭,眼中水波流轉,看著劉裕,盡是柔情蜜意:“除非,你帶我共騎一馬,象那些胡騎那樣奔起來,感覺象飛一樣,我才相信你的騎術,才相信你這些天是真的好好地練馬術了!”
  
      劉裕笑道:“這有何難!只要你不害怕就行!”
  
      王妙音“嚶嚀”一聲,緊緊地摟著劉裕的虎背熊腰,整個頭都埋在劉裕的胸口:“有你在后面保護著我,我又怎么會害怕?劉大哥,這輩子我都不要離開你!”
  
      劉裕的心中,早已經樂開了花,他緊緊地摟著王妙音,臉部正好被她那高高的云鬢蹭來蹭去,鼻子里盡是那幽淡的蘭花香氣,這一瞬間,他幾乎不能自已,大聲道:“我也永遠不要你離開我,妙音,沒了你,我可不能活!”。
  
      a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