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香車美女入飛豹

第一百四十五章 香車美女入飛豹

    孫無終的臉色微微一變,劉裕也聽出來了,這聲音很耳熟,居然是那個曾經鄙視過,侮辱過自己的婷云小姐的,而他看到駕車的一人,與平常車夫們那種繕絲衣服,青衣小帽的家丁仆役裝扮不同,他穿著上好的黃色綢緞服,頭頂以金絲緞子包裹著發髻,神彩飛揚,面如冠玉,一看就是一個世家公子。
  
      這輛馬車,在離營門前十余步的地方,隨著這趕車的公子一聲長長的“吁”聲,緩緩停了下來,一陣煙塵飛揚,等到散去之時,那公子已經跳下了車轅,搬了一張小凳,置于馬車后的車廂之下,廂門打開,一陣香風撲面,卻是兩名體態婀娜,服飾華麗的高門貴女,翩然而下。
  
      劉裕只看她們的身形,就知道正是那天林中所遇的二位高門貴女,一喚婷云,另一個叫妙音的。她們的衣著打扮,與那天一無二致,就連那從頭到腰的冪離,也與那天一樣。微風輕拂,掀起冪離的輕紗,那如水波般流轉的雙眼,卻是若隱若現,說不出的美麗。
  
      趕車的公子等二位貴女下車之后,微微一笑,走到車前,對著如臨大敵的營門長長一揖及腰:“孫將軍,晚輩一時唐突,犯了將軍的虎威,罪過,罪過!”22
  
      孫無終冷冷地說道:“若是別人不知軍令,駕車直闖,倒也罷了,可是你桓玄桓公子卻是將門之后,難道你不知道軍營就是戰場,是禁止任何人,哪怕是天子的車駕在這里橫沖直撞嗎?”
  
      劉裕的心中一動,孫無終的話讓他意識到,此人乃是荊州桓家的公子,只是桓家與江東的這些世家大族一向形同水火,荊揚兩大藩鎮的矛盾也貫穿東晉立國的始終,為何這桓公子,會和那兩位高門貴女在一起呢?
  
      那個叫婷云,身著碧衣,如同一朵盛開荷花的貴女勾了勾嘴角,說道:“孫叔,不是桓公子要硬闖軍營的,是我想要桓公子輕車快馬,好體驗一下風馳電掣的感覺,你也知道,在家里,在城里,大人們是不讓我們這樣放飛自己的。”
  
      妙音微微一笑,正要幫婷云開口,秀目流轉間,突然看到了孫無終身邊站著的劉裕,先是一愣,轉而粉臉微微一紅,不自覺地低下了頭,輕輕地擺弄起自己的裙角來。
  
      劉裕卻是沒有注意到兩個貴女,他的目光,完全落在了這個桓公子的身上,不知為何,在這個人身上,他總隱隱地感覺到了一種與從不同的氣質,這是他自出生以來,從沒有人給過他的感覺,具體是什么氣質,一時也說不上來,不僅與劉敬宣,檀憑之這些武夫兄弟們不一樣,與劉穆之,徐羨之這些文人子弟也不同,甚至與謝玄那種溫潤如玉,讓人如沐春風的感覺也不一樣。
  
      這個人謙和的外表之下,隱約間有股子說不出來的陰森氣氛,一種從骨子里透出的驕傲,從他那嘴角邊勾起的笑意,可以看出,劉裕的心中感覺并不太好,即使劉敬宣那樣一來就吹牛逼,咋咋呼呼,要跟自己爭隊長,但他知道,劉敬宣這樣的人,是可以當生死兄弟的,但這個桓公子,不知為何,給他的感覺卻是一種讓人難以透過氣,也不能與之平等相交的壓迫感。
  
      這位桓公子,正是那日在京口出現過的桓玄,他對著孫無終笑道:“不管怎么說,總歸是晚輩的錯,畢竟趕車的是晚輩,孫將軍如果要責罰的話,請按軍令懲處,晚輩絕無二話。”
  
      孫無終嘆了口氣:“罷了,你雖然縱車放馬,但畢竟是在營門之外,若是在營中駕車亂跑,你這個車夫,本將軍定然斬殺!但現在的話,本將軍也無權處置于你。桓公子,今天你和二位小姐都是來勞軍的貴客,入了軍營之后,希望能嚴格遵守軍中規則,不然的話,本將軍也無情面可講!”
  
      桓玄點了點頭,正色道:“自當從命!”他一回頭,對著后面那幾十名騎馬的護衛沉聲道:“全都下馬步行入營,不得喧嘩,有違軍紀者,本公子絕不回護!”
  
      所有的護衛齊聲喝道:“諾!”然后紛紛翻身下馬,兩個護衛把這些馬匹全部牽到一邊看管,而其他的人則都站到了桓玄的身后。
  
      孫無終點了點頭,對著一邊的劉裕說道:“劉軍士,把拒馬拿開,準備迎接貴客入營巡視。”
  
      那劉婷云終于注意到了劉裕的存在,她也是先是稍稍一愣,轉而不屑地歪了歪嘴:“喲,這人還真的從軍報國了啊。”
  
      劉裕聽到這話,微微一笑:“得蒙小姐的指點,男兒應該從軍報國,建功立業,現在的劉裕,已經不是那個京口講武的魁首,而是北府軍飛豹營的普通軍士,還請小姐多多指教。”
  
      劉婷云給這不卑不亢的話噎得說不出話來,粉臉通紅,而桓玄則對著劉裕微微一笑:“劉壯士,前日里你比武奪魁的時候,我正在一邊親眼目睹,拳橫腿霸,京口劉大,果然名不虛傳啊。”
  
      劉裕那天比武之時并沒有看到桓玄,甚至也不知道劉婷云和王妙音也在一邊觀看,他還以為這兩個貴族小姐早就去了廣陵呢,聽到這話時,有些驚訝,轉而疑道:“桓公子當日在京口?”
  
      桓玄點了點頭:“正是,我正要去義興接任郡守之職,得去建康的吏部報道,聽聞京口之地民風強悍,五月五日有講武大會,所以正好借機一觀。”
  
      說到這里,他對著身后的兩位佳人微微一笑:“說來也巧,當日不僅目睹了劉壯士的英雄氣概,也得遇兩位璧人,還結識了孫將軍,可謂人之之幸事啊。”
  
      劉裕一下子反應了過來,怪不得孫無終好像早就認識這桓玄,原來那天孫無終也帶著兩個小姐去看講武大會了。
  
      孫無終在一邊開了口:“婷云,如果這回知道是你前來勞軍,我是不會同意你來參觀的。罷了,大戰在即,還希望你能記得自己此行前來的目的,你是來鼓舞將士們的士氣的,不是讓大家都不痛快。”
  
      劉婷云不滿地勾了勾嘴角:“知道了,孫叔叔,我不跟這人一般見識了,您就讓我們參觀一下你那赫赫有名的飛豹軍吧。”
  
      孫無終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歡迎大家來到北府軍,飛豹營。里面請!”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饑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復制)!!
广西快3预测号码推荐